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懷念我的神師-可敬者雷永明神父




彭保祿神父

摘要

彭保祿
神父以神子的身份,寫文章懷念這位恩師。雷神父不但率領方濟會士完成翻譯《思高聖經》這艱鉅的工作,使無數人獲得天主聖言的滋養,他本人的謙誠、神貧、真摰、克苦、認真,與及對天主對聖言、對聖母、對教會、和對中國的愛,感動不少靈魂皈依天主。




廿五年前的一月廿六日,因為一次比較上頗為單純的手術,一位在中國教會史上劃時代的功臣、方濟會士嘉俾厄爾˙瑪利亞˙雷永明神父竟撒手塵寰,息勞歸主。惡耗傳出,修會、教會及文化界震驚不已。可敬者雷神父一九零七年十二月廿六日生於義大利,一九七六年一月廿六日逝於香港,享年僅六十八,真可謂英年早逝,令人深感痛失英才。可敬者雷神父逝世後曾有多人執筆為文,敘其生平,讚其偉業。將於今年稍後受親屬、教會、政府及文化界隆重追思百年冥誕的另一中國教會史偉人于斌樞機主教曾謂,中華方濟會——亦即可敬者雷神父——將全部聖經譯成中文,為中國教會作出了劃時代的貢獻。筆者相信在這紀念可敬者雷神父逝世廿五周年期間同樣會有很多人執筆為文,故筆者不擬多贅,謹願以孝思之情,對自己這位修會及鐸職生活上的恩師深致謝意,藉表懷念。

想想自己的神師竟能在逝世廿五周年的短暫歲月中,由一般尊崇他的同會會士及鐸友、信友普遍尊敬為「活聖人」開始,到教會官方尊之為「天主的忠僕」、「可敬者」,並在短期內(但願如此!),歸功於可敬者雷神父轉禱的多項奇蹟若能順利通過認可,而獲得宗座正式封為「真福雷永明神父」,那將是多大的喜樂,而為我們這些曾有幸得到他神修輔導的人又是多大的恩寵!我們大家都拭目以待。

可敬者雷神父真可謂一個得天獨厚的靈魂。他天真純樸、敬主愛人的童年已預示了他一生的使命——引領人靈歸向天主。他利用「終生與聖言同行」的課餘之暇,不知輔導了多少人靈(包括主教、司鐸、修士、修女及平信徒在內),指給他/她們愛天主、愛聖言、愛聖母、愛教會的正確道路。


下面的一點小插曲可以證明可敬者雷神父的天生純樸和直率。他童年時,家鄉來了一位方濟會士主持佈道會。佈道神父當然受人尊敬愛戴,接待者當然也與有榮焉。當時他和哥哥及家人在佈道神父面前歡聚閒聊,言談間有人問兩位小孩是否他們也願意當神父,當哥哥仍在猶豫不決,不知如何作答時,小若望(雷神父洗名)毫不遲疑地說:在那裡?什麼時候去?當時小孩的肯定作答,他自己明白嗎?他知道什麼叫做「當神父」嗎?從可敬者雷神父一生的歲月中那種獻身事主、勇往直前的生活態度看,他明不明白似乎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他那種從善如流、隨時隨地順從天主旨意的心態。他常常準備自己做天主最喜悅的事。是這種心態將他帶進了修會,是這種心態幫助他完成了陶成,是這種心態燃起他的傳教心火,是這種心態促使他翻譯聖經,也是這種心態陪伴著他完成了修德成聖的漫長歲月。


筆者第一次與可敬者雷神父碰面應該是一九四九年或五零年的事。當時在九龍新界西貢聖神修院就讀的我們一群小修生準備歡迎一批來訪的會士。說實在的,當時也不太了解、也不注意訪客是誰,只知道他們是一些專門做翻譯聖經工作的修會人士。至一九五三年秋季進入了香港仔(鴨巴甸)華南總修院以後,筆者才開始知道這批聖善會士的神聖工作,但也沒有什麼交往。

這樣一年過一年,直至一九五七年秋,筆者才真正與可敬者所屬修會建立了愈來愈密切的關係。記得當時筆者的神修讀物正是荷人約根遜名著《聖方濟各行實》一書。事因當時筆者曾與神師談論日後的鐸職生涯,表示自己對未來回返大陸教區(當時所有來自大陸的修士都認為那是必然的事!)後獨處傳教的畏懼,並希望過度一種較有團體性的司鐸生活,於是神師介紹了這本聖書。既然那是方濟會的創會聖者,神師便鼓勵多去接觸該會會士,以更進一步尋找認識該修會。在神師的催促下,終於與當時設在香港堅尼地道七十號的思高聖經學會取得聯絡。當時的奢求也不外是找一位會士,略談自己聖召的轉變,請求輔導,卻也不敢夢想竟得到了大名鼎鼎而又日理萬機的思高聖經學會創始人雷永明神父親自接見,並一口答允盡量帶領求見者分辨自己的聖召。那種喜出望外的激動在遠隔四十多年後的今天仍是真切如昔的。


說也奇怪,在蒙可敬者雷神父答允輔導後的兩年,修院週年退省都在最後時刻更換主講神師。與其是慣例的耶穌會神父,連續兩年都邀請了方濟會神父,一是比籍龔神父,另一是國籍張俊哲神父。這樣一來,這位蒙恩的修士便無形中得到額外的輔導。在這「決定性」的兩年中有幸多次到聖經學會去探訪自己的特別神師,接受寶貴的訓導及指引。其實,除神父神修輔導外,更令受惠人五體投地的是這位神師的克苦、神貧、真摰、超脫、謙誠、認真以及他對天主、對聖言、對聖母、對教會、對修會和對中國的愛。他在這些美德和知識上真令人佩服感動。


可敬者雷神父的克苦耐勞和謙誠神貧精神是他會內弟兄中眾所周知的。雷神父雖是聖經專家,但他的房間中找不到幾本書,真可謂四壁瀟然。有時在夏秋之間到訪,神父房間烘熱如爐,令人汗流如注,但雷神父甘之如飴,處之泰焉。他的克苦和神貧比任何高超的道理更能使人心悅誠服。他「右手收、左手送」的愛貧生活更是有口皆碑。他謙讓他人,甘居人下。有一次,他仍是新加坡方濟會社會學院創始人兼院長時,因歸程班機誤時,他返抵會院時,全部會士已熄燈就寢,又因大鐵閘離會院有段距離,非大嘈大鬧便無法引起會士弟兄們注意,雷院長便選擇在大鐵閘外安坐,直等至次日看門修士開門外,才毫無怨言,反而面帶笑容地進入自己的會院,令所有弟兄們既難過又感動。這是雷神父神貧謙虛的一貫作風。日後筆者入會後,有時會與神父碰在一起散心,與眾弟兄同樂。很多時雷神父談笑風生,說些挖苦自己的笑話,使人捧腹。


雷神父即將登上天主的祭台,所以他愛天主、愛聖母、愛教會的超凡美德自不在話下。筆者忝為天主忠僕的神子,自覺有權利談談他對聖經的崇敬、對中國的偏愛和對真福董思高的特敬。雷神父崇敬聖經,因為他想生活在天主聖言的庇蔭下。他在中國開始獨自一人翻譯聖經(聖詠),是要實行自己十八歲時向聖母所作的許諾。說也奇怪,年青的雷修士正在閱讀聖女小德蘭的《靈心小史》,他日後在《回憶錄》中說,小聖女——日後的傳教主保兼聖師——的言行肯定了他「傳教聖召:到中國以中文翻譯聖經!」一九二八年,正在羅馬方濟會安道大學就讀的雷神父正在和同學高思謙神父數次交談,並在「紀念真福孟高維諾研討會」中聽到一篇演講後,他到中國翻譯中文聖經的決心更加堅定。這個青年學子的夢想(聖召)在此後可敬者雷神父的全部歲月中一步一步地完成了。誰能懷疑雷神父的一生是在天主聖言的氣息中度過了。


可敬者雷神父對中國情有獨鍾,不僅是因為他知道這個國家曾給了教會及方濟會不少的殉道烈士,更因為他深知這國家所擁有的古老文化和高尚的倫理道德傳統。在筆者與可敬者交往的短短數年中的確體會到他對中國人,每一位中國人的尊敬和真摯友誼。但他也嚮往中國文化的高深。他不但對孔孟的儒家思想及其他諸子百家的哲理研究精湛,他為了証明自己的中文閱讀能力,竟把一般中國文人學士都退避三舍的屈原《離騷》譯成西文,在多項歐洲文學雜誌裡發表,並翻譯了屈原的多項其他著作,在一九三八至五五年間發表,深獲好評。終於他把握了翻譯聖經必需的中文造詣,因而能順利地領導同會弟兄完成了這項漫長艱巨的神聖使命──從原文中把全部聖經翻譯成優雅暢通的中文聖經。可敬者雷神父的早年願望不但變成了事實,更給我們中國教會作出了不可測量的貢獻。


思高聖經學會的創辦人就是因為對這位中世紀偉大哲學家兼神學家的真福若望董思高有特別的敬愛。雷神父日後對無玷聖母的認識和孝愛便是建基在真福若望董思高對聖母無原罪的信條所作出的神學解釋:天主因預見聖子的救恩而保護瑪利亞破例地免受原罪污染。真福董思高的名言是:(為使聖母免受原罪玷污)天主既可這樣做,這樣做又合理,所以這樣做了。
(POTUIT, DECUIT, ERGO FECIT)真福董思高另一主要神學也變成可敬者雷神父的神學基礎,那就是基督的至高王權、人類的首生子。一九四一年四月他在日本神戶遇見了大名鼎鼎的耶穌會士德日進神父,並與德神父進行了一次非常重要的神學交談,暢論有關創世紀的前三章。這也促成了雷神父日後發表《與德日進神父一夕談》一書,詳論基督的宇宙首席地位。一九六六年他竟能受邀在牛津大學一次「董思高國際研討會」中作主題演講,足見他對董思高神學思想的高深造詣以及他的國際地位。真福董思高為可敬者雷神父提供了他對基督王權及無玷聖母信條的最穩健基礎
.

神師與神子:這是個很溫馨的用詞。恭讀著自己神師的《回憶錄》時,(其實不只是今天恭讀,早在十七年前自己已在羅馬為這《回憶錄》的編輯做過校對工作!)竟也發現到這位神師與神子曾有過不少的巧合。可敬者雷神師述說自己在十八歲時因閱讀聖女小德蘭《靈心小史》而加強肯定了自己的「傳教聖召及到中國翻譯聖經」的決心,而這個忝為神子的也同樣在香港華南總修院時因閱讀《靈心小史》而在多種困惑中堅定了自己的修道聖召,且因此多次探訪了赤柱聖衣會隱院。神師述說自己曾因巴都亞聖安多尼的轉禱而獲得一次奇蹟性的治愈;這位神子也曾在晉鐸後從二哥來信中首次獲知,自己出生後四十天之久哭叫不停,父母見小生命岌岌可危,便把他抱到家中所敬奉的聖安多尼像前祈禱,大意是若這小生命能活下去,就把他獻給天主。這小生命竟也真的活了下去。不僅神師與神子在相隔六十年的前後,大家都就讀屬於自己修會的羅馬聖安道宗座大學,更奇妙的是大家都曾在羅馬猶斯定道十二號的瑪利亞方濟傳教修女會總院聖海倫小堂舉行了首祭。羅馬有一百三十多間大小教堂,而與方濟會有關的聖堂也不下廿間,而神師與神子竟會在同一小堂舉行首祭,真是何其巧合!


我香港教會大家長胡樞機主教已撰就了一首禱詞,求天主將祭台的榮光加給這位忠信的僕人,他曾經帶領了不知多少的靈魂接近天主。他更用那本與同會弟兄合作而完成的《思高聖經》幫助了更多的信友(及教外人士),分施了天主聖言的充沛恩寵,今天將是天主光榮祂忠僕的時刻了。但願如此!


可敬者雷永明神父,請為我們祈禱!


主曆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七日途次美國洛杉磯


(神思 第四十九期 二零零一年五月 75-80頁)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3 (04/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4 (06/2017) PDF Fil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