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朝聖,一生的旅行


天主分餅的方式篇
周瓊華

holy_sepulcher_facade

聖墓大殿(Holy Sepulcher, Sacred Tomb or Al-Qeyamah(Arabic)) 位於耶路撒冷舊城的中心,是耶穌救贖世人的高峰地。由於基督徒*們對此聖地爭執不休,終於在主曆1852 年土耳其奧圖門帝國時代(Ottoman Turks),達成了現狀使用協議(status quo agreement)。協議書中詳細的規定了各派使用的地方、時間及權限。從當初到現今均由六個基督宗派(Christians) —希臘東正教、亞美尼亞教、羅馬天主教、哥普特教(埃及土著基督教會)、衣索比亞東正教、敘利亞東正教(Greek Orthodox, Armenians, Roman Catholic, Copts, Ethiopians, Syrian) 共同使用這座大殿,各有各的地盤。當時以希臘東正教的權勢和範圍最大,因而他們的風格和色彩最濃厚。

耶穌聖墓、被棄置在儲水池內的十字架、罪狀牌、刺冠、釘子、及加爾瓦略山(Calvary-Latin, Golgotha)是在羅馬天才型國王海俊恩(Hadrian—117 ~138 AD)蓋的廟宇下面挖掘出來的。為了消滅基督徒和基督教義,善於建築的海俊恩王在加爾瓦略山蓋了羅馬神廟(132~135AD)。到第四世紀時,聖海倫皇后(St. Queen Helena)及其子君士坦丁大帝(Emperor Constantine)接受基督教義,並定為國教,剷平了先祖的外教祭台—這些原本反基督教的行動,欲蓋彌彰,反而成為尋回耶穌遺跡地的證據,並把附近三個相關的神聖地點(Holy Sites)聯合起來,於主曆335 年建蓋了一座輝煌的大教堂。主曆614 年波斯人銷毀拜占庭時代(Byzantine)的教堂。重建後,又於主曆1009 年被埃及王 Al-Hakim 澈底銷蝕了當年的壯觀。我們現今所見的聖墓大殿,是主曆1144 年十字軍東征時所建的,他們剷平了加爾瓦略山的山頭,依著耶穌的空墓建造大殿, 且將附近的數個神聖地點( H o l y Sites),蓋在同一屋頂下,內有許多小聖堂如聖海倫皇后堂、亞當堂、瑪利亞瑪達肋納堂等等。

自主曆1245 年始迄今,聖墓大殿的鑰匙是在兩家巴勒斯坦依斯蘭教的名望家族手中。每日清早開門,夜晚鎖門。開門 / 閉門典禮是由住在裡面的希臘東正教、亞美尼亞教、羅馬天主教的神父們共同參加(他們夜晚留宿在聖墓大殿裏),外面的人,除了觀眾外,最重要的就是鎖門人了。我們有幸觀看了聖墓大殿閉門典禮,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感觸!那需要用長梯子才能上鎖的高門,由外面鎖上三道(?)後,再由門上的一個洞口,送長梯子入大殿給裡面的人,然後才把門上的洞口關上,算是一日的結束。

雖然有現狀使用協議書,但各派系之間在聖墓大殿內的爭執、摩擦及搶占地盤所發生的暴動,迄今仍時有所聞。小小聖墓祭台上無以計數的畫像、蠟燭台、擺設等,據說就是當初用來佔地盤的方法及其結果。主曆2002 年夏天,哥普特教和衣索比亞東正教的修道士們,因為一張座椅的位置,大打出手,有四位哥普特教修道士及七位衣索比亞東正教修道士受傷。主曆2004 年希臘東正教在十字架崇拜敬禮時,一扇通往羅馬天主教聖堂的門敞開著,被視為不尊重,引發群眾互毆。

另一方面也因為現狀使用協議書的限制,彼此之間難得共識。連大殿基本的修理維護工作,也被迫滯礙難行。聖墓大殿內金壁輝煌的馬賽克磁磚、畫像、雕刻及擺設,由於長期蠟燭煙燻和灰垢,已不再搶眼。當我用電腦軟體處理相片,打上光線後,驚訝得看到多處壁畫或畫像的美或存在。據說一個在1852 年以前就已廢棄的梯子,目前仍留在原處,就是這份協議書的制衡所造成的後果。

聖誕大殿與聖墓大殿內的擺設、裝飾及顏色,不同於一般羅馬天主教堂的方式,顯示出各個宗派之間的不協調。誤闖到別人宗教儀式所屬的時段,被請走的不友善,其實就是排外就是拒絕。各教派的守堂神職人員較像站崗的警衛,而不像上主的僕人...。然而這些神聖的地方是千千萬萬基督徒終生嚮往的神聖殿堂,是主的足跡地。

聖地的方濟會士以愛主、愛人、愛教會的熱誠,獻身在耶穌的故鄉。在艱難中繼續考古研究,在緊張的情勢下,擔起前線戰士的守衛保護職責,確保羅馬天主教會在聖地的權益。當我們走進每一座羅馬天主教堂,看到穿著褐色會袍的神父或修士們,心中自然浮現一份敬重,一份安全感,就像在故鄉遇到熟人般的親切和方便。在自己的天主教堂內望一台彌撒,是我們在聖地每一日最大的饗宴。

這份「現狀使用協議書」,使得依斯蘭教的房東世代坐享其成,收取租金,他們盡其一切努力,去保護這聚寶盆般的資產。同時,都是房客的基督徒,雖不滿意自己眼前的一小份,但也失去了壟斷獨吞的能力,必須和弟兄們分享這塊餅。若非協議書的存在,將有更多的基督徒徘徊於這些聖地之外;就算人到了,心無所屬,沒有“自己的地方”可敬拜祈禱,純屬到此一遊的觀光。此外這份文件也保存了基督文化傳統的多樣化。共有、共享、共融是我們基督徒的靈修,因為我們事奉的是同一個主基督,也被同一個主所愛。 *此文中的基督徒,意指凡相信耶穌,追隨耶穌的人。

參考資料:

http://www.patg.org/Sites/church_of_the_holy_sepulchre.htm

http://www.patg.org/Sites/church_of_the_holy_sepulchre.htm

http://en.wikipedia.org/wiki/Church_of_the_Holy_Sepulchre

全文完2006-8-16
2006-8-16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3 (04/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4 (06/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