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我為何相信主耶穌

曾曉亮


在我的人生中,我最尊重和懷念的,是我的外婆。每當我回憶起過去的點點滴滴,印象最深,回憶最多的也莫過於是我的外婆。

我最早的記憶是始於我還在天津的歲月。記得那時候的我,只有6歲,離現在已經快30年了,記憶已然有些模糊。記得那時候最快樂的日子,就是每天去上學前會拿到來自外婆給的幾分錢,可以去買喜歡吃的冰棒。生活雖然簡單純樸,卻也悠閒,無憂無慮。即使現在想起來,那些日子也依舊是很美好的。每次我問自己,我從家人身上學到什麼的時候,我腦子裡面唯一有的記憶,就是來自外婆的話:人窮志不能短;吃人的則嘴軟,拿人的則手軟;人要活得有骨氣,要有志氣;要不屈不撓…。我的童年沒有什麼被父母教育的經歷,可以說完全沒有這樣的記憶,但是唯一記住的,就是這些來自外婆的教訓,讓我懂得該如何去做一個人。我嚮往和羨慕有父親的孩子,因為總覺得他們比我幸福,因為我沒有。我的父親甚至沒有讓我記住他的樣子,就離棄了我們。不過我常安慰自己說,我不需要他,沒有他我自己一樣很好,因為我還有一個愛我的外婆。

然而意料外的,是我一生中最開心的日子也只有那非常短暫的一點點時光。與繼父相處的生涯很快的開始了,那是一個更加困苦的歲月,即使20多年後的今天,依然覺得記憶猶新,似乎一切發生在昨天,是想忘記而不能忘記的過去。繼父大概不是很喜歡我,所以我常常被打得遍體鱗傷,即使今天我也沒有搞清楚他為何那麼喜歡使用暴力。常常在經歷苦難的日子,我總是想起外婆曾經的教導和關懷,因為她常鼓勵著我不要放棄。和繼父的10年,是個絕望的經歷,心裡卻沒有痛,有的只是恨,內心的恨盼望著自己可以趕快長大,好像他一般的高大,有天可以保護自己,保護同樣在煎熬中生活的姐姐。在絕望的時候,常會有一點渺茫的期待,期待著有人會伸出雙手,把我從地獄裡拉出來,就好像是一個即將溺斃的小孩,從水中伸出一雙顫抖的手來渴望著有人會突然的拉他一把。而這個會伸出手來拉這個小孩的人,也只有外婆。

在絕望的時候,偶爾會產生自殺的念頭,那年我10歲。走到河邊,盤算著一個不會太痛苦的方法來結束自己的生命。然而到了岸邊的時候,我突然和自己說,既然這個世界沒有人愛我,那麼至少我自己該來愛自己。我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何要活著,也不知道活著為了什麼,但是我知道,天上有神,他們會保佑我,我不該死,因為我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壞事。我要活下去,去尋找我生命的價值。所以我活著,繼續去面對那些苦難的日子。終於有一天,繼父走了,這是好消息,然而姐姐也走了媽媽也走了,我所有的親人全離開了。唯一慶幸的,是外婆又一次的回到了我的生命中。

有一天,外婆和我說,你要去香港,因為這樣你才會有更多的機會,這是你該走的路。於是外婆帶著我,四處奔走帶我去申請證件。短短不到兩週證件就批了下來。外婆和我說,我還太小,捨不得讓我自己走。因為對於一個14歲的孩子,一個人坐火車從天津到廣州,再從廣州轉去香港,似乎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我很深刻的記得我這樣回答,“外婆,不用擔心,我總要長大的,經過了這一次,我也就長大了。”之後是外婆親自陪伴我到北京,和我在北京住下來。是外婆帶我去參觀頤和園,是外婆帶我去天壇,一路上都是外婆在陪伴著我。那時候我知道我會和外婆分開很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外婆了,所以很珍惜每一次她帶我出去。我買了去廣州的車票,是外婆親自做了被子讓我帶去香港,是外婆送我到了火車站,是外婆在我上火車前一天買了我最愛吃的東西,讓我路上吃。我的新生活也就從那時候開始了。

在香港的日子,雖然困苦,但是不絕望。雖然自卑,但是依然記得外婆的教導。一路艱辛走來,最快樂安慰的日子,依然是外婆的出現。記得最清楚的,是那時候,外婆在製衣的工廠辛苦剪線頭的日子,後來外婆很老了,依然還是每天幫銀行做清潔賺錢然後買菜回家來煮給我吃。在那些沒有盼望和依靠的日子,是外婆出現在我的生命中,陪伴我一次又一次走過孤單寂寞的歲月,帶給我一次又一次的安慰。一直等我搬進了大學的宿舍,她才回了北京,其間,她中了風。我還記得那時候我住在宿舍裡面,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一個人在房間哭。我一直覺得我的生命好像是多餘的,除了外婆,就好像從來沒有人曾經在乎過我的生命,而我也沒有能夠為外婆做過什麼。因此在那個時候我誠心的和神許了個願望,期盼天上的神可以聆聽我的禱告,讓我的願望得以實現,我和神說,我願意用我的十年生命來交換外婆的十年生命,讓有價值的人能夠活得久些,對於我自己來說,生命的長短根本沒有關係。我的禱告果然沒有白費,外婆在昏迷了半年後,果然奇蹟般的醒來,依然可以健康的生活了超過十年。如果人問我,為何接受主,這就是我為何接受主的原因,因為在那一次後,使我相信神是真正存在的神。所以我要去感謝祂,因為祂聆聽了我的禱告。不是因為祂讓我的願望成真,而是因為祂讓我找到我生命的價值。因為如果我的生命可以給我尊重和愛護的人帶來平安和喜樂,那麼我的生命也就是有價值的了。沒有外婆的教導,也許我會是個庸碌無為的人;沒有外婆的鼓勵,也許我早就放棄了努力;沒有外婆的存在,我也無法找到屬於我生命的價值。每次遇到艱辛的時候,我常常會想起外婆的鼓勵,想起自己為何要努力,因為我知道我的努力可以換來她的欣慰,可以帶給她快樂。因為外婆對我的愛是沒有條件的愛,是沒有期待回報的愛。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困苦中努力不懈,讓自己成為一個有用的人,讓自己生命的光,可以換來她臉上的一份滿足,一份開心。我要讓她知道,她是多麼的偉大,因為她的偉大,使得一個沒有用的人,成為了今天的一個學者。我相信,無論我能作到什麼,都是神給的,也是神透過外婆的雙手在我身上達成的。每次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就會想到外婆曾經經歷的一切,年輕的時候幫富有人家織毛衣賺學費的外婆,認真的工作在自己的崗位上30年的外婆,辛辛苦苦剪線頭做銀行清潔來養育他人的外婆,常常陪伴我孤單歲月的外婆,和一個會永永遠遠支持我的外婆。她的經歷,讓我覺得自己不艱苦,反而讓我覺得自己很幸福。貪圖個人的名利,感情的人是渺小的,只有那些能為了別人而付出的人才是偉大的。我尊重那些努力不懈面對生活的人,更尊重那些愛人而不求回報的人。外婆就是這樣一個人,而主耶穌基督的愛,也透過祂創造的人得以顯現,因為只有懂得無私的愛的耶穌,才可能創造出這許許多多無私奉獻的人。

上帝給我們每個人一個使命,而這個使命需要一個人的一生去完成,聖經說「當受試探卻不屈服而做錯事,那人是幸福的,因為他經過考驗之後,必得著生命的冠冕,那冠冕是神應許給愛他的人。」我相信外婆從來也不曾離開過我,無論過去,現在或將來,因為永生是神賜給那些完成了使命的人的禮物。我相信外婆在上帝的樂園裡,一定很喜樂,很幸福,再也不需要忙碌,因為她完成了神交給她的使命。我也相信,上帝也給我們每個人一個不同的使命,等到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的那一天,我也一定會到上帝的樂園裡去,去見我的外婆。等我有了自己的小孩,我會從小教育他們如何成為一個讓別人尊重的人,就好像我的外婆教育我一般的教育他們,讓他們懂得自強不息,讓他們懂得感謝神。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