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訪談聖保祿



周 道

為了福音,對一切人,我就成為一切(格前九:22)


前言:


這趟回臺灣,妻和我有機會逛臺北車站旁邊保祿孝女會經營的上智出版社,買回了一大堆想看的書。當然其中一小部份是妻為了堂區主日學的需要而代買的書刊,其餘的就是自己往後需要的參考書籍了。我們當時在逛書店的時候,發覺店裏張貼了好多有關慶祝保祿年的海報,它們讓我十分強烈的感受到臺灣教會團體支持與鼓勵各項保祿年相關活動的活力與熱情。我想或許正因為第一個千禧年,耶穌基督的福音,是由保祿三次的出外傳教,到達了歐洲。而第二個千禧年,隨著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耶穌基督的福音傳到了美洲,如今正逢第三個千禧年,正是步武保祿,你我可以將耶穌基督的福音傳遍整個東亞大陸的契機。回美之後,承蒙真理電臺鍾站長邀請,在保祿年開始的時候,問我是否可以分享一些過去閱讀宗徒大事祿及保祿書信的感想。由於我在以前準備主日學及讀經時,有機會跟隨著他的足跡與書信,對聖保祿早就產生了十分心儀與尊敬的感受,當然囉,雖然談不上認識這位從未停止宣講福音的最小宗徒,然而因著這份不嫌棄的邀請,正好給了我一份絕佳的默想題材,幾經思考,我想我就大膽的從自己粗淺的默想中,以我有限的認知跟保祿作一次超越時空的專訪吧!

訪談記錄:

「找我接受專訪?你別開玩笑了,談我這個像流產兒的人?不是我謙虛,真的實在沒什麼值得誇耀好專訪的,天父對我們的慈愛,基督給我們的聖寵,還有聖神帶領我們的恩賜,我跟你和大家沒什麼兩樣,大致上都差不多。不同的祗是我在世時遭受到的考驗,和我比你們早生了兩千年的事實。」

「什麼?哎,保祿呀,請等一下,我還沒開始呢,你怎麼知道我要專訪你呢?」

「你懂得諸聖相通功的道理對不對?事情就這麼簡單。」

「好吧,既然不要專訪,那麼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不知道可不可以?」

「不要專訪那就太好了,行,你有什麼樣的問題?」

「首先我想知道,教會裏老把你的塑像跟劍連在一起,這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呵,呵,老實說,那麼多次的長途跋涉,我帶的都是手杖,還有就是織帳幕的工具,劍倒是沒有。不過雕塑我帶著劍,倒可以讓大家有一個很好的默想空間。基本上我想是因為我寫給各地教會的書信內容,多少提供了一些後世雕塑的素材。像是我在厄弗所書中提過的話,『拿著聖神作利劍,即天主的話』(Ephesians弗 6:17),還有希伯來書裏面所說的『天主的話確實是生活的,是有效力的,比各種雙刃的劍還銳利,直穿入靈魂和神魂,關節與骨髓的分離點,且可辨別心中的感覺和思念。』(Hebrews希4:12) 所以你們要時時靠著聖神,而且要醒寤不倦,以各種祈求和哀禱祈禱;使你們在開口的時候,賜你們能說相稱的話,放心大膽地傳揚福音的奧祕。當然囉,其他的人在其他方面因著劍而有美善的連貫與默想,祗要是建樹自己,幫助別人,使那些願意親近天主的人得到成全,我都會很高興的。」

「嗯,其實你走過那麼多地方,最讓你喜歡的是那裏?最讓你難忘的又是那裏?最讓你傷心的是那裏?你最不願意去的是那裏?」

「好傢伙,怎麼一口氣問那麼多問題?的確我在世的時候跑過不少的地方,那個時候,我最喜歡的地方是那些“對於福音的進展反而更有益處的地方”,也就是我在斐理伯書中所說的“為了基督的緣故,戴鎖鏈的地方”。事實上為了把“地上變天國”,我仍然還在不停的奔走,現在的好處是時空再也不能給我任何限制,所以目前我最喜歡的地方是人們的心裏,因為我可以將福音的種子播在那裏,讓它以後可以長成大樹來遮陰乘涼。最讓我難忘的嘛,是耶穌不放棄我,在我即將掉入深淵,是衪伸手拉拔了我,耶穌親自顯現給我,使我懸崖勒馬,悔改皈依,我也記得阿納尼雅,巴爾納伯,還有其他眾聖徒們的包容與接納,他們真正的活出了基督的愛。在耶穌救我以前,從我的所學所能,我自以為我十分認識天主,我沒有想到我的認識卻因著我的狹隘和偏頗的價值觀做出了那麼多天主以為惡的事情,可見天主的仁慈不是因我們功過的多寡而有所增减。反倒是,要是我們了解明白天主的仁慈之後,還要執意的做出相反衪的事,這才真正令衪痛心。讓我最傷心的地方是那些和我以前一樣的經師,法利賽人和猶太人所盤据的聖殿與會堂,因為天主的殿宇竟成了爭權奪利和買賣的場所,天主要的是仁愛不是祭獻,更何況你們的身體是聖神的宮殿,這聖神是你們由天主而得的,住在你們內,而你們已經不再是屬於自己的了。想想看,要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看到一個又一個輕意的被自己率性恣意損毀破壞的宮殿,這夠令人傷心了吧。至於說,我最不願意去的地方是那裏?嗯,我最不願意去的地方就是聖神不要我去的地方,試想當罪惡不再統治,而你們也不再屈於法律權下,而是在恩寵權下的時候,你們還會聽憑罪惡與法律的指示嗎?你們當然而且也應當聽從那位超乎法律,在法律之上的聖神的引導了。聖神帶領我在阿剌伯曠野三年之久,相同的聖神也帶領我三次出外傳教,更是同樣的聖神帶領了我抵達羅馬,好讓我將天主的福音介紹給僑居羅馬的猶太人和當地的外邦人。所以,你們也要做我曾經做過的事,就是聽從聖神,將福音傳遍地極。」

「好的。噢,對了,既然你提到巴爾納伯,又感謝他的包容,說說看你們是怎麼鬧翻的,倒底是誰對誰錯?」

「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個問題,要說誰對誰錯,就事情的本身,其實是沒有什麼對錯可言,當時我在第ニ次出外傳教上有一項十分重要的任務,就是傳達宗徒會議的決議,也許是我對若望瑪爾谷過去的表現起了過多的焦慮,而巴爾納伯呢?又因為若望瑪爾谷是他的親戚,拉不下臉不帶他去,正因為當時我們兩人各自堅持己見,不相讓步,以致傷了和氣,造成了巴爾納伯先帶著若望馬爾谷選擇離開,為我而言,會有這樣的結果,的確是相當令人惋惜的,然而我們更要看到的是,要是我們處理事情祗依著本性與自我的話,它們多半都會延遲聖寵的到來。可是祗要我們相信天主,天主一定會從不好的當中引出好的來。這次意外的分離,在福傳上竟然造成了兵分兩路收割雙倍莊稼的結果,巴爾納伯將塞浦路斯及敘利亞和基里基雅各個教會同時堅固起來。我則建立了小亞細亞的教會。關於鬧翻這件事情後續的發展,天主更是賞賜了我們格外豐厚的恩寵,衪讓我們在身心靈上不斷的淨化、成長、與成熟,事實上在我第三次外出傳教時我們已經完全在主內和好如初了。你可以從(2 Timothy弟後4:11及1 Corinthians格前9:6),看到我跟巴爾納伯以及若望瑪爾谷和好的証明。然而就人性的眼光看來,要是時光倒流,允許我再一次的經過這事件,那麼我處理的方式會不會不一樣呢?當然這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我可以不回答,但是就我個人成長而言,我當然可以用更理性溫良的態度去面對不同的意見。就像我們現在在永生的國度裏彼此在天主的愛中不分彼此的互相結合一樣,我們齊聲不停的讚誦著『聖,聖,聖…』」

「謝謝你的分享,你在寫給格林多教友第一封信中提到阿頗羅,似乎是阿頗羅的口才促使了格林多教友分黨分派,對阿頗羅的口才你有什麼看法?」

「你的問題在邏輯上須要修正。格林多教友的分黨分派,不是因為阿頗羅的口才,是因為格林多教友的成熟度。福傳的使命在於帶領人們認識永生的天主,衪唯一的聖子耶穌基督,還有衪和衪聖子共發的聖神。帶領的人不算什麼,只是僕役,使你們獲得信仰,每人照主所指派的而工作: 我栽種,阿頗羅澆灌,然而使之生長的,卻是天主。 可見,栽種的不算什麼,澆灌的,也不算什麼,只在那使之生長的天主。 所以栽種的和澆灌的,原是一事,不過各人將要按自己的勞苦領受自己的賞報。 我們原是天主的助手,你們是天主的莊田,是天主的建築物。所以即使阿頗羅的口才好,你們要善於聆聽,好認識天主聖三,獲得信仰。阿頗羅他出生在埃及的亞歷山大里亞,他是猶太僑民,他到了厄弗所之後,因為知道若翰的洗禮 ,所以他也十分熱忱的跟人講論耶穌基督的事。這裏我特別要提普黎史拉和阿桂拉這對夫婦,我的摯友。他們聽了他的講論,就把他接回家,給他更詳實地講解了天主的道理。他們夫婦真可說是初期教會最傑出的要理老師了。我還必須要讓你知道,阿頗羅是一個明事理,識大體的人,他為了避免格林多教友的分裂,就轉回到厄弗所去了。我後來請他再返回格林多城傳教(1.Corinthians格前16:12)。最後是弟鐸請他去克里特島傳教。對了,我還要告訴你們,不管後來他在世上的結局如何,肯定的是,現在我們都一起在天主臺前,共同在為福傳努力了。」

「謝謝你的回答,在這保祿年開始,大家都說要效法你的福傳精神,致力於讀經,傳福音,尤其是向還不認識基督的人宣講福音,拓展基督的神國,在這層的努力當中,有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

「嗯,想必你聽過我說過的一句話,『要是我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的確,我們生來就有它的目的,也就是參與傳承耶穌基督在世救贖的工程。傳播福音就是將這救贖工程具體化。但是你們要特別注意,傳福音不是祗靠宣講,要是別人光聽你講就相信的話,那這個福傳工作就太容易了。尤其每個人的塔冷通不相等,所具備的神恩也不一樣,無論如何,最基本的言行合一卻一定要做到,因為別人不僅僅聽你說的,更會看你做的,要是稍稍的不注意,不立刻就變成福傳的反見証了嗎?另外讀經或做福傳工作,不要一下子就把自己該做當做的放棄,立刻就想將福音傳遍地極,你們不是有傳教的主保聖人:聖女小德蘭嗎?她終其一生從來沒踏上過越南或中國一步,她成為傳教的主保聖人憑的是什麼呢?所以福傳要先從自己開始,進而影響到週遭的人,像是家人,朋友,鄰居,同學,然後才是社會,國家與世界及地極。你們現在的世界,科技、交通、媒體、通訊等等都有高度的進步,想要福傳讀經,祗要活用適當的工具,就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最後,請記住,在福傳上千萬不要忘了我給格林多人所宣講的『什麼是愛』(1 Corinthians格前13:1-13),你們要把這個誡命活出來,要是心中沒有愛,不但別人接受不到這份愛,做任何的事情,你們都將會變成另一面發聲的鑼和發響的鈸,因為祗有愛才能永垂不朽,也祗有把愛活出來,才是立刻而且永遠的福傳。要是你們了解了這層意義,再看我在弟茂德後書所寫的:『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 。 從今以後,正義的冠冕已為我預備下了,就是主,正義的審判 者,到那一日必要賞給我的;不但賞給我,而且也賞給一切愛慕衪顯現的人 。』你們就會明白我說的是什麼了。」

「哇!謝謝你的提醒,時候不早了,我得向你告辭了。再見囉!」

「再見!」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3 (04/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4 (06/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