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世界公認的偉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並介紹新教宗聖本篤十六世


彭保祿神父演講記實



 

今天我們所要介紹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相信大家都已相當認識,因為時間的關係,我無法像報章雜誌或電視報導一般,在這裡做詳細的報導,我只能比較有系統的介紹我曾經認識的敬愛的教宗,並介紹一下現在正上任的教宗本篤十六世。剛才司儀也提到,我們備感榮幸,因為我們的教宗能夠得到全人類的敬重,所以我用的題目是「蓋棺論定」,一個人可以做許多的好事,但去世以後寂寂無聞。但我們的教宗不是這樣,我們的教宗從生病開始,全球十一億的教友就不停的為他祈禱。我相信也有其他的人士為他祈禱。當他過世時,更多的人趕到羅馬,為了能夠瞻仰他的遺容。在那四天內,大約有一百二十萬左右的人,排隊達二十小時,為的只是幾秒中經過他的遺體,瞻仰他的遺容。這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現場還有四千多位醫護人員,照顧這些排隊的人的需要。這幾天,有幾千人昏倒,或身體不適,但他們都沒有怨聲,大家都願意繼續等待,為見教宗最後一面。我們感覺到這是他死後哀榮最明顯的證明。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是四百五十五年來,第一個非義大利籍的教宗。他的童年過的並不很愉快,因為他從小便失去媽媽,接著他做醫生的哥哥也去世,所以他和爸爸相依為命。因為自小就生長在一個熱心的公教家庭,所以他對信仰,對宗教,對神職界都有很深的敬意,這引起他將來要做神父的願望。相傳他兩歲的時候,他的媽媽抱著他,對鄰居說,我這孩子將來一定會成大事,做偉人。奇怪,他才兩歲,他的媽媽竟然敢說這樣的話,我想這不只是一般媽媽對孩子的希望,但她講的這麼肯定。一直到他陞了神父、主教、樞機後,曾去見碧岳神父,也就是那位五傷神父,傳說在告解亭中這位神父對他說,你會做教會的首領,要為教會受很多的苦。這竟然也應驗了。這是一個神父說的預言,所以他做偉人一定是天主的安排。不過我們知道他的過程,從小失去媽媽、哥哥,只能與爸爸相依為命,長大後在求學、打工時受到許多的壓力,後來他進了秘密修院,使自己可以安心的讀他所需要的哲學、神學。因為當時蘇聯和德軍的關係,在1946年他秘密的陞了神父,所以在1996年慶祝他的金慶,全球有許多同年做神父、主教、樞機的,都到了羅馬與他一起慶祝晉鐸的金慶。他在羅馬的天神大學念博士學位。他非常的用功,真正的善用時間,研讀所有的艱深的書籍、各種不同的派系,他都能融會貫通,所以等到1962年開始,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時候,他與現任教宗成為大公會議當中兩位重要的神學家,所有重要的文件都有他們兩人的筆跡,足以看出他們的博學多才。

本人在1978年到了羅馬,我到羅馬十五天以後,這位教宗當選,所以他在羅馬多久,我就在羅馬多久(笑聲、鼓掌)。1981年開始,他委任我來推動全球海外的華人傳教工作,所以更有機會與他見面。當時我在傳信大學任中華文化中心主任,教宗在任教宗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去了我們的大學,也到了我的辦公室視察,那時候我們兩人都很年輕,(笑聲)不過歲月不饒人,他已經先走了,不知道現在講話的人,什麼時候走?(笑聲)無論如何,我們知道他重視中華文化,所以在任期間,我有很多機會與他見面,他每次都說:「彭神父,我天天都為中華民族祈禱。」這不是他的客套話,是真正出自他的內心,因為他感覺到如果中華民族,藉著自己的文化、道德、家庭觀念、和勤勞,並且信主、信基督,成為教會真正的一份子,那是很可喜的。中國人口佔世界的五分之一,大約有十二、三億,與目前全球的天主教徒十一億差不多,如果教會多出這一倍的人口,天主教會在世界上會有多大的影響力。

他很尊重中國的文化道德,因為他知道天主聖言的臨在,使這民族受到極大的降福,也使中國出現這麼多的聖賢,他希望中國能再次與耶穌基督發生密切的關係。好像在元朝時,準確的說該是1294年,第一位天主教的傳教士到了中國,開始他們傳福音的工作,特別是義大利方濟會的神父。不過,1368 年元朝滅亡,明朝開始,兩個朝代的變換, 使得天主教開始受到一些忽略。加上歐洲那時流行嚴重的瘟疫,許多人病逝,結果連傳教士也差不多都沒有了. 加上那時中東成了回教世界,要經過中東來到中國,幾乎是不可能。 所以天主教在元明之間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一直要等到1583年,明朝時,利馬竇神父從澳門過去,再回到中國,把耶穌基督的福音帶回中國。在元朝之前,第六、七世紀以前,就有許多所謂的景教到了中國,從1523年在西安挖掘出的所謂大秦景教碑,我們看出來他們當時所宣講的道理,與我們的沒有很大的區別,所以天主教入中國,可以說第一次在大秦,第二次在元朝,第三次是在明朝,也就是1583年。最後因禮儀之爭,使得中國的天主教徒、天主教會受到很大的打擊,變成一個被迫害的教會。直到1840 年代的鴉片戰爭,那時的大砲政策才又把天主教帶回中國。不過,這位教宗並不希望是這樣,他希望中國人可以自願的、平平安安的得到福音的訓導,成為耶穌基督的弟子因為中華民族有好的基礎,需要的就是更多的傳教士,到中國給大家傳播福音,這是教宗日日夜夜都在想的事,所以他才會說:「我天天為中華民族祈禱。」


這位偉大的教宗除了對中華民族特別崇敬以外,他對其它民族也非常尊重,對全球的各種宗教也有很大的敬意。為了推動世界的和平,他在1986 年的十月在聖方濟「和平聖者」的節日前後,邀請了全球各大宗教的領袖到亞西西來為世界和平祈禱。這是破天荒的一件事。全球宗教領袖,包括達賴喇嘛、中國的、泰國的佛教、基督教都到亞西西去,為了世界和平和大家的福利,在同一個地方,分開來祈禱。這可看出這位教宗對世界和平的推動,有多大的愛心和關懷。他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他終於成功了。他對和平的重視,大家都很清楚,這一次的中東戰爭,世界上真正不為政治利益,只因人的緣故反對的領袖,只有這位教宗。他能當面對主張戰爭的人說:「戰爭只會帶來更多破壞,不可能解決任何的問題。」所以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反對戰爭的。我們也知道他在任教宗不久,就調停了南美洲幾乎開戰的智利和阿根廷。在非洲也一樣,教宗不停的請自己駐外的大使,去調停種族的殘殺、國與國之間的衝突、邊界上的衝突,教宗不停的要求大家平靜的坐下來解決問題,要求大家不要打因為一打,受害最大的就是一般平民,所以我們知道,這位教宗為了戰爭受了很多的苦。

他也是第一位敢到猶太會堂與猶太教的長老見面的教宗。他在羅馬探訪猶太教的會堂時,引起全世界的震驚。這是天主教和猶太教第一次的親近。同樣他也邀請另一個同一根源的回教。回教、天主教和猶太教都是亞巴郎的後裔,後來成了不同的支派,甚至成了戰爭的對象。所以教宗也邀請回教,與回教對談,希望可以與他們和平共存,好像在羅馬有一個全球第四大的清真寺,可是在沙烏地阿拉伯,不但不能建立聖堂,連在房間裡做彌撒都會被抓,所以我們與回教仍存在很大的差距。因此教宗要求回教,至少讓人民可以自由的信奉自己的宗教,他不鼓勵、不推動任何的爭執,只希望和平的解決這個問題

下面我們可以談談這位教宗跟其它基督宗教的交談。 基督教與我們最大的分別,就是在於馬丁路德創教之後所強調的「因信成義」。基督教認為只要信奉耶穌基督,就可以得救。天主教二千年來強調,不但要信,還需要去〝實行〞你所信的。我們引用若望宗徒所說的,「沒有行為的信德是死的」,瑪竇福音也描述有一青年問耶穌怎樣得永生,耶穌告訴他要守天主的誡命。因此給人認為天主教強調要靠自己的行為才能得救。在九年或十年前,我們和信義宗達到了一致的協議 信義宗接受了天主教的定義,我們彼此互相承認,「信」是我們得救的唯一根據,但要有實際行為的「信」才具意義. 所以天主教、信義宗和所有與信義宗有關係的基督教宗派都打成一片,認為這是我們應該遵行的目標,也互相承認了洗禮。這位教宗不停的追求基督徒的合一。但因為我們不可以犧牲最基本的原則,因此到目前還有許多不能解決的問題。不過,其它傳統的意見我們都可以慢慢的改變。

這位教宗對青年人的吸引也令人敬佩,我相信在座有不少人參加過世界青年節。世界青年節到現在已二十二屆,是教宗自己創辦的。那是他在聖枝主日的遊行中,感覺到青年跟隨耶穌的決心必須加以發揮,使它能夠更加的結合世界各地的青年,來表達他們對耶穌基督的忠信. 所以開始了一年在羅馬、一年在外地輪流主辦的世界青年日. 像波蘭、西班牙、南美洲、美國的丹佛、加拿大、羅馬更不用說,都舉行過。今年八月將在德國的柯隆舉行。我參加了好幾屆,其中最感動的就是1995年一月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的那一次。當時來了五百多萬的青年,與教宗打成一片, 一起祈禱,聽他演講,接受教宗的鼓勵,也鼓勵教宗繼續推動世界的和平。這五百多萬人應該是人類歷史上和平聚會破紀錄的歷史事績。

那次有五萬青年男女在世青節結束時,向教宗宣誓他們在結婚之前,不過性生活。這對青年來說是很大的決定和犧牲。他們為了信仰,為了跟隨教宗的呼籲,他們做這樣的宣誓,這是非常令人感動的一件事。以後在不同的地方,每一次都有同樣的情形。每一次世界青年日,都有各地的代表被選,坐在教宗的身邊,能夠有機會親近教宗,跟教宗講話、擁抱。每一次我都看見這些青年淚流滿面,抱著教宗大哭,尤其是馬尼拉的那一次,教宗的白衣都溼透。這是青年們對這位父親的愛和信心。他們對教宗的遵從是難以形容的。教宗對青年的魅力,令許多的報紙不斷的詢問,為什麼這位老人家有這樣的魅力,可以吸引青年。

在羅馬慶祝聖年時,原本估計會有八十萬的青年參加。 結果來了二百多萬的青年,那是羅馬的市民的三分之二。 突然間,羅馬市民多出一倍。但這些青年在羅馬的行為,真是令人讚嘆。當世青節結束的時候,羅馬的市長在電視上感謝這些青年的紀律。他們在羅馬的七天,二百多萬人沒有損害羅馬的一草一木。我不是說青年不同,而是這些青年能有這麼好的紀律,這真是很難得的。他們走之前,這兩百多萬的青年將大街小巷收拾得很乾淨。這是因為他們敬愛這位教宗,有這樣的理想,所以義大利的總統接見二百位外國來的代表的時候,也對他們說:「我們歡迎你們時常回來」。這表示說這些青年是可敬佩的青年。他們在那裡的七天,也吃、也唱、也跳舞、也講笑,什麼都做,就是不會損害公物。等到最後他們要在城外差不多二十公里的地方集合的時候,可以看到人群往西南走,非常有紀律的或坐車,或走路,去準備參加閉幕的大典,這份力量哪裡來?就是教宗!他們一心一意的要跟隨代表耶穌基督的教宗,雖然年歲已這麼大,但是他的精神跟青年一樣。所以他在菲律賓的時候,那時行動已不方便了。但當他們開始唱歌的時候,他揮動自己的柺杖,表示出他心裡的高興,與青年人打成一片。


不過,講了這麼多,我願意引用以色列的輿論界對這位教宗的評語。這評語對我們來說非常的有啟發性。我們知道天主教、猶太教經過二十世紀不停的爭執,特別是在聖地,當1948年以色列立國以後,天主教受到更大的壓力。在耶路撒冷的天主教徒,立即失去了很大的利益、權利。所以2000年千禧年三月下旬,教宗要到聖地訪問的兩三天前,以色列的報章都說這位老人家來這裡做什麼?他與我們有什麼關係?教宗到那裡之後,到各個不同的聖地,聖所地去訪問、做彌撒、講道。也有機會與當地的政要講話。最後兩天,教宗快要離開了,所有的報紙輿論界都說:「這是一位和平的人,這是一位有信仰的人,這是一位天主的人。」這可以說是世界,不單是以色列,對我們前任教宗的評語。我們身為教會的一份子,應該感到無上的欣慰,感謝天主讓這麼一位有影響力的人來到我們中間。就像報章所說的:「他身前的願望,要等到他死後才完成。」就像剛才司儀所說的,他的葬禮彌撒有這麼多的國家元首,總統,特別包括美國現任和前任的三位總統和現任總統夫人,國務卿,這可以表示世界的政府和領袖對這位世界偉人的尊敬。

下面我們要介紹新上任的教宗本篤十六世。他對大部分的人都應該不陌生。因為二十二年來,他都是教宗道理的「警察」。是他保護教會道理的完整。他是信理部的部長,任何與教會不符合的道理,他要干涉,要糾正,要排除。所以他給人的印象是,非常的保守、死板、和教條式。可是他一開始擔任教宗,實際上在他任教宗以前,他主持教宗的葬禮時,就給人看見他的另一個面目。我在羅馬住了二十幾年,所以比他早到羅馬。在他的辦公室裡,我們方濟會的會士有幾位是他的屬下。他們回來常說,這位部長看起來很怕人,但事實上,他非常的尊重、和藹、喜歡聆聽,這是一般人不能看到的。他在教宗選舉的感恩祭中講道,他說:「他看見世界的所謂道德相對論,或信仰的俗化,令他非常的擔心。他希望無論誰任教宗,都要在這上面注意。教會的信條、教理不能是相對的,因為耶穌自己講過『我是道路、真理、生命』,祂的話不能是相對的,是絕對的。」等到他當選了教宗以後,他說的更清楚,「我是一位謙下的僕人,在天主的葡萄園工作;我不是要按自己的意願,而是要做整個教會在天主的默啟下要做的事。」所以看起來,他並不是要按照自己的意願做事,而是要為教會的好處,為承行天主的旨意,來執行他的教宗任務。這位教宗也是從小生長在艱難的處境。他生下不久,就是納粹黨執政,所以學生時,他也被迫加入納粹黨的活動。以後,他的家庭兩次要求離開德國,因為感覺到這個政策對整個德國不利,但都無法離去。長大後被政府抓去,加入砲轟聯軍飛機的防空軍隊。不過他自己說他從未發過砲。後來他放棄了自己,從隊中逃走,又被美軍抓去,被關了一個月。那時,正是德軍戰敗的時候,所以他可以如願的進入修院。他非常的聰明,大學時期,都名列前茅。他喜歡看書,可以講七種歐洲語言,都是很流利的。所以他接見各國樞機時,都可以用他們國家的語言,來與他們交談。聽說他說的比上任教宗更清楚(笑聲)。還有一件不為人知的事。他是一位音樂家。他最喜愛的樂器是鋼琴,最喜歡彈的曲子是莫扎特的音樂。莫扎特的音樂可以說是很浪漫的,我們看到這麼嚴肅的人,會喜歡這樣的音樂,也表示他的深藏不露。所以我們怎麼可以立刻加以判定,說他是一個保守派,是一個教條式的人呢!德國的神學家孔漢斯被這位信理部的部長,也就是現任教宗降低的神學家。因為他的道理對教會、對基督都有許多的錯誤。信理部首先要求他糾正他的講法,但他不願意。最後信理部必須向全球、向全教會,宣佈他是一位好的神學家,但不是〝天主教〞的神學家。信理部並沒有禁止他教神學,但只能以私人的,而非教會的名義教。所以這位教宗可以說是一位警察,是很通理的警察。亞洲也有一位神學家阿馬洛思。他也講過,在亞洲有許多的宗教,都可以使人得救,不需要經過耶穌基督。信理部看了之後,認為如果有些民族不需要耶穌基督,那麼耶穌基督不是全人類的救主。所以要求這位神學家改口,所有的宗教都可以幫助救贖,但真正的救主是耶穌基督。經過其它幾個修會的努力,這位神學家最後同意信理部的要求去做改正,所以他沒有被教會棄絕。我們看到這位保護正統的神學家,知道教會所要講的道理是什麼。他去講、他敢講、他需要講。其它不属於聖經的,信仰的道理的,他可以改,所以孔漢思神父說,我們應該給他機會,讓他來證明他是一個可以領導整個教會,不只是走單方向的一位人士。

謝謝各位弟兄姊妹,我在上面看的很清楚,沒有人睡覺(笑聲)。現在我們還有一些時間讓大家來提出問題。

問題一:請問新教宗是如何被選出來的?

彭神父答:我不在場,我不知道啊!(笑聲)。總之規定是的要三分之二加一票。選教宗的經過,樞機們都要宣誓不可公開選舉的情形。不過好像有些記者推測某些隱名的樞機說些什麼。這些報導是真是假我們不能得知,只知道在第四次投票時,這位教宗就已拿到九十九張票,他如果有七十七張就已超過他需要的,九十九張是所有選票的百分之八十九。他們進去選舉之前,當然可以聊天,進去以後,絕對與外界隔絕關係。所以他們住的地方,都用最嚴謹的高科技設備,保證他們裡面沒有任何的電訊,可以與外界接觸。也不讓他們與外界有任何的關係。上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經改過,如果投票十次,仍得不到三分之二加一的選票,可以用半數的選票,也就是二分之一加一的選票當選。以前有更嚴格的規定,如果選到一個月,仍無法選出的話,樞機們只能吃麵包,和喝水(笑聲)。幸虧這一次是最快的一次,在第四次已經選出。所以這位教宗已給全球的樞機們很深的印象。他對前任教宗的忠心耿耿,並非為了保全自己的職位事實上他兩次要求辭職,未獲前任教宗的批准,要他繼續做信理部的部長。我們可以說,他自己並沒有做教宗的意願。而且他故意選這個名字,也有重大的意義。本篤是第六世紀,歐洲的隱修院創辦人。在他手下的隱修士,不停的用手抄的方式,將歐洲的文化保存下來。教宗選這個名字,除了表達他對聖本篤的敬意,也有很深的意義存在,就是希望歐洲重新開展它們基督宗教的背景。因為現在歐盟在自己的憲法理,一句天主的話都不提。這就是所謂的〝信仰俗化〞。所以他希望聖本篤可以幫助歐洲重振基督徒的資產。這是他選這個名字的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是他想效法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的本篤十五世。教宗本篤十五世與上任的教宗一樣,曾經設法停止戰爭,並將對立的兩方邀請來對談,但沒有成功。對立的雙方還懷疑教宗的企圖,終於戰爭發生,本篤十五世只能盡量為停止戰爭努力,並致力於和平善後的工作。我們現在的世界,到處都有戰爭。許多地方民不聊生,他就是希望能像本篤十五世一樣,可以做和平的使者,和善牧的工作。

問題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是什麼時候來美訪問的?
神父答:教宗前後來了六次,我忘了在哪一年,你們可以去查一查歷史。
問題三:前任教宗都葬在同一個建築物內,是葬教宗的建築物嗎?可以葬下所有的教宗嗎?(笑聲)

神父答:許多的教宗都不葬在梵蒂岡。有些還在地窖裡,有些葬在其他地方。現在葬在梵蒂岡大殿下邊的教宗,只有一百八十多位,我們知道目前已有二百六十五位教宗,當然第二百六十五位還未去世,所以不需要一個地方(笑聲)。二百六十四位中,有一百八十多位葬在梵蒂岡。如果你們去過聖伯多祿大殿,也會有機會下去看;聖母大殿也有,若望大殿也有,聖保祿城外大殿也有。聖母大殿大約有四、五位教宗,包括比護第伍世,所以你們不需要擔心將來的教宗要葬在那裡(笑聲),地方很多。而且後來成為聖人的都慢慢移到其它的聖堂。

問題四:請問教宗的靈修精華?

神父答:這是一個無法答覆的問題,因為不知是那一位教宗。不過唯一可以說的是,他們的靈修就是要保護教會,順從天父的旨意,跟隨耶穌基督的足跡,這是他們的靈修,是每一位教宗要做的。因為耶穌交託給他們:「你要牧養我的羊,牧養我的羊群。」這是他們最大的任務。從這個任務中去進行他們的靈修工作。所以我們可以打開若望二十一章,伯多祿回答耶穌時的對話,可以看出這是耶穌希望的。

問題五:下一任教宗對未來中國的政策有什麼影響?

神父答:我們知道上任教宗曾經不知道多少次想要與中國建交。因為我們說過他對中國非常的崇敬,他希望與中華民族有密切的關係。不過我們知道,他出自共產黨國家,所以對共產主義非常的了解、認識,所以他不會隨便的建交。聽說每一次跟中共交談的時候,中共的第一個要求都是無條件的放棄台灣,然後我們才坐下來談。不過教宗的說法是,我們先坐下來談,慢慢的解決問題。因為他知道,無論中國或台灣,都是中國。所以在共產主義成立的時候,黎培理總主教留在中國,準備成為駐北京的教廷大使時,是共產黨把他趕出來的。可是教廷不願離開中國,所以去了台灣。是因為台灣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也是一個宗教自由的國家。所以直到今天,教廷也不會隨便的離開台灣。但它也不願放棄與中國的交談,所以大家都說現任教宗會繼續上任教宗的政策,會繼續與中國交談。還有一個說法是,六四慘劇之前的那一年,教廷與中國幾乎建交。但六四運動、天安門事件之後,幾乎整個歐洲都與中共保持距離,教廷就更難在那時與中國建交。這一停就更難了。當初中國願意跟教廷建交,也是希望在聯合國得到幫助。因為當時中共與許多國家沒有邦交,他們希望中國的政策可以藉著教廷的影響力,得到天主教國家的幫助,不過後來沒有成功。不過後來中國慢慢的與許多國家建交,就不那麼需要借用教廷的影響力。至於這位教宗是不是可以很快的與中國建交,這要看很多的因素,我不是先知,不能夠給大家回答。

問題六:請問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對中國愛國會的看法?
神父答:我知道江蒙席和湯神父對這個問題都很了解
因為梵蒂岡經常頒布許多的法令,告訴中國內地的教友,和海外的教友怎樣的處理。但總括的說,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非常鼓勵國內的教友,彼此寬恕,互相接受,成為一個教會,才可以在社會上給更多的人為教會做見證。因為他的意思就是,如果中國教會常常有地上、地下的衝突,很難做有效的見證所以他鼓勵在文革的時候,受過很多苦的教友,能夠寬恕,和好,為天主犧牲。不過他並不是無條件的,他也鼓勵愛國教會儘量的脫離政府的壓力,能夠成為普世教會的一部分。也就是說,委任主教是教會的事務不是政府的事務,我們相信這是最正確的,所以教宗並非無條件的讓中國教會去接受政府的管轄,也不是無條件的要地下的教友與地上的教友合一,主要的就是他們以愛團結,然後可以合一,作為普世教會的一份子所以這可能要等到真正建交以後才能完成。我不知道江蒙席有什麼意見。

江蒙席:我很感謝彭神父給我這個機會,我向大家解釋一下,因為本人剛從內地回來。大家都曉得內地有愛國教會和地下教會。我一回去大家都往這個題目問我:江神父你屬於哪一個教會。我只是笑笑的對他們說,我旣不屬於地上的,也不屬於地下的,因為那都是人為的教會,我屬於天上的(笑聲)。這下大家都沒話講,地上地下都是人為的教會,這是第一個我們要分別清楚。第二個我們講到建交的問題,我曾經說過,中共和教廷建交的第一個條件,就是無條件的放棄台灣,我就對記者提出疑問,你說這句話已經讓我們這些讀邏輯學的感到矛盾除非你告訴我,台灣不是一個國家,那麼沒話講。如果你告訴我台灣是一個國家,那麼要求教廷斷交,我可以接受而你不敢告訴我台灣是一個國家,你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那麼既然是一部分,那麼為什麼你要求教廷斷交,這是矛盾的,在邏輯學上這本身就是矛盾。共產黨最喜歡的就是搞矛盾,你這句話有商量的餘地,這位記者沒話講。還有就是任命主教的問題,剛剛彭神父已經解釋的很清楚任命主教是教會內部的事情不是政治的事情,在教會的歷史上,在歐洲已經有過這樣的歷史當一個國家要求有一個主教的話,我們教會可以提名三位,讓這個國家選一位,再送回來我們認可。而中國的政府,卻要求他們提名三位,要教會從中間選一位,再讓他們承認,關鍵就在這裡。剛剛彭神父已經講的很清楚,教會不搞政治的他們一直認為與天主教建交的事,當作干涉內政如果這是干涉內政的話,世界上不可能有這麼多的國家與羅馬建交為什麼我們不能建交,政府要反省一下這不是不可能做的,我們該和平的坐下來談一談,這個問題是可以解決的。今天我們很高興的是,當這個講座開始時,正巧連戰訪問中國大陸當初這是不可能的事國民黨會在幾十年後跑到共產黨國家去,共產黨還歡迎他們既然中國國民黨可以與共產黨溝通,那麼我們也抱著同樣的心,這個教宗上來說一樣的可以來不要用政治的因素來攻擊教會,教會也許會有政治的理想,但教會不搞政治我們天天都在祈禱,我相信,我一直相信,我們也希望這位教宗會把中共與教廷建交的事解決。

問題七:天主教與道教之間有什麼區別?(笑聲)

彭神父答:天主教信天主,道教信自然,這是真正的分別。所以它們沒有教條,就是反璞歸真。天主教相信耶穌基督,祂是天主子,我們照祂的意思,照祂的訓導,去過一個具體的生活,大自然是天主創造的,它不代表神,所以道教沒有一個真正的神,只有大自然。

問題八:教會對女性聖職人員的立場是否有開放的可能?是否可以討論?

彭神父答:好啊!現在我們來討論啊!(笑聲)這問題非常敏感,我們先問一問,基督建立鐸品的時候,為什麼不請祂的媽媽?瑪利亞瑪達肋那?雅各伯的媽媽?約翰娜?這些都是耶穌很親愛的弟子,為什麼只有十二個男性的宗徒,沒有一個女性?是耶穌不尊重女性嗎?不是,因為第一個宣告復活的是誰?是瑪利亞瑪達肋那,她是一位女性。耶穌常常去休息的是誰的家?是瑪利亞和瑪爾大家。所以耶穌沒有請女性參加建立聖體和神品的禮儀,一定有祂的意思。你不要說那是兩千年前重男輕女的時代。我可以告訴大家,耶穌基督是首先跟不單是一位女性,而且是一位撒瑪黎亞的女性,在井邊講話的人。而且當時只有那個女人在。因為宗徒們回來亦感覺得很奇怪,他敢跟一位女人談話。所以耶穌基督不怕以前的傳統。當他感覺傳統不對時,他會改正。所以他到罪人家吃飯,稅吏家吃飯,他敢當面罵那些法利塞人,經師,這不是反對當時的傳統嗎?為什麼升神父,升神品的時候,他沒有請任何一位女性,所以我們應該想一想。其次,以往做司祭的都是男性,那兩位代表是誰?梅瑟的哥哥是誰?是亞郎。還有西伯來書所講的大司祭叫什麼名字?是默基瑟德。他們兩位都是男性。所以教會做一個結論,就是說司祭的品位,是男性的工作。也是基督男人的延續性,所以如果不是男人,就沒有被耶穌邀請去做司祭的工作。還有一些人說因為女性有週期,實在很麻煩。但那不是原因,那男人還有脾氣呢!(笑聲)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當然教會的傳統很重要,不過,我們剛才說傳統有商榷的餘地。耶穌基督在整個救贖史上真的是把司鐸的品位交給男性。現在全球真正反對的,就是在美國的幾位修女。當CNN二十四小時報導教宗的時候,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稱讚這位現任的教宗,只有百分之一,也就是這幾位修女,說教宗守舊、輕視女性,我想這是過分武斷的。並不是說不叫你當神父就是輕視女性。只是他有他的看法。在整個的男女問題過程上,如果耶穌開始只選擇男性,而沒有選擇他很器重的女性,這位教宗就很有理由說女性晉升鐸品不是耶穌基督的意思。在義大利,在這一次選舉時,有一位與這位教宗相對歭的候選人馬蒂尼樞機主教。他在英國廣播時,有人問他女性有沒有希望將來可以晉升鐸品?他回答說,這個問題我們慢慢也可以討論。他本來也有希望陞教宗的,講了這話之後,他的名望就降低了(笑聲),這是很可惜的事。因為這不是一個人可以決定的,不知道新任的教宗要怎麼樣來面對這個問題。我們剛剛所說的,關於耶穌的選擇、關於傳統的做法、關於神學上的講法,也就是司祭是男性,和關於法律的規定,從十世紀開始就規定男性,不但只是男性,且是守貞的男性。以上所說的這幾點,是女性沒有辦法討論晉升鐸品的最重要理由。至於將來怎麼樣,我們就不知道了。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