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天時、地利、人和—話去膽記



黃發芳

今年的三月某日中午1點左右,我的家庭醫生李明仁,打了通電話給我,要我有空到他的醫院去一下,他想為我做個檢查。姑娘我心想:在家正閒的慌,正巧又起得晚,早飯吃得也晚,肚子到這會兒也不覺得餓,正好檢查。於是,當下我就開車去了醫院。意外地李醫生發現我的膽裡有個兩公分大的石頭,他怕我不相信還把超音波的螢幕轉給我看,我是看的霧煞煞,有看沒有懂。後來,為了接女兒就匆匆離去。

老公下班回到家,我就跟老公報備。老公說了句:『兩公分很大耶!妳又沒痛過,有沒有看錯?』話說兩年前老公肚子痛得送醫,又照胃鏡又通腸鏡的做了一堆檢查,搞了好幾個月急診室也跑了兩、三回。最後,我們只好當膽結石醫。李明仁醫生就這麼輕易地找到我的膽結石,這也真是有點不可思議?但是心中的懷疑又不好對他明說,好在我不曾痛過,也許在時間上還可以拖一拖,我跟老公就打了這麼個主意。

十四年前懷女兒時,曾經想讓母親來幫我坐月子,心思細膩的大哥就帶母親去做了個全身檢查,結果發現母親有膽結石。為了不給我這個大肚婆添麻煩就在台動了手術,拿了膽結石。不幸在手術後又發現總膽管在滴石頭,一個禮拜連動了兩次手術,身子骨也一下子垮了下來。這件事浮上了我的心頭,於是我打了通電話給母親,母親說當時她的醫生跟她說:『膽結石不痛反而危險,因為不痛就不會引起注意,等到石頭塞爆就沒救了。』聽母親說了這一段,又讓我想起楊伯伯曾提過他有個朋友就是這樣過去的。一連串的訊息讓我有了警戒,跟老公商量後,決定等老公返台回來後再處理。

四月四日的一早送了老公上飛機後,就開始一天的忙碌,晚上又忙著六日到老人院表演的最後的排練,沒想到當晚謝敏英姊妹為讓我們的整體表演節目更具看頭,又臨時編了個新疆舞,可想而知在表演前我們又得另外安排練習的時間了。五號的上午帶著女兒到教堂去上太極劍的課,中午就與女兒在外隨便吃,再趕回家與沈媛宜做最後演出前的演練。練完後,為了服裝的事我打了通電話給楊漪婷,才掛上電話,我的肚子突然一陣劇痛,痛得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趴也不是,我當即知道這是我的膽在痛。由於老公不在家只得叫女兒打電話給我的醫生,醫生檢查確定是膽結石痛,就為我做了所有的應變措施,也為預防我的膽再痛,他交代不可吃油膩及辛辣的食物,不可做劇烈運動。我只好打電話給表演團取消老人院彩帶舞獨舞的演出。突如其來的變化考驗著大夥的應變能力。但是,誰也沒料到取消彩帶舞獨舞的演出竟是天主巧妙的安排—原來老人院表演的場地根本不適合跳彩帶舞。這樣的認知讓我們更加的歡喜。在這次的義演中,老人們用他們凝神專注的投入給了我們最好的肯定。

對醫生交代不可吃油膩及辛辣的食物,不可做劇烈運動一事卻也謹記在心不敢或忘。待老公返美後,儘快開刀拿膽是我的最後決定。因為我知道這是天主的旨意,否則祂不會讓我知道我的膽裡有個兩公分大的石頭,又在我懷疑這事的真實性時,讓我發作,而過去的經驗又能幫助我做正確的選擇及判斷。 至於,老公的不在家反而意外地讓我得到醫生最好的照顧─免受急診室之苦。在時機上配合的真可謂是天衣無縫,樣樣週全,更妙的是祂也只讓我痛這麼一次為時僅6、7分鐘,目的只是為讓我相信。其實光憑這一點我就深體祂愛我之心,所以安排老公一回來我就動手術。但是,天主的計畫卻更周詳,所以第一次手術的預約未能成行。於是,我只好等天主的時間,就在我發現天主給我的祝福完成「五月的禮讚」一文的分享後,我知道二十號是最好的時機,而我也就在這一天解決了眾人擔心我會再次發作的顧慮,從此我是大膽之徒無膽矣。手術後的第二天,我已不用止痛藥可以自行活動了,吃東西也恢復正常了,根據護士的說法:我的狀況一切正常。

終於,我明白為什麼祂要我在天主聖三節之後開刀了,因為祂要讓我在愛的氛圍內享受祂所賜予的幸福—所有的不適一經抱怨馬上解決,這是我最感到意外的,好像身邊有個專神伺候,只要我開口,他們就為我辦妥,這是我多大的福氣呀! 真是想到都會笑。(註) 星期天是基督聖體聖血節,我打心眼裡不願錯過,我從眾人的眼神中看到我的出現讓他們先是懷疑--懷疑我到底是開刀了沒,後是驚訝—怎麼跟沒事一樣。說實在的,我好像也應該假裝一下,最起碼也要像個病號,比如說話沒力啦,或是來點西施捧膽的動作等等的啦…可惜現在想到都太晚了,只好寫文章來分享天主對我的愛,而當天時、地利、人和交會時,所產生的默契是彼此相愛及絕對的信任。我幸福了,您幸福了沒?

五月三十日耶穌聖心節完稿 2008

註:

1.醫生在動完手術後曾對我說:『在手術時打了些空氣在肚子裡,所以第二天肩膀會不舒服。』於是我期待著它的發生,但是它卻始終沒發生。

2.開完刀第三天,席鯤珍打了通電話來關心,我把還沒排便的考量跟她說了,結果跟她掛了電話就直奔廁所,這真是太神奇了。

3.我才跟老公說我有些呼吸困難,結果電視正教大家『如何坐著練氣功』,我照樣做了,結果呼吸又正常了。說實在的,這也真是太巧了,五分鐘的節目正好被我看到,而教的主題又是如何坐著練氣功,我連站起來都不用。真是想到都會笑。

4.老公覺得我的肚子太大像懷孕一樣,提醒我要小心腹積水,我自己也覺得肚子漲得很厲害,所以就打電話給沈媛宜問她腹積水是怎麼一回事,結果所有腹積水的症狀我都有,唯獨呼吸困難沒有。不過,掛了電話肚子的腫漲不再讓我不適,也就倒頭就睡了。第二天一早醒來,竟發現我已恢復正常的肚量了。

5.其實,開完刀後 肚子裡的傷口時有抽動,但感覺像懷孕時,孩子在肚子裡動手動腳的情形。於是,我就乘機把孩子們在我肚子裡作怪的事好好的與他們分享一番—一來是自己懷念孩子在我肚子裡親密,二來想借機再次拉近我們的親密關係。兄妹倆互相甜蜜的指責,逗的我哈哈大笑。可是,這種抽動又慢慢變成了抽痛,疼痛的程度不見減輕反而越來越厲害,時間也越拉越長,最後感覺痛得簡直像受到電擊一樣。直到我忍不住痛跟我的外科醫生講了,他開了新的止痛藥給我,還沒去拿呢從此就不再痛了。 這讓我感到非常的納悶,覺得真是奇怪極了,好像非要逼著我抱怨不可,好像我的抱怨會是他們的功勞似的。真是笑死人了。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