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為司鐸的祈禱


全能的天父!求祢因聖子耶穌的功勞,和祂大司祭的愛心,垂顧你召選的司鐸。仁慈的主!請不要忘記,他們亦是軟弱的受造物。

求祢激發在主教覆手時所給予他們的聖寵,使他們能緊緊地追隨祢,不要被仇敵所戰勝,永遠不做任何不相稱神聖使命的事。

主耶穌!我為忠信和熱心的司鐸祈禱;也為不忠信和不熱心的司鐸祈禱;為在本地或在外地工作的司鐸祈禱;為在受誘、孤獨、頹喪的司鐸祈禱;並為年輕的、病弱的、臨終的和在煉獄中的司鐸祈禱。更為我所愛、給我付洗、赦免我罪、為我主持彌撒、將聖體聖血分給我們的司鐸祈禱;也為開導、訓誨、幫助、鼓勵我的司鐸祈禱。

主耶穌!求祢將他們緊密地放置於祢的聖心內,賜予他們無限量的祝福,從現在直到永遠無窮世之世。亞孟

----本文是在俗聖衣會加拿大安大略楊淑嫻寄給彭神父,並請印發分給教友

聖誕諾言

王亭樂




我從沒相信過有聖誕老人.

多年來,在我家的聖誕樹下總有一份禮物, 用的是令人啟疑的與我們家同樣的包裝紙,但是標籤寫的是:「給亭樂,聖誕老公公送」。

在乳臭未乾卻自認無所不知的歲月,我總是等待每一個可以拆穿爸媽西洋鏡的機會。聖誕節後的幾個星期內,他們兩人總有一個會先露餡,而我總是狡黠的設計好圈套,等著那「看你再怎麼賴」的興奮時刻。

「我送妳的那個小皮包呢?」媽會這樣問,因為她忘了爸在禮物標籤上用扭曲筆跡寫的送禮者是誰。

「妳送我的禮物?」一個得意忘形的十歲小女孩,提高了聲調,開始準備全面進擊。

「你們不是說那是聖誕老公公送的嗎?」火柴棒般的小手插著腰,小屁股蹶的老高,我向她質詢:「看吧!我早說過,根本就沒有聖誕老人!」

爸媽從未承認過他們的計謀。即使到現在,爸爸有時還會拿起一件用我們家同樣包裝紙的禮物,標籤寫著:「給老爸,聖誕老公公送」──然後他還要故做驚喜的慢慢拆開他買給自己的禮物。

我一直不懂他們為什麼重覆不斷的玩著這種遊戲。即使我已離家五年了,他們每年還是不厭其煩地從車庫中翻箱倒篋找出聖誕飾物,將浴室換上紅紅綠綠的毛巾,門口掛上媽媽自己編的花環,再將老爸手工自製的馬槽架好。畢竟,我的父母是第一代移民,他們以前絕不至於像美國人這樣大張旗鼓慶祝聖誕。我不知道他們怎麼學會這種風俗,更別說為什麼他們樂此不疲了。

今年,雙親將到西班牙度假十天,緊接著父親還要到法國出差六周,直到聖誕節前兩天才返家。也就是說,如果要準備聖誕節的裝飾,他得在十月底的萬聖節前後把房屋布置好。

「所以在萬聖節小孩子討糖的時候,你們就已經把戶外的聖誕燈點上了?」在電話中我簡直無法置信地問老媽。

「妳忘了啊?」她回答:「爸爸說他答應過你。」

夾雜在聖誕老公公與紅鼻子小鹿的童話中,我早忘了自己的聖誕故事。

雙親童年時,聖誕節放假只因為那正巧是台灣的行憲紀念日。他們拿到的不是包裝精美、標著「聖誕老公公送」的禮物,而是西方國家捐贈的舊聖誕卡。戶外不可能有任何聖誕燈飾,他們是到了美國之後才見過真正的聖誕樹。

父親開始為我們在德州的房子張燈結綵,是因為我說過好羨慕其他有聖誕燈飾的「美國房子」。大約在我八歲那年,在院子幫老爸掛燈串時,我要他答應我,以後我們家每年都要有聖誕裝飾。

就這樣,年復一年———雖然我已不再幫他布置聖誕,甚至發現自己每年回家過節的時間越來越短———老爸還是不辭辛勞花幾個小時在屋外裝燈飾,老媽仍堅持我們每個人都要穿上新衣在聖誕樹、房前、客廳及壁爐旁,沒完沒了地拍家庭照。

一些小地方也許略有變動,諸如聖誕樹頂的星星換了、壁爐上掛的聖誕老人襪子變得更講究了,或是不再用金光閃閃的絲線做裝飾,但主角依舊:門廊邊仍是那隻木製的馴鹿,那棵塑膠聖誕樹也依然立在同樣的角落。

還有那個聖誕老公公———他總是會出現,不管我信不信。

因為老爸、老媽答應過我。

周記週記─生活分享篇 東瀛行腳(二)

周 道

 

今天算是第一天正式走訪日本這個國家。由於時差的關係,自己很早就起床了。潄洗完畢,換上跑鞋,沿著扶梯走出了旅舘。才清晨四點多鐘,天就巳經亮了。雖然自認為是 夜貓子一族,就算沒時差,由於年歲漸長,平時也睡不了幾 個鐘頭,問題是自己清醒的時侯,又有多少時間是善加利用的呢?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經提到過他的坐息,他說他在深夜就寢之前一定會到小聖堂祈禱,清晨起床後也會到小聖堂祈禱,數十年如一日,每回在電視上看到他祈禱的神情, 都會震懾於他那靜如盤石的沉穩。的確,一位知道祈禱,懂得祈禱,並使祈禱充滿了生活,生活就是祈禱的修道人,怎麼可能沒有智慧愛心去日理萬機呢?我沿著車道,來到旅舘邊邊一座小巧玲瓏的教堂前邊,這座教堂佔地不大,上坡是一排舖著紅色塑膠地毯的樓梯,走上樓梯之後,就是兩扇緊鎖的大門,教堂左手邊排放著白色的露天桌椅,右邊是峭壁,峭壁下頭是公路,日本和香港一樣,行車一律靠左,教堂後側是一個網球場,再往後就是參天的松樹林子了。這間教堂似乎是旅舘的一部份,專門為了舉行婚禮而設置的。由於自己是過客,並沒有深入的去探尋,所以不知道推想得是否正確?可是話說回來,如果我們僅僅祗是為了外觀,排 場,或氣氛而選擇到教堂結婚,那就太辜負婚姻本身的神聖性了。事實上,生活當中又有多少時候,我們為了面子的問題,不經意的忽略了事物的本質,內涵與真實呢?天主教視婚姻為聖事,特別注重婚前的輔導和婚後的保養,在這「合不來就離婚好了」的俗世價值觀當中,教會格外珍惜「天主 所安排的,人不可以隨意拆散」的教導,對於「無論貧賤富貴,疾病健康,我都要對你終生忠實」的承諾,更是重視。 因為唯有健康良好的婚姻關係才能讓孩子在正常快樂的環境 當中成長,一個乖戾破碎的家庭,怎麼可能會找到一個又喜樂又有安全感的孩子呢?

天色更加的放亮起來,遠方高速公路的車子也逐漸的增多,在晨操與散步中,我愈發的感激天主,這真是衪的恩寵,讓我有這麼一段靜思默想的時間,真的,人不都一樣 嗎?不管做什麼,偶兒我們都需要一段時間讓自己靜下來, 去體會自身和周遭所發生的事,我們也都需要有一個平衡的生活,也就是身心靈得到整合的生活,是有工作(上學),有休息,有運動,有祈禱靈修,有家庭生活,有個人獨處和適當良好的娛樂及嗜好的生活。我們要過什麼樣的生活,相信絕大部份都出自於自己的選擇,但是,當有身不由己的情况 發生,譬如加班,生病,子女和親人的照料等等,要是總覺得這些都是自己不該有的負擔的時候,多半都是因為我們身心靈的整合失去了平衡。德蕾沙姆姆就曾說過,當我們的受苦沒有愛的成份時,我們就是白白的在受苦。這也是為什麼 她一再的強調,愛就是不斷的給,給到你心痛。所以愛真是 身心靈整合最好的平衡劑。當我們因為愛而負擔受苦時,到最後,痛苦已不再痛苦,反而它成了一種喜樂。愛,真是負擔與受苦當中最有價值的成份與元素。我的心念隨著靜思默想不斷的起伏著,一呼一吸間,充滿著喜樂回到旅館,發覺妻早已準備妥當,想必她也因為時差,在我外出運動時就已經醒了。趕緊沖個澡,招呼好隔壁的孩子就一起下樓進早餐了。

吃完早飯將往後三天不需要的行李,全部打包寄放在這家旅舘,隨身携帶簡便的衣物,踏上遊覽車開始了今天的行程。

坦白說,自己對日本的歷史所知無幾,祗知道秦朝有位徐福,帶了八十童男童女,浮桴於海,為尋找長生不老之藥,結果到了日本,成為日本大和民族的祖先,不曉得日本人的歷史是否也是如此記載?倒是好多年前閱讀美國國家地理雜誌,記憶中曾經看到過一篇記載關於琉球那霸海域下發現石頭城牆遺跡的文章,遺跡之古老,據說遠超過殷商,至於當時城市的主人是大漢民族或大和民族就有待以後考古學家的努力了。旁的不說,其實日本的文化,正本朔源還是傳承於中華文化,從他們的文字,習俗,生活習慣,飲食起居等等,到處都可以看到我們文化的痕跡,可惜在二次大戰以後,整個歐亞都傾向於美國文化,但在此傾向中,最容易學到的,卻衹是皮毛的事,對美國立國的精神與制度的建立和中產階級宗教力量的道德維繫卻失之交臂。所以當生活在臺灣的同胞願意邁向國際化的同時,是不是需要評估一下到底是真的與國際化接軌?還是衹是美國化?即便是美國化好了,到底衹是美國表面化還是去蕪存菁的美國精髓化 ?

因為要到鎌倉,我就把搜尋到的資料,以自己粗淺的認識,介紹一下什麼是幕府時代。?提到幕府,就要先提朝政。朝政敗壞似乎總脫離不了宦官與外戚,日本也不例外。九世紀起,因為朝綱體制受到外戚以「攝政」(天皇年幼)或「關白」(天皇年長)名義攬政而破壞怠盡,並且土地私有化形成了土豪勢力,為了保衛自己的莊園,他們大多自養武士,另外王宮貴族受頒賜姓,因此造就了源氏及平氏兩大武士集團。平氏家族勢力分佈在京都附近,源氏則分佈於關東各地。最後由勢力最大的諸侯源賴朝征服群雄,奪得日本政權。源賴朝以大名(大將軍)的名義統治全國,即稱「幕府時代」。日本總共歷經三個幕府時代,它們的時代相當於從我們的宋朝直到清未的明治維新為止,它們包括了:鎌倉幕府 (Kamakura 1192 年~ 1333 年),室町幕府(1378 年~1573 年),和江戶幕府(1603 年~ 1867 年)。

(1.)鎌倉幕府是由源賴朝所建立,以鎌倉為政治中心, 這段時期日本天皇衹是幕府的傀儡而已。咱們元朝分別在1274 年與1281 年兩次派軍入侵,但兩次都遭遇到海上颱風而全軍覆沒,日本人因此認為有上天護佑,從此產生了輕視中國的心理。

(2.)室町幕府是由足利義滿所建立,以室町為政治中心。1392 年日本的南朝被北朝所統一,當時主持幕府的足利義滿在京都的室町建立據點並且與中國的明朝和朝鮮的李朝展開了貿易往來的關係。室町末期日本發生了將近120 年的內戰,史稱戰國時代(1467 年-1573 年)。這段期間,倭寇不斷的騷擾中國沿海,所到之處,無不打家劫舍,燒殺擄掠。直到十六世紀中葉以後才將這些倭寇彌平,日本人因此知道中國的海防空虛,他們侵略中國的野心更形堅定。這段期間,1549 年耶穌會士聖方濟沙勿略(St.Francisco de Xavie)從印度到日本的鹿兒島傳教,這是天主教傳入日本的開始。聖方濟沙勿略終其一生想進入中國傳教,可惜因為中國的閉關鎖國政策,最後他在澳門附近的上川島,在一位中國教友的照顧下,遙望著中國,孤獨的病逝在島上。

(3.)江戶幕府(1603 ~ 1867): 1573 年織田信長攻入京都,消滅了室町幕府,掌握了政權。1582 年他的部屬為了自己母親身為某諸候的人質後因故遭到殺害而心存報復,結果謀刺成功。他的大將豐臣秀吉(由平民身分獲織田信長賞識而成為將軍)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為了忠於長上,揮軍消滅了謀剌者而獲得了各諸侯的愛戴,統一了國家,统一日本後,他計畫以征服朝鮮為跳板,進而侵略中國,於是在 1592 年及 1597 年兩度派兵侵略朝鮮,與明朝打了將近7 年的戰爭,最後終於宣告失敗,這個期間正好是羅明藻與利馬竇獲准來中國傳教並使天主教在中國紥根的時候。豐臣秀吉逝世之後. 由德川家康把持了全國的政權,於是1603 年以江戶為政治中心建立了江戶幕府,世人又稱江戶幕府為德川幕府.

我們今天先到鎌倉,再經過小田原,最後夜宿熱海。自己雖然有時差的問題,但是上車後卻精神百倍。畢竟今天的行程,為我和家人而言是一種嶄新的經驗。導遊等所有的人都上了車,清點完人數,車子就悄悄的滑出了旅舘。


周記週記─生活分享篇 東瀛行腳(二)

周 道

 

今天算是第一天正式走訪日本這個國家。由於時差的關係,自己很早就起床了。潄洗完畢,換上跑鞋,沿著扶梯走出了旅舘。才清晨四點多鐘,天就巳經亮了。雖然自認為是 夜貓子一族,就算沒時差,由於年歲漸長,平時也睡不了幾 個鐘頭,問題是自己清醒的時侯,又有多少時間是善加利用的呢?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經提到過他的坐息,他說他在深夜就寢之前一定會到小聖堂祈禱,清晨起床後也會到小聖堂祈禱,數十年如一日,每回在電視上看到他祈禱的神情, 都會震懾於他那靜如盤石的沉穩。的確,一位知道祈禱,懂得祈禱,並使祈禱充滿了生活,生活就是祈禱的修道人,怎麼可能沒有智慧愛心去日理萬機呢?我沿著車道,來到旅舘邊邊一座小巧玲瓏的教堂前邊,這座教堂佔地不大,上坡是一排舖著紅色塑膠地毯的樓梯,走上樓梯之後,就是兩扇緊鎖的大門,教堂左手邊排放著白色的露天桌椅,右邊是峭壁,峭壁下頭是公路,日本和香港一樣,行車一律靠左,教堂後側是一個網球場,再往後就是參天的松樹林子了。這間教堂似乎是旅舘的一部份,專門為了舉行婚禮而設置的。由於自己是過客,並沒有深入的去探尋,所以不知道推想得是否正確?可是話說回來,如果我們僅僅祗是為了外觀,排 場,或氣氛而選擇到教堂結婚,那就太辜負婚姻本身的神聖性了。事實上,生活當中又有多少時候,我們為了面子的問題,不經意的忽略了事物的本質,內涵與真實呢?天主教視婚姻為聖事,特別注重婚前的輔導和婚後的保養,在這「合不來就離婚好了」的俗世價值觀當中,教會格外珍惜「天主 所安排的,人不可以隨意拆散」的教導,對於「無論貧賤富貴,疾病健康,我都要對你終生忠實」的承諾,更是重視。 因為唯有健康良好的婚姻關係才能讓孩子在正常快樂的環境 當中成長,一個乖戾破碎的家庭,怎麼可能會找到一個又喜樂又有安全感的孩子呢?

天色更加的放亮起來,遠方高速公路的車子也逐漸的增多,在晨操與散步中,我愈發的感激天主,這真是衪的恩寵,讓我有這麼一段靜思默想的時間,真的,人不都一樣 嗎?不管做什麼,偶兒我們都需要一段時間讓自己靜下來, 去體會自身和周遭所發生的事,我們也都需要有一個平衡的生活,也就是身心靈得到整合的生活,是有工作(上學),有休息,有運動,有祈禱靈修,有家庭生活,有個人獨處和適當良好的娛樂及嗜好的生活。我們要過什麼樣的生活,相信絕大部份都出自於自己的選擇,但是,當有身不由己的情况 發生,譬如加班,生病,子女和親人的照料等等,要是總覺得這些都是自己不該有的負擔的時候,多半都是因為我們身心靈的整合失去了平衡。德蕾沙姆姆就曾說過,當我們的受苦沒有愛的成份時,我們就是白白的在受苦。這也是為什麼 她一再的強調,愛就是不斷的給,給到你心痛。所以愛真是 身心靈整合最好的平衡劑。當我們因為愛而負擔受苦時,到最後,痛苦已不再痛苦,反而它成了一種喜樂。愛,真是負擔與受苦當中最有價值的成份與元素。我的心念隨著靜思默想不斷的起伏著,一呼一吸間,充滿著喜樂回到旅館,發覺妻早已準備妥當,想必她也因為時差,在我外出運動時就已經醒了。趕緊沖個澡,招呼好隔壁的孩子就一起下樓進早餐了。

吃完早飯將往後三天不需要的行李,全部打包寄放在這家旅舘,隨身携帶簡便的衣物,踏上遊覽車開始了今天的行程。

坦白說,自己對日本的歷史所知無幾,祗知道秦朝有位徐福,帶了八十童男童女,浮桴於海,為尋找長生不老之藥,結果到了日本,成為日本大和民族的祖先,不曉得日本人的歷史是否也是如此記載?倒是好多年前閱讀美國國家地理雜誌,記憶中曾經看到過一篇記載關於琉球那霸海域下發現石頭城牆遺跡的文章,遺跡之古老,據說遠超過殷商,至於當時城市的主人是大漢民族或大和民族就有待以後考古學家的努力了。旁的不說,其實日本的文化,正本朔源還是傳承於中華文化,從他們的文字,習俗,生活習慣,飲食起居等等,到處都可以看到我們文化的痕跡,可惜在二次大戰以後,整個歐亞都傾向於美國文化,但在此傾向中,最容易學到的,卻衹是皮毛的事,對美國立國的精神與制度的建立和中產階級宗教力量的道德維繫卻失之交臂。所以當生活在臺灣的同胞願意邁向國際化的同時,是不是需要評估一下到底是真的與國際化接軌?還是衹是美國化?即便是美國化好了,到底衹是美國表面化還是去蕪存菁的美國精髓化 ?

因為要到鎌倉,我就把搜尋到的資料,以自己粗淺的認識,介紹一下什麼是幕府時代。?提到幕府,就要先提朝政。朝政敗壞似乎總脫離不了宦官與外戚,日本也不例外。九世紀起,因為朝綱體制受到外戚以「攝政」(天皇年幼)或「關白」(天皇年長)名義攬政而破壞怠盡,並且土地私有化形成了土豪勢力,為了保衛自己的莊園,他們大多自養武士,另外王宮貴族受頒賜姓,因此造就了源氏及平氏兩大武士集團。平氏家族勢力分佈在京都附近,源氏則分佈於關東各地。最後由勢力最大的諸侯源賴朝征服群雄,奪得日本政權。源賴朝以大名(大將軍)的名義統治全國,即稱「幕府時代」。日本總共歷經三個幕府時代,它們的時代相當於從我們的宋朝直到清未的明治維新為止,它們包括了:鎌倉幕府 (Kamakura 1192 年~ 1333 年),室町幕府(1378 年~1573 年),和江戶幕府(1603 年~ 1867 年)。

(1.)鎌倉幕府是由源賴朝所建立,以鎌倉為政治中心, 這段時期日本天皇衹是幕府的傀儡而已。咱們元朝分別在1274 年與1281 年兩次派軍入侵,但兩次都遭遇到海上颱風而全軍覆沒,日本人因此認為有上天護佑,從此產生了輕視中國的心理。

(2.)室町幕府是由足利義滿所建立,以室町為政治中心。1392 年日本的南朝被北朝所統一,當時主持幕府的足利義滿在京都的室町建立據點並且與中國的明朝和朝鮮的李朝展開了貿易往來的關係。室町末期日本發生了將近120 年的內戰,史稱戰國時代(1467 年-1573 年)。這段期間,倭寇不斷的騷擾中國沿海,所到之處,無不打家劫舍,燒殺擄掠。直到十六世紀中葉以後才將這些倭寇彌平,日本人因此知道中國的海防空虛,他們侵略中國的野心更形堅定。這段期間,1549 年耶穌會士聖方濟沙勿略(St.Francisco de Xavie)從印度到日本的鹿兒島傳教,這是天主教傳入日本的開始。聖方濟沙勿略終其一生想進入中國傳教,可惜因為中國的閉關鎖國政策,最後他在澳門附近的上川島,在一位中國教友的照顧下,遙望著中國,孤獨的病逝在島上。

(3.)江戶幕府(1603 ~ 1867): 1573 年織田信長攻入京都,消滅了室町幕府,掌握了政權。1582 年他的部屬為了自己母親身為某諸候的人質後因故遭到殺害而心存報復,結果謀刺成功。他的大將豐臣秀吉(由平民身分獲織田信長賞識而成為將軍)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為了忠於長上,揮軍消滅了謀剌者而獲得了各諸侯的愛戴,統一了國家,统一日本後,他計畫以征服朝鮮為跳板,進而侵略中國,於是在 1592 年及 1597 年兩度派兵侵略朝鮮,與明朝打了將近7 年的戰爭,最後終於宣告失敗,這個期間正好是羅明藻與利馬竇獲准來中國傳教並使天主教在中國紥根的時候。豐臣秀吉逝世之後. 由德川家康把持了全國的政權,於是1603 年以江戶為政治中心建立了江戶幕府,世人又稱江戶幕府為德川幕府.

我們今天先到鎌倉,再經過小田原,最後夜宿熱海。自己雖然有時差的問題,但是上車後卻精神百倍。畢竟今天的行程,為我和家人而言是一種嶄新的經驗。導遊等所有的人都上了車,清點完人數,車子就悄悄的滑出了旅舘。


主!我自深谷向您呼籲


在俗聖衣會 楊瑪利亞


當我獲知最小的妹妹患上骨髓癌時,那是2005 年6 月28 日,ㄧ個很無情、無奈與無限傷心的晚上。我知道她不想我在生日那天哭,所以在6 月26 日,我生辰那天沒有告訴我。六月二十九日晚上,我把壞消息告訴弟弟,空氣中一片死寂,弟弟也無言以對。

母親是患上食道癌去世的,死時才四十九歲,自此以後,我好害怕患癌,我逃避承受這種痛楚。我祈求上天不要折磨我。記得母親臨終前數月,瘦得不似人形。我怨上蒼太殘忍,坐在病榻前,一片白色的醫院裏,好多次我想把那延續她壽命的喉管拔去,我的淚珠結合了那一滴一滴的鹽水,了無盡期,那是她生命的最後一程了,我在陪伴一個被判死刑的人,她是囚徒,我盼望自己是獄卒,把釋放的鑰匙交給她。命運多舛,實在無語問蒼天。但最小的妹妹十分幸福,有一個美滿快樂的家庭,丈夫疼愛她,孩子帥得像小王子, 為什麼呢?為什麼一瞬間要奪走這完滿的一切?一把利劍刺開了我的傷口,血水涔涔而下,我願它流乾了,不用再痛。

妹妹匆匆拍下家庭照,秀髮徐徐落下,各式各樣的治療在摧殘她。八月一日,她決定大擺筵席,慶祝結婚十三週年,我無法知道這十三數字是否不祥,但是她積極的準備一切。八月中,三妹和四妹匆匆由澳洲和香港趕來。我們團聚一塊,到CN 塔,又去購物,形形色色的節目讓我們把愁雲慘霧拋開,今朝有酒今朝醉,過一天算一天,終於,來訪的都要歸去了,感覺是也無風雨也無晴。晚上、白天,妹妹那小尼姑樣的面貌不斷浮現腦海,無言,卻儘是淚痕. 妹妹說零六年一、二月她要打一場大仗,身體裡的壞血要抽出來,而由她自己骨髓再製造的新血由心臟部份重新注入,醫生說已製造了l.8million c.c.的新血,已夠用了。

弟弟怕我受刺激過深,沒讓我到醫院。農曆新年,妹妹是在醫院渡過的。我祈求她情人節可以回到家中。日日夜夜只有重複又重複的祈禱,要用的方法已用盡,剩下的只有全然的交託。

再見她時,是耶穌受難日,而我已快要精神崩潰,她用款式美麗的頭巾包裹頭部,有時用假髮,但樂觀的她仍時常微笑著,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我想如果是我,是無法承受這沉重的十字架的,她對主的信心真大。七月初,妹妹說要替我補祝生日。這一次她長出了新頭髮,不多,像個活潑的小男孩。生活如常,比我快樂。我開始反省自己是一個小信<德的人,經不起風浪,怯懦,弱小又可憐。正因這樣,我只好更依恃上主。主啊!若您再不支持我,我就要陷於絕望的境地了。讓我投奔您吧。忽然依撒意亞先知書六六12-13 的章節感動了我「就如人怎樣受母親的撫慰,我也要這樣撫慰你們,你們將被抱在懷中,放在膝上搖擺].

回想在二○○五年的十月一日,那是聖女小德蘭的瞻禮日。早上起來我仍然感到很疲倦,駕車時在想,我該告訴妹妹,有需要時,我將勸她接受移植骨髓,好讓她活下去,她的孩子還小,只有九歲,想著想著,迷惘、慌亂一片,結果發生了撞車的意外。大概是聖女救了我,沒有人受傷。我在想我是否會因移植骨髓而在二○○六年死去?這一生我還有什麼心願未了?

二00 六年已過完了大半,妹妹和先生,小孩一起到佛羅里達州遊玩,她替兒子慶祝十歲生日,隨後又在八月慶祝結婚十四週年紀念。她活得比我健康快樂。而我,卻似沒有靈魂,一直沉淪下去,漸漸不知自己是誰?憂心如焚,恐懼失去了她。愛裡沒有恐懼,我想了一個方法,求天主救我們,再大的風浪祂也會平息。我說:「主啊!妹妹的孩子還小,而我的女兒已經二十幾歲,讓我把自己的生命和她交換吧。」我不知天主是否聆聽我的祈禱?我只有選擇安靜和沉默,「天主啊!我在這裡,我來實行您的旨意,我盼望穿上天主的能力。」(dynamis tou theou)。

十月八日感恩節前夕,弟弟和我一起到妹妹家,遠看她秀髮如雲,微曲的,襯托她的臉龐,很美麗。她烹調了火雞及各式各樣美味菜餚,讓我們大快朵頤。無法知道她是否徹底痊癒,但是,我,這個破碎的心靈感到更加靠近主了.

寫于零六年初冬


Page 2 of 3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3 (04/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4 (06/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