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東瀛行腳 (四)

周道


能夠拋開事務,抽空出遊旅行,真是天主的恩寵,要是能夠把事情安排好,全家一道成行,更是恩寵上加恩寵。我們在小町通吃完中飯,算準時間逛完大街,興高采烈的每人手持一客當地特產的綠茶冰淇淋,循著回程的道路,找到停在停車場的遊覽車,魚貫的上了車,預備到下一個景點 - 鐮倉大佛去參觀。上車坐定之後才猛然發覺自己胸前早沾上一大塊綠茶漬。這好,一件白襯衫就在不知不覺中承受了溶化滴落的冰淇琳。老實說,生活上不也常有很多的不知不覺嗎?不知不覺中我們就讓時間精力空空白白的從我們身上走過。不知不覺的我們就從養成的習慣中忘卻了謹言慎行的端莊與平和,不知不覺的我們就以自己的主觀態度,對人對事作出了判斷,同樣的,不知不覺當中,我們一再又一再的冒犯了天主,得罪了別人。妻看到了我襯衫上冰淇淋留下的茶漬,立刻順手遞過一張擦手紙,再加上一個會心的微笑。望著她,我才警覺到,不知不覺中,我們巳經相互依伴了將近上萬個春天,一起攜手共度了四分之一個世紀。傻咧咧的對她聳了聳肩,情不自禁的,我,想起今年她過生日時,送給她的一首歌,歌詞是這樣的


還記得妳一針一線縫製自己新嫁的衣裳。

才像昨天一樣,

我學成畢業後第一個月的薪餉,

早化作我們婚宴燭火的回憶,

相互扶持的日子,

一半再一半的世紀,

在鬢角魚紋成形的靈性中昇華。

孩子巳漸漸長大,

因為妳的愛心耐性,

她們巳經懂得母愛真情的偉大,

夜半燈下的教導陪伴、

還有虔誠的祈禱等待,

為了星月交織的明亮,

無怨無悔犧牲奉獻一生的年華。

 

祝妳生日快樂,

祝妳生日快樂,

妳把生命最好的部份獻出,

譜成今生今世、你儂我儂的婚約,

我要再唱一首,當初許下的諾言,

無論環境順逆,貧賤富貴,

我倆手共享夕照晚霞的光華。


車子就在腦海的詞曲中離開了鶴岡八幡宮。沒開多久我們就來到神奈川縣的鐮倉大佛所在地。這裏的街道狹窄,遊覽車不能停太久,祇能停個二十分鐘。於是大家下車後急匆匆的跟隨著導遊,趕緊過了街進了長谷高德院清淨泉寺。導遊先去買票,我們一行人就在旁邊等著,沒多久就在導遊的招手下進了清泉寺參觀鐮倉大佛。在日本有三大佛像,最早的一個是公元752年建成的奈良大佛,再來是這裏1238年開始建造的鐮倉大佛。最晚的就是1745年所建的高崗大佛了。剛開始,鐮倉大佛是用木頭造的,歷經六年完成。才蓋好三年,就被颱風給刮倒了。當地人於是開始用銅鑄了一個坐佛像,並且蓋了一個佛殿用來遮風雨。結果1498年海嘯侵襲,又把整個佛殿給沖毀了。從那個時候開始,這尊身高11.5公尺的佛像就一直面向大海端坐在青天白日之下。它的內部是空心的,如果願意,可以再買一張門票,從佛像背後底部進入參觀。我們祗就著它的四週,選好角度背景照了一些照片留念,就走到後園去參觀了。一方面時間不多,一方面這地方也不太大,祗走上幾分鐘,我們就得往回走了。感覺上,這裏雖然是一所寺院,可是進進出出早巳經變成了一個觀光景點,來來往往聽不到任何梵唱鐘聲,繞了一圈也嗅不出什麼宗門禪味,由於自己對佛學參研不多,不敢有所僭越,走馬看花似的十來分鐘後就走出了寺院。

 

重新上車再出發,這一程是往小田原市參觀。車子沿著海岸線慢慢的開著,沿線不時看到滑水垂釣的遊人,或在海中翻騰,或在礁石上沉思,好一幅閒的景緻。望著車窗外海天一線霧濛濛的太平洋,聞著睽違好久的海的味道,浪花的迴盪,海濤的婆娑,雖說行在異國,但卻十足的勾起自己年少時在海裏碧波中的沉潛浮游,那些熱帶亮麗的魚群,還有不知名的水母藻菌,天主真的很有意思,年少之時,祗知游水嬉戲,貪戀亞熱帶水中世界的瑰麗,雖然一沙一世界,而且三千大千世界的一合相結論是在不可說的境界當中,自己卻到年長,才因天主的恩寵,體會到造物主的偉大,因為宇宙天地萬物都是衪所造的,而且每個受造物都是獨一無二的,就像你我一樣,每個受造物都出自於衪的愛和衪的美好。記得網路上流傳過這麼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在海邊散步,沙灘上佈滿了被海潮沖上來的海星,正在散步的時候,他看見了另一個人沿著海灘行走,並且不時的俯身撿起一個海星丟回大海之中,看著那人如此認真反覆著相同的動作,終於捺不住自己好奇的心理走到那人面前問道:「先生,你在做什麼?」他說:「我把這些海星撿起來丟回去,讓他們重新回到海裏生活。」「可是這裏有成千上萬個海星,你要撿到什麼時候?就算你零零星星最多揀幾百個或者上千個好了,你又能改變什麼呢?」「的確,我是不可能改變什麼,可是至少那一個被丟回海中的海星,為它而言,它的世界卻完全的被改變了。」

 

也許是飯後的關係,再加上時差,車內的乘客在路途的搖幌中,大多進入了夢鄉。行行復行行,終於經過一段相當長的時間,車子來到了小田原市,等車一停,大家又活了過來。主,真希望,我們都像那些被撿起來丟回大海的海星一樣,活過來之後會是一種徹頭徹尾改變的生活。小田原市叫做 Odawara,位於神奈川縣的西南部,市中心有早川和酒匂川流過。是 JR 東海道新幹線、小田急線、和 1 號國道線集中的交通樞紐,也是富士箱根伊豆國家公園的門戶,想當然它是一個熱鬧的城鎮。小田原城是以 15 世紀治理這塊地方的武將北條氏居住的城堡爲基點發展起來的,當初它是進出關東地區的咽喉,在軍事和經濟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在 17 世紀到 19 世紀的德川時代,進一步發展擴大成為當時連接江戶地區(現在的東京)和京都地區的大動脈。俯瞰市區的天守閣爲中心的小田原城址公園是賞梅的名勝景點,也是小田原市的地標。園裏到處都是梅樹,每年春天梅花節,吸引著很多的觀光客。我們停車的地方正是天守閣公園。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3 (04/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4 (06/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