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2002年的聖誕節

小 羊

「你們仰觀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播種,也不收穫,也不在糧倉裡囤積,你們的天父還是養活牠們;你們不比牠們更貴重嗎?」
「所以,你們不要為明天憂慮」「一天的苦,足夠一天受的了」(瑪:6-26&34)


2002那一年,他,受到經濟不景氣影響,於感恩節前被公司裁員,其時他才因癌症,於2001年6月動了手術,做了化療,正需醫療保險之時,卻無法繼續健康保險。她,由於各種狀況發生,及重大之財務困難而引起憂鬱症,以致荷爾蒙不協調 ,子宮生異膜,出大血塊,一個月前才動完手術,剛剛復原。眼看著節慶即將到來,整個家庭卻籠罩在一股凝重的氣氛中,不知何去何從?她,在姊妹的代禱及陪伴之中,重新鼓起勇氣,於10年的家庭主婦及「兼職」員工之後,試著規劃「新」的職場生涯 ,內心的掙扎及惶恐,只有藉著經常參與清晨的彌撒,求主耶穌賜予恩典。他,面對前途暗淡之通訊業,只能暫時修身養性,擔任「褓姆及司機」的角色,並學習做位家庭「煮夫」,練一下中國之廚房功夫,並期待未來工作市場回昇。

十二月中旬,她,有了一次面談的機會,還記得德姊及暉姊,為了她的工作而特別誦唸玫瑰經,藉祈禱求主賜她力量及智慧。當時,距聖誕節僅兩週餘,女兒及兒子即將放寒假,全家四口,如何渡過這一次的聖誕節?在如此的心靈黑夜之中,她突然有一奇想,她可以有兩種選擇,其一是利用二週假期,留在家中,整理履歷表,比較省錢。其二是放下一切,將困難交託給主,藉此機會全家出遊,享受大自然,減輕家中沉重之氣壓,增加與孩子相處的親子時光。由於會計師告知下年度會有一筆退稅,如果住宿可省些,旅費應可湊出。沒料到,她竟很快在網上找到佛羅里達州一家促銷Time Sharing的Resort,每天住宿僅35元!於是,她將佛羅里達「迪斯奈樂園」之簡介,置於聖誕樹下,包裝成小小的「神秘禮盒」,給兒子及女兒一份驚喜!

雖有了此趟旅行之安排,人性上之軟弱仍是免不了的,望子夜彌撒時,她,聽到了動人心弦之「平安夜」,心中問耶穌「為什麼?」失去工作,健康亮紅燈,沒有健康保險,財務又遭重挫,一連串的打擊,像海浪,一波又一波,淚水再也止不住,其實,回憶起那段內心掙扎的時刻,竟有一種痛徹心扉,很深刻之領悟。人常在生活之困苦及考驗中,特別感受到友誼的溫馨,親情之可貴及主的上智及恩典。感恩節前夕,她的知心姊妹之一,韻姊及雪姊都分別打電話邀全家去吃火鍋,分享火雞大餐;而他的大哥,也特別自上海打長途電話,給予兄長的關懷及財務上之資助。那年聖誕節,除了收到很多教堂兄弟姊妹的禮物,當天還是在琛兄及容姊家聚餐渡過的,與他們家人一起吃火鍋,拆聖誕禮物,孩子們又有玩伴,非常開心。聖誕節第二天出發,旅途之中,孩子們一路上玩著萱阿姨及裕阿姨送的聖誕禮物,姊弟倆人都笑翻了!到了佛羅里達後,興奮地發現所住之Time Sharing Resort,房子格局相當不錯。「迪斯奈樂園」是孩子們的最愛,為了節省開支,每個人帶好背包,及自製三明治,水果,飲料,每天都是從早上玩到深夜。2002年之除夕夜,就是在Epcot Center的小小世界國際湖,那環湖之各國建築,裝飾著華麗的彩燈,及美妙之音樂,在燦爛之煙火中,迎接2003年之到來!由於時間很充裕,全家還開車到St. Petersburg港口,享受海洋、藍天、飛鳥、濤聲…大自然的美景及奧秘,使心靈不自覺放鬆了!孩子們收集了麵包屑,餵食海鳥,樂在其中,親子之間真已享受到那美好的歡樂時光。

事隔多年,若問兒子及女兒,那一年的聖誕節最特別?答案是2002年!那次旅行,是全家第一次「長程駕車」並創「最長假期」之旅!主耶穌亦於2003年1月底,回答了她的祈禱,覓得一份公職,有了健康保險。他,於九個月之後也修練了一身「家庭煮夫」之技藝,並於2003年7月重返職場!

財寶在哪裡,心也必在那裡


毛文群

大陸流行過一句話:「錢不是萬能的,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大多數人終其一生都在圍著這個錢打轉轉,即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仔細想想日常生活中,許多時候喜怒哀樂也是在一個「錢」字上。錢一時間都成了衡量一個人成功與否的標準,甚至祭奠死去的人,中國傳統中也是燒紙錢。

聖經中許多道理也都與錢有關。其中三句話是我最喜歡的。它們常常浮現在我腦海裡,解答了我無數的困惑和憂愁,使我心得平安:

1.你的財寶在那裡,你的心也必在那裡。(瑪6:21)

2.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瑪5:3)

3.人縱然賺得了全世界,卻賠上了自己的靈魂,為他有什麼益處。(瑪16:26)

這些話沒有判斷錢的好壞, 它們點穿了人的本性,以及錢在人的生命中的地位和作用。它們代表著一種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其實錢本身應該是中性的,端看人如何使用它。我們可以是錢的主人,也可以是錢的奴隸,我們日常生活中無時無刻不在與錢做主人或奴隸的互動。像只有兩文錢的窮寡婦;像世界首富 Bill Gates 每年捐巨款給教育及醫療等慈善事業;像出家修道人的神貧,一生清貧,但卻活得瀟灑,不受金錢的拖累與牽絆,他們是錢的主人。反之,有些人可能把錢看得太重,比如炎夏當頭,他雖拎了把新扇子,準備消暑,卻擔心扇子被搖壞,想出的「妙」法是:扇子不動,頭直搖。這還不是最可憐的。更可悲的是那些搶劫、欺詐、貪污犯,用金錢為自己製造了一個太「貴」的墳墓。

然而用錢來管理國家、企業、教育,如稅收、工資、獎金、獎學金、罰款,還是非常有效的。比如交通時速限制,其實每條街道上都有清楚的時速標誌,駕駛人視若無睹,而警車的效力則大不相同,何時你見一大堆車都規規矩矩地按時速爬行,就可知前面必有警車當道。有次我沒看到一個騎摩托車的警察,吃了罰單。之後,開車確實規矩多了,倒不是一整天的學習班讓我覺悟提高,實在是罰款繳錢讓我心疼不甘。

錢的誘惑力是很大的,中樂透獎(Big Game Lottery)的概率只有七千六百萬分之一,也就是說七千六百萬張彩票中,只有一張能中,但是錢實在太多,以至無法拒絕。理由也很簡單,因為中獎的可能性再小,也比這輩子掙到這些錢的可能性要大。即使是小量的錢,人們也不嫌棄,比如商店降價(On Sale)時,應該說顧客心理上得到「賞報」比實際省的錢更多。

曾經聽過一個心理學方面的錄音帶,它講到許多負面情緒可以用假裝(Pretend)的方法去克服,像害怕、害羞、難過,甚至自卑,如果你假裝可怕的事不會發生,台下沒有人,把笑容掛在臉上,對著鏡子中的自己說「我很美」,上述的負面情緒就會減少或消失。但是唯有一種負面情緒不可以用這種方法去解決,那就是想窮變富。如果沒錢,卻假裝有錢,使勁花,非但不能變富,相反會更窮。像美國信用卡的債務就是一例。

上心理學課時在一章專門研究「幸福」,並分析與幸福有關的因素。結果發現幸福與貧富、年齡、地位、種族、文化、教育、婚姻、子女、長相都沒有必然的關係,而只與對錢財、欲望的大小成直接反比的關係。就是說把錢財看得太重,貪心越大的人,越不幸福,相反淡泊名利的人才會幸福,無論此人本身窮還是富,即為知足者常樂,可是怎樣才能知足呢?

天主是萬能的,天地萬物都是祂所創造的。祂心愛人,如果財富可以使人幸福,祂可以至少先讓跟隨祂相信祂的人富起來。但是曠野中天主只賜下不可儲存的日用瑪納拯救祂的子女。天主之子耶穌在世時一生貧窮,並且教導我們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只求日用食糧,富人進天國比駱駝穿針眼都難。因為我們的財富在哪裡,心也必在那裡。天主知道我們人的能力有限,貪心卻無量,回想從小到大,多少次十分渴望並得到的東西,現在還在嗎?哪怕是在記憶中?天主視我們的生命和靈魂比世界財寶更寶貴。

2005年夏颶風 Katrina 沖擊 New Orleans 時,當時家家戶戶最缺的不是錢,更不是金銀財富,而是飲用水和日用糧。中國人所說的「家有萬貫,不如一技在身」,也是為了一生的日用糧。錢財來得太容易,人不會珍惜,而人在沒錢時更懂得奮鬥。回想自己二十年前手提全部家當──兩個行李箱出國求學,要錢沒有,要命一條,拚命讀書,只為能免掉學費,拿獎學金。

如今買上房子置上地,牽掛也多起來了,擔心房子增值太少,而不能買更大的房子。不明白孩子為什麼不能像我們當年那樣努力讀書,而花錢又那麼容易。看來「有錢難買幼時貧」是有一定道理的。

大陸近些年改革開放,最初的口號「一切向前看」,逐漸演變成「一切向錢看」。許多人確實富起來了。然而卻發現下面這段話更真實:

「錢可以買到房子,但買不到家;

錢可以買到鐘錶,但買不到時間;

錢可以買到床,但買不到睡眠;

錢可以買到書本,但買不到知識;

錢可以買到醫藥,但買不到健康;

錢可以買到職位,但買不到尊重;

錢可以買到血漿,但買不到生命;

錢可以買到性,但買不到愛;」

因為時間、生命、愛與平安是天主所賜,只有天主的愛,才使我們生之可貴,死而無憾。

懷念母親

聞慧韻

母親走了,走得似乎突然。這次住院前後不過十天左右,走前兩天她的主治醫生見她病況好轉,有作轉院打算,還誇母親是鬥士。進出醫院為母親乃為常事,多少次急診送進加護病房,之後總是平安地回到她住的養老院。

但是這次不一樣,八號的清晨她雙眼緊閉和全身發白冰冷,我握住她的手卻已沒有任何反應。母親不再受肉身之苦,她回到了天父之家,與父親永遠不再分離。

母親在她生命最後的九年中換了三個養老院,過著非常沒有品質的生活:她從不能走路、不能進食,至不再言語,但與她接觸過的醫生和護士從來不診斷她得了老年痴呆症。雖然她大部分的時間躺在床上和著雙眼,當有愛心的護士來照顧她時,她必開眼回應,及有意識地注視護士的舉動。每次我對她說:“媽媽眼睛開開”,她也從不讓我失望。我無法完全窺知母親的思想,也無法提供她的所需,但是從她臉部的表情我多少能感受到她情緒的變化。父親兩年前離開我們,五月十五號凌晨父親走後,弟弟和我在中午時分來到養老院,見到的是哭傷的母親,她背對著我們面對牆壁,不理會我們對她的呼喚。母親的傷心連續了兩個星期,我們不知如何啟齒告知父親的噩耗,自此之後也不敢在母親面前提及父親的名字,但我們相信母親今天在天已原諒我們隱瞞了這件事實。

母親自從嫁到排行老大的父親家到上海做媳婦後,她的生活型態完全改變,從家中獨生驕女變成上侍公婆下待叔娌的大嫂,所有家事一手扛,這也是她常向我們四個做子女抱怨的,但也因此養成母親勤勞克苦的美德。母親時常說她一人節省我們五人花費,沒有她我們可能在街上乞食。

母親和父親於1982年來美國與我同住,幫忙我照顧三個孩子。我有幸與父母多年在一起,三個孩子也與他們的外公外婆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孩子們長大後一到假期必自動自發地接替我的工作,到老人公寓接公公去養老院看婆婆,孩子們也深知公公婆婆的喜好。

母親在晚年非常依賴父親,一天不見父親就不高興,每次我們帶父親出遠門渡假,回來一下飛機一定直奔醫院,母親以生病抗議父親的告假。父親走後兩年多,我經常見到母親不穩的情緒,我和她一樣對父親有無限的思念之情。

我們做子女的希望母親能早日解脫她肉身的痛苦和心靈上的哀痛,早日與父親在天父之家相會不再分離,但在我握住母親冰冷的手呼喚媽媽時,對她的不回應,我的心是多麼的傷痛。媽媽希望您不再痛苦、不再悲傷、永遠喜樂享榮福!

卡通專欄--Father John Speaks


Illustrated by Jarvis Jacobs



人物專訪--王伯伯今年九十九

黃發芳

在聖母法蒂瑪顯現九十週年慶九日敬禮的最後一天,王正與妻子敏英為王伯伯做九九大壽,王伯伯也欣喜的接受他們的孝思,穿著一身整齊的西服套裝,坐在沙發的中央接受訪客的祝賀及照相留影,實在好不熱鬧。席間,王正還不時的考驗王伯伯,不﹐其實更好說是向眾賓客〝獻寶〞,因為你可以從他的臉部表情上,看到明顯得意的笑容。「爸,你是什麼時候生的?」「宣統元年。」哇!王伯伯是前朝的人哟──得意吧?「爸,你唸一遍天主經。」「在天我等父者,我等願爾名見聖…阿們」眾人鼓掌叫好──驕傲吧?「你再唸一遍聖母經」「萬福瑪利亞、滿被聖寵者,主與爾偕焉,女中爾為讚美…阿們」這回眾人又是一陣驚訝──可樂了吧?他卻還不放過王伯伯,又要王伯伯唸了一遍聖三光榮經「天主聖父及聖子及聖神…阿們」眾人已覺不可思議,不但王伯伯能清楚的背誦,更難能可貴的是他能控制他的嘴唇肌肉,不讓假牙飛奔而出,這才是令人佩服的真功夫。王正更在此時宣佈王伯伯是聖母軍的輔助團員,讓人更加的敬佩。而後在湯神父的祝福下終於讓王伯伯切了生日蛋糕。

王伯伯名玉書,曾任台灣新竹湖口中學校長,退休後與妻子一同赴美與兒子全家同住,其間因王正工作的關係曾全家移居大陸兩年,待全家再返達拉斯時,家中的么孫女天心卻因骨癌蒙主寵召,家庭成員頓時少了一名。接著,天主藉著一連串的奇蹟,帶領這個家庭在信﹑望﹑愛三德上跳躍了一大級。

今年的三月王伯伯第一次發病,他患了老人失憶症,時空的錯亂,讓他陷入與當下無法溝通的情境,再加上眼睛的不良於視,持續四十八小時不眠不休,可以想見王正的憂心如焚,再眼見王伯伯就此暴瘦了下來,更讓他心疼不敢一步或離。到了七月,王伯伯又被醫生診斷為吸入式肺炎及糖尿病,醫生宣佈王伯伯不可進食,要在他的胃上接管餵食。鑒於王媽媽的先例(註),他們要求用鼻飼管,待王伯伯肺炎控制住後,就接王伯伯回家,自己花時間慢慢餵食王伯伯,這期間王伯伯曾先後兩次在睡眠中將鼻管拔掉,更是急壞了王正,最後王正決定用土法煉鋼把液態的食物加稠後一口一口的餵食,這才解決王伯伯進食的問題。雖然他們把生活作息調整到時時有人能看護王伯伯,但在八月間王伯伯再次無預警的發病(老人失憶症),他自己下了床,摔了跤,撞傷了他的右眉,鮮血直流,口中還不停的與人對話。王正警覺的從床上跳起,看見王伯伯跌倒在地,到處是血,趕緊打九一一,三分鐘救護車趕到,送醫縫了幾針,事後王伯伯卻全無記憶也不叫痛,妙的是傷口竟也痊癒不留傷痕。我可以想見在這段期間他們的精神壓力是多麼的大,心頭的重擔是多麼的沉,身體精力上的考驗又是多麼的深,難怪王伯伯今天能神清氣爽的接受眾人的祝福,王正夫妻心頭上有多麼的驕傲!

在採訪的過程中,王正悄悄地告訴我,王伯伯在大家為他慶生的那天一早,穿著整齊要去醫院看王媽媽,但他怕王伯伯受刺激只有說了個白謊﹐才讓王伯伯打消去醫院的念頭,但到了王伯伯真正生日的那天,也就是第二天,王伯伯在睡夢中見到了王媽媽。天主仁慈,深知他們夫妻情深,特讓老妻在夢中與之相見,以解相思之情,更願王伯伯這位天主堅貞的勇士生日快樂,了無遺憾。

許媽媽連連讚賞說:「敏英真是個難得的好媳婦。」可不是嗎?打從王正為順從母意,辭職在家侍親後,她全力的支持,不但頓失家裡主要經濟的來源,還要承擔起家計,偌大的家,事事照顧,眾多的花草樹木必親手栽種,還要為中文彌撒司琴,帶我練歌,臉上永遠都呈現出喜樂的笑容,且神采奕奕。我真不知她哪裡來的這麼多的精力?有時自己都覺得很過意不去,竟要她在這麼忙碌的生活裡,撥出時間幫我練歌。不過,也因著練歌,才讓我發現了王正的事親至孝,他不但在生活起居上將王伯伯照顧得好好的,對於他的精神生活品質也能滿全,這讓我深受感動,決定要把他們的孝行宣揚出來,因他們實在是天主可愛的子女,也是讓我們學習的好榜樣。

註:王媽媽今年三月因細菌感染血液送醫,其後又莫名腸道出血,大量的失血必須靠輸血急救,接著又兩次中風,不能言語,不能吞嚥,被醫生診斷為吸入式肺炎,在她的胃上接了管子卻引起發炎潰爛,最終呼吸功能衰竭,於五月二十日病逝於醫院,享年八十八歲。王伯伯至今還不知到王媽媽已安息主懷。

以上是記者為您做的採訪報導

Page 2 of 4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3 (04/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4 (06/2017) PDF Fil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