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媽媽,我們最敬愛的媽媽

陳美卿


我們敬愛的媽媽陳江貴金女士,生於民國23 年農曆2 月6 日,先逝於民國95 年農曆閏7 月26 日下午5 時25 分, 享年七十有三歲。媽媽往生前是一位皈依的佛教徒,她走 後,面容安詳,嘴角含笑,有如睡在極美的夢境之中,大家 都說她是一位極有福報的菩薩。

先父生前常對我們說,媽媽年輕時,身材苗條,皮膚白 皙,眉清目秀,美麗非凡。中年後的媽媽,體態豐盈,稍作 打扮,雍容華貴之氣質自然散發,無論走到何處,大家都會 稱她為夫人。記得如本師法師第一次見到媽媽的時候,就曾 稱讚媽媽非常「貴氣」,我想這是媽媽給人的普遍印象。

媽媽幼時,生母早逝,生父無力扶養她,就把她送給養 母扶養。在那個重男輕女的年代,女兒原本就不值錢,更何 況她是養女,所以小小年紀的她,就得承擔家裡的所有家 務。及至上學年紀,媽媽非常羨慕舅舅可以上學,就懇求養 母也讓她上學,養母雖然答應,卻要求她每天早晨必須做完 家事,才可上學校,所以她幾乎天天遲到,可是媽媽在校成 績優秀,品行良好,所以老師知道她的困境後,非但不怪 她,反而對她疼愛有加,照顧的非常周到。不過,她快樂的 讀書生涯,只持續到小學五年級,養母就要她開始幫忙家 計,出外賺錢養家。無法繼續升學,成了媽媽畢生的遺憾, 而那位日本老師一直是媽媽一生最懷念的人。也因為這樣的 遺憾,媽媽非常重視我們兄妹的教育,在我們小時,她時常 勉勵我們要用功讀書,做個有用的人。

雖然小時養母對她並不疼愛,但媽媽從未埋怨,並不計 前嫌的對她盡孝。在我的記憶中,外公過世後,外婆幾乎都 住在我家。媽媽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常讓先父讚嘆,媽媽 的度量真大,能夠完全的原諒別人的過失。媽媽為人慈悲為 懷,凡事退讓,從不與人爭強,舉凡與她相處過的人,都可 感受到她的善良與謙卑。她濟弱扶貧,只要看到生活困苦的 人,她都慷慨解囊,出錢出力。她重承諾,答應別人的事, 一定做到。就如這次她在醫院,仍再三交代,要我不要忘記 阿姨託我從美帶回的維他命。她的一生幾乎就是這樣,事事 為他人著想,就是被人欺負,她都能忍則忍。有時我看了生 氣,她就會對我說:「被人欺負,能吃能睡,欺負人的,不 能吃不能睡。」因此她心裡就是有什麼苦,只要是為了大家 的好處,她都默默的承受,不出惡言,連家裡的阿巴桑都 說,她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頭家。

媽媽做事果斷勇敢,做決定時亦相當的阿沙力,頗有女 中豪傑的個性。她記憶過人,常常幫我們記住我們該記住的 事。她能記住的台語歌謠,更是多到不可勝數。媽媽也多才 多藝,年輕時宴客,可以自己一人做出幾桌的筵席。她也很 有表演天才,能唯妙唯俏的模仿他人,讓人捧腹大笑。不要 看她長的富富泰泰,跳起舞來卻輕盈有如曼妙仙子,讓我稱 羨不已。她亦懂得許多台灣的「俗語話」,經常可以出口成 章,說出其中隱含道理。

媽媽一生敬愛先父,年輕時為了與先父一起生活,受了 不少說不出的苦。八年前,先父生病時,媽媽外表雖然鎮 定,但內心承受很大的煎熬,當我們正在為爸爸辦後事時, 媽媽就病了。生病的這八年,媽媽是一個最好的病人,所有 醫生交代的事,她都完全遵行,從不苟且。什麼時候該吃什 麼藥,她總是自己安排妥當,從不讓我們操心。她努力的照 顧自己,為的只是要爭取多一點與孩子相處的時間。這八 年,多次進出醫院,她都勇敢面對,從不喊苦喊痛,或埋怨 什麼。像這次入院,挨了不少的針,由於一整個星期都不能 進食,醫生決定從大動脈為她注射營養針,卻不幸的碰到一 位沒有經驗的醫生,花了很長的時間,仍無法找到注射的位 置,我在一旁焦慮無比,而媽媽卻不曾說出一個痛字,僅是 搖搖頭,默不作聲,讓我看了幾乎心碎。

媽媽對我們幾個孩子的愛就是以「山高水長」都不足以 形容。她對孩子永遠都是只「給」不「拿」的付出、完完全 全的奉獻,無論什麼好東西都會想到我們。直到她臨終前, 她仍在不捨她的幾個孩子,為了在醫院照顧她而睡的不夠。 她在世的最後一個星期日,我去望完彌撒,因不放心,匆匆 的趕回醫院,媽媽一看到我,就對我說:「我本來要你哥哥 打電話給你,要你睡到六點才回醫院。」而這句話就成了她 臨終前清醒時,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現在每回想到這句 話,我的心就有如刀割般的難過,多麼希望能夠再擁有一個 這麼關愛孩子的媽媽。其實,每一次她操心我們的時候,我 總勸她:「媽媽,我們年紀都不小了,你不要這麼操心我 們。」而她總是笑笑的回答我說:「你不知道嗎?一個八十 歲的媽媽,仍會操心她六十歲的孩子。」媽媽對我們的愛就 是這麼的廣闊無涯,讓我們作為她的孩子,真的感到非常的 榮幸與幸福。

媽媽,親愛的媽媽,雖然我們與你的塵緣已盡,雖然我 們是那麼的不捨你的離去,雖然形體的分離,讓我們那麼辛 酸、那麼痛徹心扉,但你的形影,你的精神,會永遠在我們 的記憶中栩栩如生。我知道連天主都捨不得你再受病痛的折 磨,我也相信你這麼至善的靈魂,會在天主的護佑內,存在 於一個更美好的境界,等待我們未來的相會。媽媽,敬愛的 媽媽,現在,請你安息吧!放下世間的林林總總、紛紛擾 擾,放下一切讓你操心的事,安息主懷,(隨你信仰中的菩 薩去)做一個快樂的天使,在天上與天主共享榮福,那麼作 為你子女的我們,也就別無它求。我們都會勇敢的在這世 上,在我們擁有的未來時日,將你的精神永遠的承傳下去, 阿們!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3 (04/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4 (06/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