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東瀛行腳 (四)

周道


能夠拋開事務,抽空出遊旅行,真是天主的恩寵,要是能夠把事情安排好,全家一道成行,更是恩寵上加恩寵。我們在小町通吃完中飯,算準時間逛完大街,興高采烈的每人手持一客當地特產的綠茶冰淇淋,循著回程的道路,找到停在停車場的遊覽車,魚貫的上了車,預備到下一個景點 - 鐮倉大佛去參觀。上車坐定之後才猛然發覺自己胸前早沾上一大塊綠茶漬。這好,一件白襯衫就在不知不覺中承受了溶化滴落的冰淇琳。老實說,生活上不也常有很多的不知不覺嗎?不知不覺中我們就讓時間精力空空白白的從我們身上走過。不知不覺的我們就從養成的習慣中忘卻了謹言慎行的端莊與平和,不知不覺的我們就以自己的主觀態度,對人對事作出了判斷,同樣的,不知不覺當中,我們一再又一再的冒犯了天主,得罪了別人。妻看到了我襯衫上冰淇淋留下的茶漬,立刻順手遞過一張擦手紙,再加上一個會心的微笑。望著她,我才警覺到,不知不覺中,我們巳經相互依伴了將近上萬個春天,一起攜手共度了四分之一個世紀。傻咧咧的對她聳了聳肩,情不自禁的,我,想起今年她過生日時,送給她的一首歌,歌詞是這樣的


還記得妳一針一線縫製自己新嫁的衣裳。

才像昨天一樣,

我學成畢業後第一個月的薪餉,

早化作我們婚宴燭火的回憶,

相互扶持的日子,

一半再一半的世紀,

在鬢角魚紋成形的靈性中昇華。

孩子巳漸漸長大,

因為妳的愛心耐性,

她們巳經懂得母愛真情的偉大,

夜半燈下的教導陪伴、

還有虔誠的祈禱等待,

為了星月交織的明亮,

無怨無悔犧牲奉獻一生的年華。

 

祝妳生日快樂,

祝妳生日快樂,

妳把生命最好的部份獻出,

譜成今生今世、你儂我儂的婚約,

我要再唱一首,當初許下的諾言,

無論環境順逆,貧賤富貴,

我倆手共享夕照晚霞的光華。


車子就在腦海的詞曲中離開了鶴岡八幡宮。沒開多久我們就來到神奈川縣的鐮倉大佛所在地。這裏的街道狹窄,遊覽車不能停太久,祇能停個二十分鐘。於是大家下車後急匆匆的跟隨著導遊,趕緊過了街進了長谷高德院清淨泉寺。導遊先去買票,我們一行人就在旁邊等著,沒多久就在導遊的招手下進了清泉寺參觀鐮倉大佛。在日本有三大佛像,最早的一個是公元752年建成的奈良大佛,再來是這裏1238年開始建造的鐮倉大佛。最晚的就是1745年所建的高崗大佛了。剛開始,鐮倉大佛是用木頭造的,歷經六年完成。才蓋好三年,就被颱風給刮倒了。當地人於是開始用銅鑄了一個坐佛像,並且蓋了一個佛殿用來遮風雨。結果1498年海嘯侵襲,又把整個佛殿給沖毀了。從那個時候開始,這尊身高11.5公尺的佛像就一直面向大海端坐在青天白日之下。它的內部是空心的,如果願意,可以再買一張門票,從佛像背後底部進入參觀。我們祗就著它的四週,選好角度背景照了一些照片留念,就走到後園去參觀了。一方面時間不多,一方面這地方也不太大,祗走上幾分鐘,我們就得往回走了。感覺上,這裏雖然是一所寺院,可是進進出出早巳經變成了一個觀光景點,來來往往聽不到任何梵唱鐘聲,繞了一圈也嗅不出什麼宗門禪味,由於自己對佛學參研不多,不敢有所僭越,走馬看花似的十來分鐘後就走出了寺院。

 

重新上車再出發,這一程是往小田原市參觀。車子沿著海岸線慢慢的開著,沿線不時看到滑水垂釣的遊人,或在海中翻騰,或在礁石上沉思,好一幅閒的景緻。望著車窗外海天一線霧濛濛的太平洋,聞著睽違好久的海的味道,浪花的迴盪,海濤的婆娑,雖說行在異國,但卻十足的勾起自己年少時在海裏碧波中的沉潛浮游,那些熱帶亮麗的魚群,還有不知名的水母藻菌,天主真的很有意思,年少之時,祗知游水嬉戲,貪戀亞熱帶水中世界的瑰麗,雖然一沙一世界,而且三千大千世界的一合相結論是在不可說的境界當中,自己卻到年長,才因天主的恩寵,體會到造物主的偉大,因為宇宙天地萬物都是衪所造的,而且每個受造物都是獨一無二的,就像你我一樣,每個受造物都出自於衪的愛和衪的美好。記得網路上流傳過這麼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在海邊散步,沙灘上佈滿了被海潮沖上來的海星,正在散步的時候,他看見了另一個人沿著海灘行走,並且不時的俯身撿起一個海星丟回大海之中,看著那人如此認真反覆著相同的動作,終於捺不住自己好奇的心理走到那人面前問道:「先生,你在做什麼?」他說:「我把這些海星撿起來丟回去,讓他們重新回到海裏生活。」「可是這裏有成千上萬個海星,你要撿到什麼時候?就算你零零星星最多揀幾百個或者上千個好了,你又能改變什麼呢?」「的確,我是不可能改變什麼,可是至少那一個被丟回海中的海星,為它而言,它的世界卻完全的被改變了。」

 

也許是飯後的關係,再加上時差,車內的乘客在路途的搖幌中,大多進入了夢鄉。行行復行行,終於經過一段相當長的時間,車子來到了小田原市,等車一停,大家又活了過來。主,真希望,我們都像那些被撿起來丟回大海的海星一樣,活過來之後會是一種徹頭徹尾改變的生活。小田原市叫做 Odawara,位於神奈川縣的西南部,市中心有早川和酒匂川流過。是 JR 東海道新幹線、小田急線、和 1 號國道線集中的交通樞紐,也是富士箱根伊豆國家公園的門戶,想當然它是一個熱鬧的城鎮。小田原城是以 15 世紀治理這塊地方的武將北條氏居住的城堡爲基點發展起來的,當初它是進出關東地區的咽喉,在軍事和經濟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在 17 世紀到 19 世紀的德川時代,進一步發展擴大成為當時連接江戶地區(現在的東京)和京都地區的大動脈。俯瞰市區的天守閣爲中心的小田原城址公園是賞梅的名勝景點,也是小田原市的地標。園裏到處都是梅樹,每年春天梅花節,吸引著很多的觀光客。我們停車的地方正是天守閣公園。

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



「聖神不會遺棄你們的」已榮休的前達拉斯副主教 Msgr. Rehkemper 於聖神降臨節(5月27日)之主日彌撒中證道,有感而言。二十多年前,他與當時之達拉斯第五任主教 Bishop Thomas Tschoepe(任期1969-1990)一直默默地支持著「耶穌聖心堂」之前身──一個僅有二,三十人的華人天主教小團體。

今年已八十餘歲之副主教非常感恩天主賜給他健康的身體及寶貴的生命,方於前一日歡慶晉鐸58週年,他看著當初晉鐸時所照的照片,三人之中,只有他仍倖存!然而,歲月流轉,物事人非,他感傷地談起現已92歲的前主教Thomas Tschoepe,因患了「老人失憶症」雖曾與他共事多年,但是卻不認識任何親人及朋友!團體中,早期之教友們或有人仍記得當年的副主教Msgr. Rekemper是前主教Thomas Tschoepe 的左右手,處事精明,頭腦清晰,幹練卻又內歛;德州出身的前主教Thomas Tschoepe,個性平易近人,幽默有趣,記得當年他與我們團體理事們共餐時,曾玩一小把戲,就是把湯匙掛在鼻子上,卻不會掉下來!大夥兒也都模仿照做,當然是笑成一團!

他們兩人對我們早期華人教友團體之支持,乃是有目共睹的。自1986年邀請到第一任長駐達拉斯之朱修華神父及繼任之程若石神父,皆由達拉斯教區正式出公函。神父們當年住宿,皆由教區安排在聖三修院(Holy Trinity Seminary)以減輕團體的開支。至於當年團體之主日奉獻,達拉斯教區專戶存款,未曾動用。待團體一有了改建Richardson辦公樓成為聖堂之計劃後,專戶存款立刻就轉入到當時之建堂基金。

副主教回憶起我們團體二十年來之發展,如數家珍。他記得當年在St. Rita小聖體室主持彌撒時,僅有數十家教友,才幾年,就購買了Richardson之辦公樓,改裝成有東方風味入口之聖堂。沒想到十多年後,又因為太擁擠,而需擴建,直到如今綜合大樓又完成了。雖然未來會有許多挑戰及困難,但是他肯定的說:「聖神不會遺棄你們的」。證道中,他言及五旬節之到來,宗徒們原本軟弱害怕,領受了聖神後,都充滿了勇氣、智慧及神恩,大膽為主證道,傳播福音。他很敬佩華人教友們在聖神帶領下之犧牲、奉獻及努力,還有對未來之遠見。他觀察到當日彌撒又是座無虛席,他相信聖神定會一路帶領我們,走向另一里程碑。

副主教除了常應邀為我們團體主持英文彌撒,今年四旬期間之避靜,也特來為我們青少年主持和好聖事。他與已退休之陳兆望神父同住於St. Joseph Village,似乎與我們華人特別有緣。看到他睿智的眼神,寧靜的笑容,聽著他充滿智慧之證道,這不是天主於聖神降臨日所賜給我們團體一位寶貴的見證人嗎?

你一言、我一語



耶穌聖心是治癒的良藥。

耶穌聖心是力量和盼望。

耶穌聖心是靈魂安息的居所。

耶穌聖心是生命的活泉。

耶穌聖心是快樂的泉源。

耶穌聖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狗 弟


李翠婷


自從收到「狗弟」email的問候信,心中便總縈繞著他的身影和每次喊我「寶貝老姊」時的開心模樣。狗弟年紀大約小我七、八歲,我們是在參加「台中國立圖書館讀書會」時認識的。第一眼見到他就覺得有一點點不同,但又說不出來是什麼。狗弟身材中等偏瘦,一襲高領套頭毛衣,讓人想起畫家席德進筆下的青澀少年。實際上狗弟年齡也不小了,只是因著一種特殊的單純而予人比真實年齡看起來年輕的印象。

雖說狗弟單純,但他絕不是個膚淺的人。他喜愛古典詩詞文學,同時最佩服的作家是張愛玲。他也喜歡各種風格的音樂,尤其鐘情於60至70年代的國語老歌,收藏豐富經常如數家珍。也不記得是如何開始的,對於我這個與人往來被動,成天只知躲在家中閉門造車的傢伙,郤總也不時的能接到他打來的電話,主動與我分享他的喜好,不時介紹我一些好書。後來電話次數多了,我們因著共同的話題而漸趨熟稔。偶而我也多多少少會透露一點心事讓他知道,對於我的涓滴之情,他總是對我極為真誠的湧泉相報。漸漸地他也因此成為我的一個極特殊的異性朋友。

我不愛刺探別人的隱私,但每回和狗弟在通話中時,都會聽到一個女人以台語不停地叫喚:「阿森呀!阿森呀!………」(狗弟的小名)聲調淒苦,彷彿正忍受著極大的痛苦,每當此時他總要我「等一等」;後來他告訴我那是他的寶貝老母需要他,他必須去給她抱抱,安慰一下。慢慢地我才知道狗弟的父親過世了,家中有重度殘障的母親,妹妹則從事護理方理的工作,同時在準備研究所的考試。他和妹妹輪流看護母親,白天他在家中,晚上則在聲色場所當「少爺」賺取生活所需。事實上他從事這個工作已有十多年,就在「台彎錢淹腳目」的那幾年,他努力打拼,妹妹的學費和現居的這戶中庭電梯公寓都是靠他勤儉積攢下來的。

但我對狗弟真正的「身世」還是他主動拿了一篇在台灣時報所發表的文章「愛的屋頂」後才比較清楚的。那是端午時節他因夢見了過世的父親而寫的。狗弟的父親正是一般所說的外省「老芋仔」與雙眼失明又外加重度小兒麻痺的母親年齡相差許多。小時候他們的家是位在河溝邊的簡陋磚房,旁邊的空地上則堆滿了「資源回收物」。他記得當時最大的快樂就是和妹妹手牽手隨著爸爸一起去拾荒,因為每一回出門都像尋寶一般充滿了刺激。經驗多了以後,他也學會分辨那一些的垃圾是比較值錢的,例如裡面包了黃銅的電線、電纜等。他從來都不知道「撿破爛」是件可恥的事,直到有一次和父親在教堂的禮拜中牧師當著大家特別指出:「劉弟兄的家境,最需要大家的照顧………。」他才知道原來自己家裡很窮,也在剎時之間感到了臉上的燥熱與心中的羞愧。

記得是高三那年,同學們都興奮地討論著畢業旅行的事,他回家告訴爸爸他也想參加,但父親卻為難的表示沒有錢可以讓他去,他因此非常生氣。當時累得滿身大汗才剛回家的父親,只見他默默無語的又推著那輛拾荒的手推車出門,不眠不休地整整拾滿了三大車。三天後,父親把一疊鈔票塞在他的手中,要他去參加畢業旅行。不久後爸爸過世了,狗弟也就立即挑起了家庭生計的重擔。文中他感謝父親在成長過程中給了他一個愛的屋頂,雖然沒有優渥的物質環境,但却擁有父母親全部的愛,給了他一個可以遮風避雨完整的家。如今他長大了有能力孝敬父親,父親却不在了………。

看完了這篇「愛的屋頂」我早已淚流滿面,對狗弟除了憐惜更充滿了敬意。我從未見過狗弟的母親,只知道狗弟會推著坐在輪椅上中風的母親到樓下散步。偶而買支亮晶晶的髮夾給母親別在髮上,告訴她她有多漂亮,母親就會開心地笑得合不攏嘴。狗弟也就會快樂的把整個過程轉述給我聽。狗弟的母親對他很依賴不能一分一秒見不到他,他不但要替母親洗澡、餵飯更要陪著母親入睡,告訴她很愛她,完全就像哄小孩一般。這樣前後共七年,母親最後還是過世了。在我認識狗弟的這些日子裡,從未聽他抱怨喊累過一句。

母親過世後,狗弟也辭去工作,漸漸恢復一般人的作息。他知道我不愛運動,便經常邀請二、三好友拉著我出門。一江橋畔的青山,三義的山坳處都有我們的足跡。真的好感謝狗弟,我不知何德何能,狗弟總待我如親姊姊一般。他喜歡騎機車載我去後火車站附近的第一市場買一堆的菜,再到花市買大把大把的鮮花,他特別偏愛菊花,然後我們會回到他家,他會一邊播放喜歡的老歌,一邊煮樸實的家常菜給我吃。記得有一次,他在為我添碗筷時對我說:「寶貝老姊,不管將來怎麼樣,這裡永遠都不缺你這付碗筷!」強忍感動的淚,狗弟,你對我的好,我永遠都會記得。

狗弟是基督徒,在我仍是非基督徒時,他從未曾對我「傳教」,在他的眼中我是否就是那個無助的「小兄弟」我不得而知。雖然他一句話都沒有說,但在他的身上我却見到了一個基督徒的美好典範;他真的是一如他父親般的揹起自己的十字架,相信天父給的雖不是最好的,但卻是最適合他的。我來美後狗弟也北上,寄過幾篇英文作文給我,要我幫忙修改,更從不曾忘記關心我。去年他終於如願以償考入中興大學外文系夜間部,妹妹今年也要從研究所畢業了,我真是以他們兄妹為榮。狗弟的母親過世後我曾一度擔心他,也煩惱並無真正一技之長的他未來怎麼走,但樂觀進取的狗弟,心中其實早有定見,讓我感到很安慰。

親愛的主耶穌基督請禰好好看顧狗弟,我知道他是因著禰的愛,才能走到今天。親愛的主耶穌基督,我也要感謝禰讓我有幸能認識了一個如此勇敢、善良、美好的靈魂。我會珍惜這個福份。謝謝禰!

朝聖省思(二)葛法翁聖伯多祿堂



朝聖的時程進入第二天,林神父帶領我們到加里肋亞湖一帶,那裡是耶穌多次宣教及顯奇蹟的地方;我們不但去了葛法翁的聖伯多祿堂,還到了真福八端堂、斐理伯的凱撒勒雅以及約旦河源頭!

25339葛法翁的聖伯多祿堂是一個八角形很年輕的教堂,建於1992年,聖堂中間用透明玻璃代替地板,正下方就是聖伯多祿家的遺址,讓朝聖者可以看得很清楚,左手邊不遠處就是會堂遺址。

林神父帶領我們在聖伯多祿堂舉行彌撒,在聖地參與彌撒的感覺跟在本堂裡很不一樣,有可能是因為我們很靠近耶穌和聖人生活過的遺跡,心理上覺得比較靠近上主吧!然而我比較喜歡的一個理由是因為我們完全的放空自己,身心靈全然接受聖神,所以會特別的虔誠;在本堂裡望彌撒,心中往往放不下世間俗事-「辦公室裡還有事要做、等一下要去那裡吃飯、買菜;幾點要送小孩去上課、晚上要去某某人家聚餐等等!」心中滿滿地都是自己的事,那裡還有空間放進天主?

林神父講道真的是好、好、好,他把我們帶進福音的道理中,讓你不知不覺思索主耶穌的話語,深深地默想我們的行為是不是合於福音的真理,是不是還會像過去一樣聽完道理仍然是「福音穿身過,俗事心中留!」

他今天談到教會時說:有些教友居然會說-我來望彌撒已經是給耶穌面子了。

他在當本堂神父時,常常會對那些望彌撒時有習慣性遲到的教友很不客氣的斥責,久而久之這些人也就不來教堂了;不論是在台灣或是海外,常常會聽到某個教堂的某些教友因為不喜歡本堂神父或者是看不順眼堂區的某些教友不來了教堂參加感恩祭,真不曉得這些「教友」到底心裡相信的是誰?是神父、教友還是主耶穌﹖

自從我接觸成人慕道班的工作以後,看到許多望教友們對主耶穌及福音的那種如小鹿渴慕溪水的企望,讓我十分的感動,也很高興能介紹主的羊進入祂的羊棧。

然而,當我讀到福音中耶穌對撒種的比喻時,卻覺得我不僅要為未信主的羊傳福音,也要為已信主的羊服務。耶穌說:「那麼,你們聽這撒種者的比喻罷!凡聽天國的話,而不了解的,那惡者就來把撒在他心裡的奪去:這是指那撒在路旁的。那撒在石頭地裡的,即是指人聽了話,立刻高興接受;但在心裡沒有根,不能持久,一旦為這話發生了艱難和迫害,就立刻跌倒了。那撒在荊棘中的,即是指人聽了話,卻有世俗的焦慮和財富的迷惑,把話蒙住了,結不出果實。那撒在好地裡的,即是指那聽了話而了解的人,他當然結實,有結一百倍的,有結六十倍的,有結三十倍的。」(瑪13:19-23)

我們領了洗,如果只是每個禮拜來參加感恩祭而不去了解聖經,不明瞭教理,我們很可能就像落在石頭地或荊棘裏的種子,一旦受到外來的壓力和誘惑就很容易背離自己的信仰,離開主的道路,這是很危險的事,因為我深知一旦平信徒離開了教會,要再回到教會裡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所以,我建議成人慕道的小組成員利用暑假的時間,為我們自己已經領過洗的教友進行「教友再慕道」的課程,因為好像不是每個教友都是很了解天主的道理,因此,也容易被似是而非的理論所矇閉;很感謝我們的本堂彭保祿神父及小組成員們鼎力支持,今年六月暑期教理進修班順利的開班上課了。

雖然沒有辦法讓每一個教友都來參加,但是希望藉著聖神的推動,這項活動能以各種不同形式的內容年年推動下去,以期使所有的教友都能參與了解天主的化工;我們不但要對教外的人撒種,也要對信友播種,讓福音在我們的心中紮根,在我們的外表結實,如天主經上所說的:不要讓我們陷於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

最近幾年來,越來越覺得聖道禮儀是除了感恩祭外,在彌撒中最容易獲得恩寵的一項禮儀,舊堂賣掉以後我們堂口就向聖保祿堂借堂舉行感恩祭,因為是借堂所以沒有什麼歸屬感(將心比心,可以想像當年最初發起自建華人堂口的那幾個家庭對聖堂是如何的渴望),又覺得彌撒的時間不能配合,就到家裡附近的聖伊莉莎白堂望彌撒,可是給我的感覺更不好。

第一、我的英文不夠好,聽不太懂神父的道理,即使聽懂了部份但是還有文化背景上的差異。第二、神父或執事講的道理讓我很失望,有一次神父只是簡單的介紹為什麼要捐款給主教府當成聖道禮儀的講道,第二週只是教我們如何填寫捐款的單子。

我不只想當個教堂公務員,參加彌撒、聽完道理、唱唱聖歌、領完聖體、做做社交活動、走人。我想聽聽天主藉由神父的口給我的啟示。所以我在慕道班裡極力的向新領洗的教友勸導-參加彌撒時應該要仔細的聆聽神父的教導,神父為了福音的傳授會向天主祈禱,祈禱教導我們正確的道路。

所以我勸這些新領洗的教友聽道理、領聖體是參加彌撒最有恩寵的禮儀了;要找聽得懂的、聽得進去的地方參加彌撒,想當然爾是有著相同語言及文化背景的華人教會了;比起我去美國堂,雖然也跟著人家唱聖歌、唸經文、領聖體,但是所得到的恩寵一定不會比現在在華人教堂來得大。

中午林神父帶領我們到了山上的真福八端堂朝聖,真福八端對我來說是聽得很熟悉,可是卻不知其所以然的一段福音;最近為了替慕道班的課程-基督徒成聖與傳教使命,在準備教材時,才感覺到真福八端原來就是基督徒成聖的真理,而且耶穌基督講授的福音總綱全部都在真福八端裡,所以真福八端又稱為天國的憲章。

為主做事真會有一些意料不到的事,當我在找資料時,就好像聖神充滿一樣,很快地就找到了我要的資料,而且解開了我對真福八端字義上不了解的疑惑,讓我順利地對新領洗的教友解釋,大家也都了解了真福八端的字義,相信每個人了解了真福八端的意義後,至少知道耶穌訓導我們的意思,每個人對此記存於心。同時,因著時間或因為其他的因緣際會對這段福音有更深層的體會,我想這也就是信德的培養,從而實踐對我們基督的信仰。

記得我們教堂的大經師(我對他的敬稱)-王念祖弟兄,他帶領我們查經,將每週六的上午用來讀經奉獻給天主,他曾說過他每次讀經都會有不同的體會,我想他一定能夠了解我所謂的聖神充滿的感覺。

我在網路上還看到一篇「魔鬼的真福八端」的比較文學,因為周國復弟兄認為魔鬼沒有真福,所以我就採用他的建議改成假福八端,我姊姊又把原有的字句修飾順口一些,我特別把它貼在下面讓大家參考參考,回想我們自己的言行舉止,有多少是符合了魔鬼的喜好?是不是有很深的感觸?

真福八端(瑪竇福音第五章1-10節)

耶穌一見群眾,就上了山,坐下;祂的門徒上祂跟前來,祂遂開口教訓他們說:『

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哀慟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安慰。
溫良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承受土地。
飢渴慕義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得飽飫。
憐憫人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憐憫。
心裡潔淨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看見天主。
締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稱為天主的子女。
為義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魔鬼的假福八端

藉口太忙碌而無法上教堂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是我最佳的僕人。
因神父墨守成規而厭煩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無法從講道中得到教訓。
搬弄是非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造成我喜愛的爭吵與分裂。
輕易被觸怒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很容易生氣與犯罪。
沒有意願回應天主的召叫而為教會服務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是我最好的助手。
說愛上主卻恨自己兄弟姐妹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將永遠追隨我。
締造爭鬥與仇恨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將被稱為惡魔之子。
沒有時間祈禱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很容易成為我的戰利品。

Page 2 of 3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3 (04/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4 (06/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