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主與我同在


袁筠珏

我們在以色列的西岸首府──特拉維夫下機後,直奔東部的聖城﹣﹣耶路撒冷,再往南到達白冷城──耶穌的出生地,這次朝聖的起點。能到耶穌的故鄉是一趟「信仰尋根」之旅。我們以虔敬信靠的心,依尋著主耶穌在世三十三年的生命,所走過的地方,所教導的事物及所留下的寶貴見證。

祂是人性的聖德巔峰,彰顯「天主子」及「真人」的謙卑,服從天父,自天父那裡降生成人,承行天父的救贖工程,受難死而復活之後又回到天父那裡。讓我們仍活在塵世的人,願意瞻仰學習衪的精神──「愛」,繼續跟隨祂平易近人,實在純樸,真誠的為人處世態度。

我滿懷興奮的心情,帶著原本受傷不方便的雙腿,來體驗這千載難逢的旅程,去那兒耳熟能詳卻又遙遠茫然的國度﹣﹣以色列。這次我們夫妻倆能同時參加聖地朝聖,滿全了做為基督徒夢寐以求的心願,感到心靈深深的平安和喜悅,能走在主耶穌由生到死一生全程重點駐足的地方,是何等的幸運。

漫長的旅途中,在顛簸遊覽車上,全團三十三人,領隊是林思川神父,逐一自我介紹,彼此相互認識。我家老伴,真情流露,以詼諧的語調,剖白自己,面對他特別容易記憶的名字,幽自己一默,引起全車笑聲不斷,他能平實開放自己的心態,和他的人生態度有如此大的轉化,讓我驚喜得熱淚盈眶,感動不巳,我的情緒就像此刻坐車一樣,起伏不定、上上下下,久久不能平復。

謝謝老伴陪我來聖地歡度這第二次的蜜月。聖經裡耶穌應聖母的要求,以水變酒祝福婚宴的聖地﹣﹣加納,我們全團有四對夫婦,有幸能真實地一起站在聖殿內,再一次重發我們的婚姻誓願於天主前,且每戶得到一張如假包換的結婚證書。

在渡過了四十二年又八個月的平淡無奇的日子後,如今以慎重又關愛的眼神來面對自己的老伴,由青澀充滿好奇的初「昏」,到五味雜陳的老「昏」,能經久而「暈昏」不倒,實在是蒙天主特別的祝福,我們㩦攜手共進,甘苦同嚐,榮辱與共,感謝天主將珍貴「愛」的種子撒在我倆的生命裡頭,彼此珍惜、扶持、成長。


我們一路在聖地由南到北,所經的各處聖殿朝拜、祈禱。每天參與感恩彌撒,連同參觀數不完的古蹟廢墟、加里肋亞湖和死海,全程不下六十多處。雖行程緊湊辛苦,但其中豐富的內涵,心靈上所饗用的盛宴,夠我以一輩子的時間去反芻吸收消化。

我們的行程安排於六月八日上午九點就要驅車告別耶路撒冷了,十五天的旅程巳過了一半,那天早上七點半在聖墓大殿有一台拉丁文的彌撒,很多團員都把握這難得的機會前來參加。

在前一天晩上,有位姐妹關心我受傷的腿,問我是否曾為自己不方便的雙腿祈求痊癒?我俱實以告:「沒有。」因為我多年以前由當初兩腳不能邁步,進展到如今行走自如,只是不能久站、久走,還有走長路有點酸疼不方便而已,能有如此光景,已心滿意足了,所以就沒想到要為自己特別向天主祈求痊癒。這一路上我都在為別人的意向祈求,心裡充滿喜樂。這位好姐妹對我很同情說:「明天就離開聖城了,妳何不趁這機會在聖墓大殿祈求治癒,能痊癒不是更好嗎?如果沒有得到恩寵,情況也不過如此呀!不是嗎?」

我想了想,她的話非常誠懇,言之有理。我跟老伴商議好,第二天起個大早,就先到聖墓大殿內各小堂,祈求自己雙腿的痊癒。一路走一路求,當我走到最下一層的枯井小堂﹣﹣耶穌十字架被丟棄在枯井內。我的右腿突然不能動了,感覺大腿與小腿在膝蓋處分家了,疼痛刺骨錐心,不能直、也不能觸地,右腿懸著,不知該怎麼辦才好。老伴想抱我又抱不動,想背我也不成,我痛得彎腰提腿,他在那兒乾著急,我自己只得咬著牙,慢慢地挪一步算一步,一拐一拐的由老伴攙扶著往階梯上走。

「天主呀!」求祢讓我能走就行,求祢呀!能走就好!」心裡不想別的,只一心一意的懇切祈求開恩,救救我吧!不然還有七天的行程,右腿不聽使喚,怎麼辦?終於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挪到最上面一層了。這時拉丁文彌撒即將開始,我們只得坐在後面的位子上參與這台聖祭,心中當然是不停的懇求,情急之下禱詞也轉變得更貼切,不求痊癒只要能走就好。

當彌撒進行到「聖、聖、聖、上主,萬有的天主,祢的光榮充滿天地。歡呼之聲……」。我感覺右腿能動能伸,慢慢伸直了,能碰到地面了,右腿可以站立在地板上,刺痛消失了。奇妙呀!參與這台感恩祭真神奇,我又恢復來時的走路樣子了。頓時,感激的淚水奪眶而出,奔流不止。整台彌撒就在深深地感謝中結束。

天主的大能俯允我的求救,讓我親身經驗到祈禱的功效,使我後半段的七天行程又可以繼續跟進。這事件直接衝擊到我生命中刻骨銘心的見證,如五雷轟頂般立即體會到聖經上記載,保祿宗徒提到他身上的一根刺,他曾三次求主把它拿掉,可是所得到的答覆卻是:「有我的恩寵為你夠了,因為我的德能在軟弱中才全顯出來。」(格後十二9)

我明白我要學著將眼光放在別人的需求上,全知的天主自會給我足夠相稱的力量去承當,保護我軟弱無力之處,我還擔憂什麼呢?我要為周遭的人,在生活上、精神上有需要的人祈求而不是單單為自己。

這個即時的救援,深刻的體驗更激發我對天主全心的信靠,仰望天主的國度是日久彌新的,祂是「今在、昔在及將來永在的全能者上主天主。」(默一:8)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3 (04/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4 (06/2017) PDF Fil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