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談人類貧困問題及擔任義工經驗紀實

李家同博士於「耶穌聖心堂」

李家同博士八月十七日一連三天應達拉斯天主教耶穌聖心堂之邀請來訪,並於僑社(文友社、台大、清華、靜宜等校友)分別舉行數場專題講座,每場皆有百餘慕名者參加。


 

 

 

 

 

 

 

 

李家同博士八月十七日於「耶穌聖心堂」的第一場專題為「人類的貧困問題」,全世界有1%的人擁有40%的財富,而窮人之造成有許多原因,第一是腐敗的政府,另如戰爭、軍備競賽、基礎建設(水利、交通、農田)不興、鎖國政策等等。當世界仍有諸多貧困國家﹝如中南美各國、印度、菲律賓、非洲等國﹞存在時,在不公義的社會與不正義的政府下,豈有和平可言?西方國家知識份子推行自由民主,必須注意到貧富不均的實際問題。
 
 
目前的世界不能光講自由,仍要強調平等,而要平等,不能只講正義,因為正義是盲目的(Justice is Blind)。如要追求正義,李家同博士提到已逝之天主教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所言「追求正義,仍要注意博愛」,因為和平來自正義,正義來自寬恕(No peace without justice, no justice without forgiveness.)。


人類的重大問題必須在互相關懷的基礎下方能解決,只有真正的博愛,才能消除貧困。
 


 

 

 

李博士於「耶穌聖心堂」八月十九日的第二場專題為「我的義工經驗」,他以大學時代一偶而機會去探訪監獄的故事開始,後來敘及參與新竹「天主教德蘭中心」、台中啟明學校義工服事,又親赴印度拜訪德蕾莎修女所創「垂死之家」,並參與實際義工之服務與大家分享。


他引用了聖經的瑪竇福音廿五章卅一節:「我餓了,你們給了我吃的;我渴了,你們給了我喝的…你們對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

 

他特別推崇德蕾莎修女一生所奉行的思想及行動,她以關愛去擁抱世界上貧窮的人,真正的貧窮是人們的冷漠。窮人不僅需要食物衣服,更需要人的關愛及尊重。


李博士更注意到台灣社會之基礎教育,特別是窮苦人家,小孩子在起跑點就沒有良好的家庭或經濟環境可以與出身富有家庭的孩子們競爭。他發起了一個慈善組織「米可之家」(House of Miracle),專門協助貧困的孩子,為他們免費補習功課,培養良好的讀書習慣,日後可以在學業上日益精進,公平競爭。


李博士所分享的義工經驗是那麼自然、美好及溫馨,他簡單地以行動、以服務把愛散播給社會上弱勢貧困的人,他所獲得內心的深度平安及喜樂,卻不是世俗之名利所能給予的。


李博士講座結束後,「耶穌聖心堂」之彭保祿神父特別感謝李博士之來訪,並贈以「車馬費」聊表謝意。



 

 

適逢在台擔任義工之耶穌聖心堂教友余瑞英趁暑期返美探視親友,她藉機上台介紹台灣天主教主顧修女會馬玉潔修女所創之「奇蹟之家」,此乃經台北社會局登記之正式機構,專門服務貧苦無依之老人。除了需要經濟財務上之支援,亦急需各項工作之義工人員。李家同博士當場決定將「車馬費」交給余小姐並請代轉贈給台北的「奇蹟之家」!


講座結束後,慕名者紛紛請李博士於他的暢銷書內頁簽名留念。李博士完成達拉斯訪問後,於八月廿一日繼續訪問休士頓美華天主堂,停留數天之後,赴加州聖地牙哥之天主教團體,小留數日,訪美之旅即告全部結束。

 

「天主的聖者--狄奧多姆姆」譯序

王念祖

從小我最不喜歡讀的書就是所謂的『偉人傳記』。天生反骨的我﹐在領洗十多年後﹐依然無法讓教會所認定的聖人聖女在我的信仰中起任何正面的作用﹐直到我認識了聖狄奧多姆姆。

認識狄奧多姆姆其實只是出於偶然﹐正如我只是在偶然的機會中認識了馬玉潔修女。一年前回臺灣探親時﹐順便去臺北泰山鄉的『奇蹟之家』探望了在那裡作全職義工的好友瑞英姐。當瑞英介紹我認識馬修女時﹐我很難把眼前這位斯文典雅的修女與專為長者和身心障礙者服務的『奇蹟之家』創辦者聯想在一起。在小巷中一間非常鄉愁的小麵店內﹐一邊吃著懷念的麵點、水餃﹐一邊聽著修女娓娓敘述為長者服務的喜悅﹐我不禁慚愧自己久久返鄉一趟﹐有時還難免會對得了失憶症的八旬老母感到不耐。當修女略帶靦腆的問我能否幫她的修會翻譯一些東西時﹐我只想到這是讓我能透過修女對自己內心愧疚作一點點補贖的機會﹐也就不知天高地厚地厚顏接下了這個任務。

返美後不久﹐修女將要翻譯的書寄給我﹐但我卻因生活的忙碌﹐翻譯的進度十分緩慢﹐最後幾乎全部擱置了。去年十一月許﹐公司派我到法國北海岸一個在地圖上幾乎不存在的小鎮——嵐陵(
Lannion)出差幾個月。臨行前﹐我心血來潮地在行囊中塞進了修女寄來的Mother Theodore Guerin 這本描述主顧修女會會祖——狄奧多姆姆生命故事的小書﹐因為想想實在拖欠修女太久了﹐正好趁著這段孤家寡人的時期﹐把這份差事完成吧﹗

在法國這個只有一萬多人口的偏僻小城﹐國際通用的英語﹐與號稱最多人使用的中文都無用武之地。從未學過法語的我﹐在工作上靠著比手劃腳與專業名詞﹐還能用英文勉強溝通﹐回到住處就彷如流落到無人之地。寂寞與思家的情緒不期然地與一百六十六年前從法國漂洋過海到美國傳教服務的狄奧多姆姆起了共鳴——只是我從美國到法國﹐她從法國到美國﹐兩人易地而處罷了﹗於是每天除了工作時間之外﹐我就早晚埋首電腦﹐一字字的斟酌﹑一句句的翻譯她的生平故事。週末天晴時﹐我就開車沿著海岸線﹐隨意找一處孤寂的海邊停下﹐坐在車內用筆記型電腦繼續作我的『補贖』。

認識了狄奧多姆姆之後﹐我全然忘卻她是剛被教會宣聖的偉大女子﹐而只覺得她是一個有血有肉﹐與我一樣會傷心﹑會憤怒﹑會恐懼﹑會憂愁的平凡人;不同的是﹐她遠比我懂得如何完全地依靠天主的眷顧﹗當夜深人靜數算著歸家的日子時﹐想到她這樣一個弱女子﹐僅憑著對天主的信賴﹑對長上的服從﹑以及一顆憐憫愛人之心﹐就毅然投身到一個風俗習慣、語言文化、宗教信仰都不相同的國家﹐更何況在那個交通不便﹐音訊難達的年代﹐去的又是當時在美國仍算是邊疆蠻荒的印第安那州﹐我就不免對自己的自怨自艾感到啞然失笑了﹗

就這樣﹐狄奧多姆姆悄悄的進入了我的生命——不是以一個高不可攀的聖人姿態﹐而像是一位溫柔親切的母親﹐也是我同病相憐的摯友。她總不忘適時的以她自己生命的故事來開啟我。當我沮喪的時候﹐她笑著說﹕『不務祈禱的人啊,你要從那裡覓得安慰呢?』當我痛苦的時候﹐她同情的說﹕『要將你自己輕柔地放在天主眷顧的手中。』當我受到試煉的時候﹐她堅定的說﹕『在主內﹐為了主,愛一切,則一切都將美好。』當我憂愁恐懼的時候﹐她鼓勵我﹕『就在今日,讓我們試著將所有對未來的焦慮與對過去的懊惱交託在我們親愛的耶穌手中。』

有一天﹐我無意中看到法國同事桌上一張嵐陵附近地區的詳圖﹐才恍然發現我所在之地正是狄奧多姆姆法國故鄉的布列塔尼地區(
Brittany)﹐與她童年成長的艾特堡(Etable)小鎮相隔不遠。雖然我不確定她童年常到的海邊的精確位置﹐但我確信我所看到的海洋正是啟迪她天主化工奧妙的同一片海水。在這同樣的海濤聲中﹐藉著翻譯她的生命故事我與她相遇。如果說這是中國人所謂的『緣份』﹐我毋寧相信這是天主巧妙的安排。我本傲慢的以為這一點點的文字事工可以當作自己的補贖﹐這時候我才深深地體會到﹐這一切原是天主給我的極大恩寵。經由『奇蹟之家』的馬修女﹐我才認識了狄奧多姆姆﹔經由狄奧多姆姆﹐我才認識到馬修女主持的『奇蹟之家』原是主顧修女傳承自狄奧多姆姆的精神﹗

從此﹐狄奧多姆姆的一句話不斷地在我心中縈繞﹕

『我們要怎樣才能成聖?沒有什麼特別要做的,只要我們做好每一天的事。只要我們是為了祂的愛而去做。』


王念祖
2007316 於法國嵐陵


後記:

1)聖狄奧多‧格倫姆姆(St. Mother Theodore Guerin)是主顧修女會的會
祖。教宗本篤十六世於
200610月在梵諦岡的聖伯多祿廣場為她宣聖。

2)
「天主的聖者--狄奧多姆姆」一書由天主教主顧修女會臺灣分會於2007
5月出版,歡迎向本堂圖書館借閱。

3)
謹以狄奧多姆姆的幾句話向本期葡萄藤致意:「從祈禱中,我們的靈魂
能得到多麼大的能量啊!在暴風雨中,從耶穌聖心獲得的平靜是多麼的
甜美!不務祈禱的人,要從那裡覓得安慰呢?」

 


換工作

陳世清

前陣子二月的時候,
Nortel宣布要大裁員。好幾個以前的同事遇到我時,半開玩笑地對我說“怎麼你才剛轉去Blue Cross Blue ShieldNortel 就宣布裁員,你是不是早有內部消息?”內部消息我是沒有,但是,福音的好消息,我卻是很多。


現今哭泣的是有福的,因為你們將要歡笑
Luke 621〉;現今歡笑的是有禍的,因為你們將要哀慟哭泣〈Luke 625〉”


我在
Nortel前後總共待了9年。說實話,Nortel的日子是蠻自由的,每年除了趕Project Deadline的前一個多月比較忙之外,大部分時間是蠻輕鬆的。隨著自己每年年薪增漲,這種輕鬆日子過得越來越覺得不平安。我在想公司付這麼多薪水給我們Engineers而我們卻是輕鬆自由沒做什麼事。遲早公司不是倒了,要不就把我們的工作拿到別的地方像印度或中國去做。反正這種快樂的日子大概也不會太長久。


所以大概兩年多前,就開始為自己的專業尋找轉換的機會。至少公司倒了或被
Layoff時,所會的Skill是容易找到工作的。當時想走Orocle DBA的路,也買了些書在研讀,想考個Certificate。但自己一直在寫軟體程式,並不是做Database 的工作,所以只利用下班零碎時間研讀。時間一久,有時候前面看過的東西就記不太起來,學習效果不是很好。


這麼過了幾個月,我們這組接了一個新的
Project。這Project其實可以用比較簡單的LINIX script來寫程式。但我的Manager是個凡事求完美,要求產品零故障的人,所以決定用比較複雜的方式來做,他選了JavaJ2EE來做這個Project。這可苦了我們這些替他做的Engineers。因為我們這組沒人做過J2EE的東西。很多工具以前也沒用過。上面也沒錢〈其實也沒時間〉送我們每一個人去外面Training。就邊做、邊學、邊摸索,過程也相當辛苦。另外這個Project還有三個“外國人”〈美國以外的人〉一起幫忙做。一個在印度,兩個在中國。


自從跟印度及中國的
Engineers一起做Project之後,更加強了自己“出走”的決心。同樣寫程式,他們年輕〈平均20幾歲〉,學習快,工作時間長,東西做得快,而薪水只有我們的1/41/3。我想再笨的公司老闆,這種算盤也打得出來。


這個
Project是我在Nortel做過最累的一個。以前的輕鬆日子完全沒有了,Manager的緊迫釘人再加上使用的工具及程式的複雜及難度較高,每天變得非常忙,還經常加班。


Java
J2EE是目前寫程式就業市場的當紅炸子雞。我當下立刻決定捨掉Oracle DBA的準備,另外重新開始準備JavaJ2EECertificate考試。因為工作上已在使用這些工具,所以研讀這方面考試參考書就比較容易些。


在這個同時,也開始上網及注意每個
Sunday的報紙求才版廣告。當時的想法是想換到比較穩定,工作壓力不要太大的Industry,像學校、保險或金融業。


去年
12月一個朋友幫忙遞了ResumeBlue Cross Blue Shield保險公司,後來被通知InterviewInterview的時候,兩個Techincal的人,問我問題,一個問的全是有關他們目前在做的東西及工具,我一個也答不出來。另一個則問有關我比較熟的Java方面的東西,我就應付得比較好。Interview之後一個星期,就被通知錄取了。


從開始有轉換工作的想法,準備考試,尋找等待工作機會,到最後換了工作,前後也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我一直用前面文章提到的路加福音的兩節經文祈禱默想,堅持不放棄地走下去。在
Nortel的日子輕鬆快樂,薪水又很好,但我知道公司這樣下去,遲早會不行的。到時候,今天的歡笑,就要成了明日被layoff或公司關門時的哭泣。而我在過去一年多的忙碌與辛苦,總算有了代價,換到一個比較讓自己“心安”的公司。雖然薪水少了,但心情及生活品質要好很多。


說實話,我換工作的成功,自己的努力只佔一半,另外一半全是天主垂憐。從
Human ResourceResume給部門經理,到interview的過程,我知道都有出點差錯的地方。這也讓我學會謙卑自己,放手讓天主來帶領。我也在這過程中學會更去信靠天主。

祂與我


黃發芳

當我還在母胎時,祂就救拔了我。讓我有幸來到了這個世界。在我出生的 第三天,小小天使將我的名字登錄在冊,從此我就與祂結下了不解之緣。

當我還是嬰孩時,祂抱我入懷,天性好奇又不知天高地厚再加調皮搗蛋, 我整得祂是又疼愛又疼痛,臉上的表情是幸福的滿足又是痛苦的無奈── 而我卻樂不可支。

當我兩歲被迫離開我生長的家庭,我獨自坐在火車窗口,眼看著自己離家 越來越遠,我的心也跟著在下沉,直到我的悲傷佔滿了我的世界,我再也 看不見那一片緑油油的稻田,更看不見青山緑樹白雲藍天…只有那往肚子 裡吞的苦水。就在此時祂身穿白衣到我身旁坐下,祂陪我看窗外,祂還開 口對我說了話。一瞬間我不再孤獨,不再哀傷卻有些對未來的興奮。

當我六歲返家讓我多年的期待成真的同時,我失去了母親,我咬緊牙關不 讓任何人看到我的痛,祂只好裝做沒看到。

七歲上學的路上我從單車後座飛了出去,祂托著我的身體,讓我有如落葉 般的飄落地面,毫髮無傷。天真的我卻誤以為這是正常的現象。

九歲那年我第一次經歷了人世間的死別,雖然我沒有痛澈心屝,卻讓我全 心投入了教會,希望在祂的身上找到慰藉及公義。前後大約兩年的時間, 就在聖誕節那天我對祂徹底的失望,我離開了教會,更不承認這世上有公 義天主的存在。而祂也沒有婉留我,只是看著我極度憤怒的離開。

我以為當我離開了祂就與祂再也搭不上關係了,以致我在後來的歲月裡會 完全忘了自己是領過洗的天主教徒,忘了在我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事情,更 忘了我們的曾經。現在想想這反而讓祂的工作輕鬆多了,因為在美國上教 會是一件多麼稀鬆平常的事。祂只要把我帶到美國來,只要讓我不想回台 灣,我就會甘心情願的留在美國。我就在祂的計劃下回到了教會。又在各 方面遭遇到挫折後,我又再一次全心投入了信仰。而這一次我經歷的是祂 無微不至的照顧,祂不但讓我生活無慮,並且在最適當的時機讓我知道在 我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事,更讓我看到了全部的真相。這讓我這塊顽石終於 打心裡承認我是祂的受造物,祂是我的造物主,這份親密關係讓我感到極 其幸福。

擁有後就怕失去,我曾經害怕失去這份幸福的感受,我悄悄的問祂:「禰 在嗎?」祂失蹤了一個禮拜,當祂再回來時,我懂了──原來我早已習慣了 祂的臨在只有當祂不在時才能感受到不同。這一領悟實在讓我安心不少。

經上說:「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這段話我已深信不 疑,現在我已四十六了。


Page 3 of 4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3 (04/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4 (06/2017) PDF Fil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