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主編的話


陳美卿

去年底回台,在台灣滯留了半年多後,七月中,一回到 達拉斯,就得到貞德姐臨走前的徵召,將10 月份的葡萄藤主 編交到我的手中。自己在得知大傳組在毛文群組長搬離達拉 斯之後,組長的缺就一直無人繼任,但這份代表團體心聲的 刊物,仍能在每一個主編自動自發的負責下繼續承傳,心中 很是感動。對葡萄藤自己有種像疼愛自己孩子般的深厚感 情,也就沒有推辭,一口答應下來。

其實,只要回到達拉斯,總有一種既是團體一份子,就 該承擔一份責任的想法。事無大小,都誠心的願意參與,總 沒有去想太多。而這次回來,才知道自己的這種單純,卻曾 經造成許多人做事的不便,這真的是我始料未及,在此願藉 葡萄藤的這個角落,對自己的疏忽向該說「對不起」的人道 歉。

九月初,因為趕著完成翻譯的第二本書,亦覺得離10 月 份出刊的時間尚早,就把編輯的事暫時放著,想等到九月底 才動手。萬萬沒有想到,九月十日,我敬愛的媽媽入了院, 我又匆匆的趕回台灣,而這一次,我不再幸運,媽媽病危, 於九月十八日辭世,永遠的在形體上離開了我。媽媽是這一 生對我影響最大的人,媽媽的走,無疑對我造成相當大的打 擊,心情的失落與哀傷,筆墨難以形容。可是既已答應要編 這期葡萄藤,只好提起精神將它完成,不過我也很抱歉,在 時間上的延遲。

爸爸辭世後,媽媽病的這八年,我執意的一年回台兩次, 為的只是不捨媽媽在病中的孤獨,並願盡女兒該盡的責 任。而這期間,受到許多愛我的教友,有意的、無意的關 愛、探問,或勸告,要我好好的照顧我的家庭,我也在此一 併的向你們道謝,相信你們的好意。當然女兒和先生在這上 面的體諒,也是我必須相當感恩的。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 遲,載渴載飢。我心傷悲,莫知我哀。」這雖是「詩經」裡 『采薇』詩中,描寫戰士遠方征戰感到生還不易,復又想念 家人,並害怕回到鄉關後,物是人非的情景。但媽媽走後, 不知為何這些句子經常在自己的心念裡浮現。對我來說,失 去母親,是人生中最大的失落了。現在,我已沒有媽媽能再 倚門等待,等我回去。唉!「我心傷悲,莫知我哀」。但我 終可不怨不悔的說,自己做了一個對的選擇,因為失去的時 間,永遠也不會再回。失去的機會,永遠也不可能彌補。這 八年,雖然媽媽的身體不好,但我跟媽媽有許多很有品質的 相處,這是從年輕離開台灣後,一直無法擁有,卻是我當渴 望的生活,而這些相處,讓我能將對媽媽的愛,毫不保留的 傳達給她,也真的讓我體會到幸福是什麼,並讓我不再那麼 的遺憾!

我也想謝謝大家在媽媽生病到辭世的這八年,為她所做 的祈禱和奉獻。因為媽媽在世時,就很關心獨居老人的辛 苦,所以在媽媽的追思彌撒中你們奉獻的奠儀,我會悉數的奉獻 (大約美金一千元)給台灣新莊馬修女主持的奇蹟老人之家。謝 謝!願天主降福團體中仍有幸與父母相聚的每一個人,能珍惜、 把握你們的幸福。阿們!

A Word from the Pastor

 

Our Lady of Sorrows


Fr. Paul P. Pang O.F.M.


? Of all the women, you are the most blessed!§ That is what both Angel Gabriel and cousin Elizabeth said to Mary. But when her Son finally came into the world and was brought to the temple to be consecrated to the Lord, Simeon said to the same mother: ? Behold, this child is destined for the fall and the rise of many in Israel, and to be a sign that will be contradicted (and you yourself a sword will pierce) so that the thoughts of many hearts may be revealed§ (Lk 2:34-35). In all her life this sword accompanied her, piercing her heart almost incessantly.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the Church venerates the sorrows of Mary, knowing very well how she accompanied her Son in his suffering for the salvation of the world. Pope Pius VII extended this devotion to the whole Church before Saint Pius X turned it into a feast in 1912 and established it on September 15th, the octave of the Nativity of Our Blessed Mother (September 8th).

Being a traditional young Jewish girl, well educated by her pious parents, Mary must have learnt how the Messiah must suffer (Cfr. Ps. 22 and Is. 53). And this suffering started following her as soon as she conceived him in her womb, so much so that even her ? just§ spouse Joseph wanted to leave her quietly. Then followed the humiliating birth in a manger, a threat to his life, an escape by night to a foreign land, to live under the shadow of death, the seemingly meaningless long years working as a silent carpenter, the hostility coming from the established Jewish hierarchy against his works and teachings and finally the ignominy of being arrested, scourged, condemned, crucified and died a criminal ? s death on a cross. How heart-broken must this mother be! Yes, it is exactly through this co-suffering between the Mother and the Son that our salvation resulted.

Oh, sorrowful Mother, we continue to offer you the sufferings of the Church so that we may be united with You and Your Son to accomplish the salvation of the whole humankind. This suffering will continue as long as the pilgrim Church marches on toward the heavenly home till all of our human family return to the House of the Father, to be united with the Holy Trinity, and with You Mother Mary and with all the angels and saints of the celestial kingdom in the eternal beatitude. Amen!

媽媽,我們最敬愛的媽媽

陳美卿


我們敬愛的媽媽陳江貴金女士,生於民國23 年農曆2 月6 日,先逝於民國95 年農曆閏7 月26 日下午5 時25 分, 享年七十有三歲。媽媽往生前是一位皈依的佛教徒,她走 後,面容安詳,嘴角含笑,有如睡在極美的夢境之中,大家 都說她是一位極有福報的菩薩。

先父生前常對我們說,媽媽年輕時,身材苗條,皮膚白 皙,眉清目秀,美麗非凡。中年後的媽媽,體態豐盈,稍作 打扮,雍容華貴之氣質自然散發,無論走到何處,大家都會 稱她為夫人。記得如本師法師第一次見到媽媽的時候,就曾 稱讚媽媽非常「貴氣」,我想這是媽媽給人的普遍印象。

媽媽幼時,生母早逝,生父無力扶養她,就把她送給養 母扶養。在那個重男輕女的年代,女兒原本就不值錢,更何 況她是養女,所以小小年紀的她,就得承擔家裡的所有家 務。及至上學年紀,媽媽非常羨慕舅舅可以上學,就懇求養 母也讓她上學,養母雖然答應,卻要求她每天早晨必須做完 家事,才可上學校,所以她幾乎天天遲到,可是媽媽在校成 績優秀,品行良好,所以老師知道她的困境後,非但不怪 她,反而對她疼愛有加,照顧的非常周到。不過,她快樂的 讀書生涯,只持續到小學五年級,養母就要她開始幫忙家 計,出外賺錢養家。無法繼續升學,成了媽媽畢生的遺憾, 而那位日本老師一直是媽媽一生最懷念的人。也因為這樣的 遺憾,媽媽非常重視我們兄妹的教育,在我們小時,她時常 勉勵我們要用功讀書,做個有用的人。

雖然小時養母對她並不疼愛,但媽媽從未埋怨,並不計 前嫌的對她盡孝。在我的記憶中,外公過世後,外婆幾乎都 住在我家。媽媽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常讓先父讚嘆,媽媽 的度量真大,能夠完全的原諒別人的過失。媽媽為人慈悲為 懷,凡事退讓,從不與人爭強,舉凡與她相處過的人,都可 感受到她的善良與謙卑。她濟弱扶貧,只要看到生活困苦的 人,她都慷慨解囊,出錢出力。她重承諾,答應別人的事, 一定做到。就如這次她在醫院,仍再三交代,要我不要忘記 阿姨託我從美帶回的維他命。她的一生幾乎就是這樣,事事 為他人著想,就是被人欺負,她都能忍則忍。有時我看了生 氣,她就會對我說:「被人欺負,能吃能睡,欺負人的,不 能吃不能睡。」因此她心裡就是有什麼苦,只要是為了大家 的好處,她都默默的承受,不出惡言,連家裡的阿巴桑都 說,她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頭家。

媽媽做事果斷勇敢,做決定時亦相當的阿沙力,頗有女 中豪傑的個性。她記憶過人,常常幫我們記住我們該記住的 事。她能記住的台語歌謠,更是多到不可勝數。媽媽也多才 多藝,年輕時宴客,可以自己一人做出幾桌的筵席。她也很 有表演天才,能唯妙唯俏的模仿他人,讓人捧腹大笑。不要 看她長的富富泰泰,跳起舞來卻輕盈有如曼妙仙子,讓我稱 羨不已。她亦懂得許多台灣的「俗語話」,經常可以出口成 章,說出其中隱含道理。

媽媽一生敬愛先父,年輕時為了與先父一起生活,受了 不少說不出的苦。八年前,先父生病時,媽媽外表雖然鎮 定,但內心承受很大的煎熬,當我們正在為爸爸辦後事時, 媽媽就病了。生病的這八年,媽媽是一個最好的病人,所有 醫生交代的事,她都完全遵行,從不苟且。什麼時候該吃什 麼藥,她總是自己安排妥當,從不讓我們操心。她努力的照 顧自己,為的只是要爭取多一點與孩子相處的時間。這八 年,多次進出醫院,她都勇敢面對,從不喊苦喊痛,或埋怨 什麼。像這次入院,挨了不少的針,由於一整個星期都不能 進食,醫生決定從大動脈為她注射營養針,卻不幸的碰到一 位沒有經驗的醫生,花了很長的時間,仍無法找到注射的位 置,我在一旁焦慮無比,而媽媽卻不曾說出一個痛字,僅是 搖搖頭,默不作聲,讓我看了幾乎心碎。

媽媽對我們幾個孩子的愛就是以「山高水長」都不足以 形容。她對孩子永遠都是只「給」不「拿」的付出、完完全 全的奉獻,無論什麼好東西都會想到我們。直到她臨終前, 她仍在不捨她的幾個孩子,為了在醫院照顧她而睡的不夠。 她在世的最後一個星期日,我去望完彌撒,因不放心,匆匆 的趕回醫院,媽媽一看到我,就對我說:「我本來要你哥哥 打電話給你,要你睡到六點才回醫院。」而這句話就成了她 臨終前清醒時,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現在每回想到這句 話,我的心就有如刀割般的難過,多麼希望能夠再擁有一個 這麼關愛孩子的媽媽。其實,每一次她操心我們的時候,我 總勸她:「媽媽,我們年紀都不小了,你不要這麼操心我 們。」而她總是笑笑的回答我說:「你不知道嗎?一個八十 歲的媽媽,仍會操心她六十歲的孩子。」媽媽對我們的愛就 是這麼的廣闊無涯,讓我們作為她的孩子,真的感到非常的 榮幸與幸福。

媽媽,親愛的媽媽,雖然我們與你的塵緣已盡,雖然我 們是那麼的不捨你的離去,雖然形體的分離,讓我們那麼辛 酸、那麼痛徹心扉,但你的形影,你的精神,會永遠在我們 的記憶中栩栩如生。我知道連天主都捨不得你再受病痛的折 磨,我也相信你這麼至善的靈魂,會在天主的護佑內,存在 於一個更美好的境界,等待我們未來的相會。媽媽,敬愛的 媽媽,現在,請你安息吧!放下世間的林林總總、紛紛擾 擾,放下一切讓你操心的事,安息主懷,(隨你信仰中的菩 薩去)做一個快樂的天使,在天上與天主共享榮福,那麼作 為你子女的我們,也就別無它求。我們都會勇敢的在這世 上,在我們擁有的未來時日,將你的精神永遠的承傳下去, 阿們!

神師的話 ─ 痛苦之母

彭保祿神父


“在所有婦女中你是最蒙祝福的!”這是嘉彼额爾總領天 使和表姊依利撒伯向瑪利亞的致賀。但當她的孩子終於來到 世界,並被帶到聖殿獻給上主時,西默盎卻對他的母親說: “看,這孩子已被立定,為使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到和復起, 並成為被反對的記號──至於妳,要有一把利劍刺透妳的心 靈──為叫許多人心中的思念顯露出來。”(路2:34-35)。在 她整個生活裡這把劍便伴隨著她,不停的刺透她的心。 一開始教會便敬禮聖母的痛苦,因為她知道太清楚她伴 隨著她兒子為世界的得救而受苦。教宗庇護七世已將這敬禮 推廣到全教會,而在一九一二年聖教宗庇護十世將它變為一 個節日,定在九月十五日舉行。那是聖母誕辰(九月八日)的 第八日。

作為一個傳統的猶太少女,有熱心的父母教導,瑪利亞 一定知道默西亞必須受苦。(請參閱詠: 22 首,和依撒意亞 22 首,和依撒意亞53 章).而她一開始在胎中懷孕他, 這痛苦便與她形影不離,

甚至她“義人”的丈夫若瑟也想暗中離開她,接著的是令人 難堪的馬槽誕生,生命的威脅,透夜逃亡它鄉,在死亡陰影 中偷生,外表上過著多年毫無意義的木匠生活,在祂工作和 教導中,猷大司祭階層對祂的敵視,以及最後被捕,被打, 被判罪,被釘苦架及十字架上罪犯死亡的凌辱。這樣的一位 母親應是多麼的肝腸寸斷!是的,就是這種母子的同甘共苦 變成了我們的得救。

哦,痛苦之母,我們繼續把教會的痛苦奉獻給妳,使我 們能跟你和你的聖子聯合在一起,去完成整個人類的救贖.。 我們的教會一天在奔向天國,我們的痛苦便會繼續,直到我 們人類一起回到天父的家鄉,與天主聖三,聖母妳,以及天 朝神聖共聚於永福。阿們!

周記週記─生活分享篇 東瀛行腳 (一)


周 道


自從去年一家人完成了義大利San Giovanni Rotonto (比奥 神父, Padre Pio 故居)的自助之旅後,公司裏頭的工作與計 神父, Padre Pio 故居)的自助之旅後,公司裏頭的工作與計 劃就一個接著一個的忙得不停。今年初春,妻接獲了家書, 她的侄子將在7 月中完婚,然後小倆口再到美國來繼續留學 深造。這是一椿喜事,也是妻娘家裏,頭一遭長子長孫的終 身大事。早在幾個月前,妻就張羅詢問,暑假期間全家一起 返臺的可能性。算算我還真命好,這輩子不知那兒修來的 福,能娶到這麼一位在身心靈上都可以携手共進,相伴終身 的賢妻良母。去年的自助旅行,因為網路查詢,旅舘訂位, 交通銜接等種種計劃,需要熟悉電腦操作,所以就由我擔 綱,而今年的返臺事宜,由於妻對在臺親友的人事地物較為 熟悉,幾經討論,全家人覺得可行之後,就由妻全權處理 了。話雖這麼說,當妻提議要不要在回臺期間順道前往日本 一遊時,直覺裏,自己還跟自己說:「幹嘛要把行程搞得這 麼複雜?日本又有什麼好玩的?」自己會有這種想法,其實 是其來有自,回顧幾百年來的中日關係,想要讓自己有一個 友善的念頭,真難。人生何嚐不是這樣?當過去的經驗,尤 其是負面經驗根深蒂固時,很難讓自己跳脫主觀的槽臼,重 新以客觀的思維去看待發生在自己身上和周遭的事物。近者 如夫妻之間的關係、子女和親友的相處等,遠者對於黨社國 家的認同,乃至於國與國間的關係,和人種與人種間的交往 等,都在過去的經驗與主觀的記憶當中打轉。但是話說回 來,這也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可貴所在。因為能夠記憶並且思 考過去的經驗是天主賦予人類有別於其它動物最可貴的禮物 之一,經由思考,起心動念,產生分辨,最後付諸行動,更 是天主給我們有別於其它物種最大的自由。可是,要是我們 的心思念慮在思言行為當中沒有了愛,那就妄用了天主給我 們的最大自由,因為天主是愛,沒有了愛就是脫離天主,就 是辜負天主白白送給我們的禮物。但是要自己從過去的負面 經驗中超脫自己的主觀的確困難。我想或許這就是信仰的精 華所在。因為信仰不叫我們逃避過去的經驗與主觀的記憶, 信仰不讓我們無視或忽略過去的存在,反而給我們重新面對 過去經驗與主觀記憶的力量,信仰讓我們重新整理我們的價 值觀,信仰讓我們在愛的行動中看到天主對我們的寵愛,信 仰更是在天主的寵佑當中,讓我們理解事情發生的意義,並 且從壞的當中引出好的來。話雖如此,小信德的我,還是對 這趟東瀛之行不置可否。於是妻就在我不置可否中,聯絡好 旅行社,安排好行程,訂妥了機票,我們也就隨著妻的安 排,在七月初,全家一起登上了飛機。

記得自己在大學修習第二外國語時,為了知己知彼,特別選 修了日文,但是畢業以後,什麼平假名,片假名之類的那些 あいうやと早就统统還給老師了。即使如此,這趟日本順道 遊,為我們家而言,還真是得天獨厚,為什麼呢?因為教堂 裏有三位教友在妻安排行程的同時,決定一起同行。其中一 位,秀芬姊,曾經留學日本,研習聲樂,並且在日本住過十 多年。她的弟弟、妹妹們也都在日本成家立業,所以這趟一 起出遊,既使在路上迷了路,因為有她同行,絕對不怕會像 啞吧一樣,連話都問不出一句。

飛機從達拉斯起飛,經過了十多個小時的飛行,終於降落在 日本的成田機場。成田機場,多少勾起了我的回憶。當年服 完兵役,出國留學,走的是松山機場,那年成田機場才剛啓 用,我就是在這裏轉機的。記憶中,有兩件事情歷歷在目, 一件是當年同機的一對美國七十開外、個頭矮小的老夫婦在 過關卡時,老伯被日本航警搜身找出了一把隨身携帶開罐剪 指用的小刀子,當時日警如臨大敵般的將老伯帶開,剩下老 伯母一個人驚慌失措的留在原地。另外一件是自己在機場上 廁所時,駭然的發覺一位歐巴桑(臺語對年長婦女的尊稱)大 喇喇的走進男生廁所,視若無睹的洗刷開來。如今舊地重 遊,景物全非,算算這對老夫婦的年歲早該超過百歲,如今 恐怕早巳不在人世了。的確,人的生命,本來就那麼短暫, 從宇宙浩翰的時空當中,你我交錯互放光芒的四度空間與機 率又何其狹窄?看穿了,人生在世又有什麼事情值得斤斤計 較與放心不下呢?下機後,領取行李,出海關前,我又像上 回一樣進了男生廁所,令人發笑的是這回早有一位年輕女 生,蹲在那兒,戴著手套,頭也不回的全神貫注在洗刷她面 前的小便池子。撇開國情不談,我的心思變得嚴肅起來,就 算是女生洗女生廁所,男生洗男生廁所好了,我們又有多少 人肯兢兢業業的把自己份內的事仔細的承擔起來呢?記得當 初學成畢業在美國的第一份工作,其中有一項計劃就是用 1024 個8 位元組的E-PROM 設計出日本微電腦平假名與片假 名的鍵盤軟件。那時侯,微軟還未上市,IBM 的個人電腦更 是不見蹤影,當初由於記憶體有限,着實花了一番功夫才設 計出來,還記得當時自己就曾經洋洋自得於開發成功的成 就,可是等到軟件(機器語言)送到日本三天之後,就收到了 他們的解碼與相關的問題和建議,那次的經驗讓我對日本人 敬業的精神和對他們的看法起了強烈的震憾與改變。說實 在,中國(泛指海峽兩岸)想要在二十一世紀的世界領域與他 國(包括日本)兢爭,非得從國民生活最基本的態度上做起不 可。我想當初先總统蔣公中正先生在準備中國與日本長期抗 戰時,會在南昌大力提倡新生活運動,或許與他在日本留學 期間發覺日本人的優點與長處有關。(新生活運動就是國人在 生活起居當中做到整齊、清潔、簡單、樸素、迅速、與確實 的新生活)。

上完廁所,出了海關,迎面而來的是旅行社的導遊專員,她 隨手遞上注意事項和連絡電話,帶領我們上了旅舘專車,囑 咐我們用餐的時間地點之後,就留守在機場待命迎接其他的 旅遊團成員了。好在旅館就在機場近郊,上車不久就到了。 由於是第一天的行程,除了晚餐時間固定外,其餘皆是自由 活動。秀芬姊設想週到,她早連絡好她的妹妹等我們checkin 旅舘之後,開車來載我們到近郊走走。提起這段緣由還真 慚愧,往往我們將好多好多的恩寵視為當然,並且無視於恩 寵的難能可貴。秀芬姊的妹妹在約定的時間來到旅舘,還帶 來了水蜜桃,起初我真的不以為意,因為自己不是沒有吃過 水蜜桃,這回祗覺得香甜多汁,外皮輕輕一剝就皮肉分離, 如此而已。這事一直到後來經過導遊介紹日本的水果時,才 恍然大悟自己有多麽大的疏失與大意。西遊記裏豬八戒吃人 參果的故事大慨就是這副德行。真的,生活當中有多少事情 我們是視之為當然而不以為意呢?旁的不說,一舉手,一投 足,一呼一吸間,目視耳聞,行走坐臥,衣寒蔽暖等等,有 多少時侯我們會去思量體會這需要有多少的恩寵才能圓滿的 完成其中一樣小小的動作?這些為健康的,正常的,衣食不 缺的,的確是少見多怪,可是,難道就不值得我們感恩讚美 嗎?生活當中該感謝讚美的又豈止這些?

吃完水蜜桃,我們就往附近的成田山新勝寺去遊覽了。日本 人的園藝盆栽非常精緻。其實這倒其次,最讓我訝異的是他 們街道的乾淨整齊,既使你穿過小巷小弄,也決不會發覺任 意棄置的果皮紙屑。我無意吹捧日本人的長處,近兩個世紀 以來,我們的確吃了他們不少的虧,但乾淨整齊卻是日常生 活的基本面,這是生活道德與生活公德與私德的總滙,是強 化國家生命力的根源。反觀我們自己,走走自家門的巷弄, 逛逛所有海外的中國城,我們的公德與私德又在那個層級?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絕對不是一句空喊的口號。我無意 批評任何,相反的,自己更是環保的後知後覺者。是的,我 們當然反對日本人罔顧歷史事實,任意竄改教科書,我們也 當然要宣示我們釣魚臺的主權與漁權,可是要是我們不從根 本上改造自己,肯定往後還有更多氣死人的事情會發生。 話說回來,由於時近黄昏,這裏沒有多少遊人,名山古剎, 更顯幽靜。趨近寺門前,突然覺得有不少逝去的靈魂需要代 禱,於是自己私底下,暗地劃了十字聖號,心裏默唸起玫瑰 經,希望那些逝去的靈魂,蒙主垂憐,早日得到安息。行進 中,繞到了新勝寺後邊,庭院側邊有一排籬笆樣式的告示牆 立在那兒,上頭繫滿了密密麻麻的籤條,原來這些都是善男 信女抽中的下下籤,繫在這裏,是希望老天爺回收,看來趨 吉避凶是人之常情。我想若是凡事心存善念,相信天主一定 會祝佑的。

在這裏,我還注意到兩件事情,一件是烏鴉又大又多,嘎嘎 聲在幽靜的黄昏中顯得格外突兀,聽說日本人奉烏鴉為神 鳥,是否真實就不得而知了。另外就是修長高挺的松柏連頂 端都修剪得整整齊齊,真不知他們那來的梯子或工具能做出 這類特別的細活,實在令人佩服有加。參觀完新勝寺,沿著 後山一路盤旋而上,沿路上到處都是碑文雕刻,我們在這裏 尋幽攬勝,一直逛到天黑,才上車離去.

  •  Start 
  •  Prev 
  •  1  2 
  •  Next 
  •  End 

Page 1 of 2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