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人物專訪 - 歌薩家的故事

楊漪婷 譯

我們家姓歌薩﹐我是黛博拉﹐我先生的名字是如彬。我倆都出生及成長在德州布朗士維爾市的工薪階層家庭。雙方父母都對我們期望較高﹐鼓勵我們受更好的教育。我有圖書管理的碩士學位﹐如彬有企業管理的碩士學位。我倆的女兒名叫“美麗”﹐她是我們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從中國領養的。

領養“美麗”之前﹐如彬和我已結婚十二年了。我們曾以電子信與大約二十個領養機構洽詢。終於在兩個星期後﹐我們作了決定!我打電話給所有的遠親近戚﹐告訴他們﹕『我要有小寶寶了!』『你懷孕了嗎?』『不是!』我鄭重其事的回答﹐笑意回響到電話線的另一端。

等待的過程非常漫長﹐我們花了六個月準備所需的一切文件﹐又苦等了十三個月。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倆商量著該給女兒取什麼名字?我們認為她既有了西裔的姓氏﹐那麼她該有個中國名字。不幸的是﹐我不懂中文﹐對中國人給孩子命名的藝術一無所知。我只好求助於我最熟悉的事物──書本。從我工作的圖書館書籍中﹐找出主角為中國人的書,將其中漂亮,英勇的主角名字列出,然後我們從中選了一個名字。“美麗”是作家湯瑪斯‧漢德福筆下的一個中國小女孩。書中描述她過中國新年的經歷。“美麗歌薩”﹐真是完美無缺!這個名字從我倆舌尖滑出﹐彷彿早在我們出生之前﹐天主就替她預備好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我們到了中國。飛機降落在北京﹐我們見到了一個任何教科書都無法適當描繪出的國家。這是一個漂亮又令人著迷的地方。我們行越紫禁城﹐還爬上了長城!抵達後的第三天,我們到了湖南﹐見著了“美麗”。她好小﹐有著胖墩墩紅撲撲的臉蛋。我不由自主的不停數著她的手指及腳趾﹐我知道天主正笑瞇瞇的實現祂的完美計劃。有些在旅途中遇到的人﹐看看我們﹐又看看“美麗”﹐然後贊嘆的說︰『好命的小寶寶』。我們跨過了在廣州的美國領事館門檻﹐“美麗”拿到了美國籍。在中國的最後一天﹐我們著實瘋狂大採購了一番。飛回家的旅程中,心中充滿了興奮與期待。我們迫不急待的想把“美麗”介紹給她的新親人。

回家後﹐她的教育成為一個議題。她要上天主教學校﹐這是理所當然﹐早已認定的。我們自己也可教她領養家庭的文化—西語。但是中文怎麼辦?她也必需學中文。問題是﹐ 我們只有從教科書上得來對中國文化的粗淺認識﹐我們也不會說中文。

有一天﹐如彬正在讀《德州天主教》﹐突然發現彭保祿神父和他的華人教友正在建一座教堂﹐教堂靠近墨非市﹐位置在544號公路和洛斯里約路附近。如彬和我看著對方﹐一座教堂從天而落!一座非常特殊的教堂就落在我們中間!這種事發生的機率有多少?難道天主特別為我們做了這件事嗎?難道“美麗”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特殊神恩嗎?從此我對天主“榮耀”的定義﹐永遠改變了。

我們開始去這座教堂﹐而且溶入了這個團體。我們和這個華人團體的相似程度﹐遠遠超過了彼此的相異。然後“美麗”和我在教堂的中文學校註了冊。正如我所預期的﹐起頭非常困難。我學中文的唯一目的是為了“美麗”。我已經四十多歲﹐學另一種新語言的時機﹐早在我十三歲時就已結束。科學研究也證明這種說法。我不認識中文﹐也無法幫助“美麗”作家庭作業。中文學校的女士們非常和善,她們安慰我︰『別太擔心』。我們辛苦的堅持著,但是我開始懷疑能否繼續下去﹐尤其是因為要我幫助“美麗”幾乎是不可能的。

直到有一天﹐我學會了發音﹐“美麗”也可以說一些字詞了。如彬給我們買了一本中文字典。我們終於有了進步﹐我也能幫助“美麗”的家庭作業了!天主可能會反駁人類多年研究出的科學結論嗎?會的!祂經常如此做的。有一天﹐中文學校放學後﹐在我靜靜的祈禱中﹐天主說︰『是的﹐我要“美麗”學中文﹐我也要你學中文。別再理那些科學研究的結論了﹗』。從此﹐我和“美麗”每晚學習。“美麗”的睡前故事有英語﹐西語及中文。她非常滿足於這樣的安排。

“美麗”目前在聖保祿天主教學校的幼稚班上學。我們仍然上中文學校﹐而且能用簡單的句子交談。耶穌聖心現在是我們家的一部分﹐就如同中秋節和中國農曆新年一樣。即使她現在還未明瞭﹐但我深信“美麗”和天主之間有一種奇特的聯結﹐在這個只能成長於美國﹐流著中國血液﹐西裔美籍的小女孩身上﹐天主必有一個遠大的計劃。

感謝天主!

譯者註:

“美麗”(Mei Li)是美國作家湯瑪斯‧漢德福(Thomas Handforth) 1939年獲得Caldecott Medal的得獎兒童讀物。 書中既勇敢又聰明的中國農村小女孩“美麗”﹐在1930年代重男輕女的中國﹐儘管從未被允許離家﹐卻能說服哥哥﹐帶她去鄰近的大城﹐過了一個生平第一次快樂的中國新年。並安全返回家中﹐向父母證明男孩女孩一樣好。此書反映出作者1934年居住於中國的親身見聞。書中主角“美麗”脫胎於作者在中國遇到的一個真實小女孩。真實的“美麗”是一個被遺棄在傳教士門口的棄嬰。後來被一位住在北京的美國女士收養。美國女士回國後﹐“美麗”又被託給一個貧窮的農家。雖然命運艱困﹐“美麗”卻依然勇敢堅強﹐熱愛生命。湯瑪斯深深被她感動﹐並將“美麗”化身成為其書中的主角。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