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于斌樞機主教百年冥誕紀念大會感恩祭證道詞


賀神父,各位貴賓、各位神長、各位主內兄弟姐妹:

大家好!

今天的兩段讀經裡,首先是聖保祿宗徒自己承認他是基督徒的迫害者,由耶穌親自邀請才變成了外方人的大宗徒。這個榮譽我們敬愛的于斌樞機實在受之無愧。今天的福音讀經告訴我們,救主將宣講福音的使命,這項高貴的工作委託交給了我們,正如交給了弟子們,宗徒們一樣,我希望在證道的第二部份,我能夠證明我們的于故樞機曾經十全十美地接受了、實行了這項使命。這也是為什麼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裡,來追念,來慶祝,來表揚這一位世紀偉人─我們大家景仰敬愛的于斌樞機主教的意義。一提到他老人家,我相信、我肯定、我們在座每一位都會立即感到一種激動,因為于公樞機主教是一位傑出的愛天主、愛國家、愛教會、愛眾人的偉人,今天在座的,除于公樞機至親外,各位貴賓中有多位曾有緣與于樞機認識,合作,尤其蒙受他的教益、提攜;于公的形象和為人必會深深地烙印在大家的心田和胸懷中,這是我們的福份,更是我們見賢思齊的召喚。


今天是于公樞機野聲主教的百歲冥壽。百年前天主所賜于府的一位公子果然{mosimage}不負天恩,不負眾望,在青少年時期已嶄露頭角,出人頭地,成為同儕領袖。負笈羅馬不及四載即晉陞天主教司鐸,並先後考獲哲學神學及政治學博士銜,其過人之處有目共睹,十年後返國即受命督導全國天主教公教進行會,不但為教會注入了新活力,新希望,更使國人對天主公教有了一種新的認識,新的評價。于公的豐功偉業有目共睹。無論是學術、修行、敬天、愛人、助人,無論是社會、文化、政治、宗教、外交,于公樞機皆有超人的貢獻,其影響之大磬竹難書,但這位世紀偉人的成就絕非僥倖,而是深研苦修所得。


今天在座各位貴賓中多是于樞機生前知交或高足,對于公品德景仰深深,對于公思想及著論研究有時,多為專才,故敝人不敢班門弄斧,但又受委證道,以表揚于公對我國、我教之深巨貢獻,真是推之不恭,受之有愧。

今謹就于公於民國四八年三、四月間蒞臨監察院動員月會及國防部總政治部所作學術演說「三知論」簡略介紹,以說明于樞機之治學精神以及其「格物致知」,「學貫天人」
之高貴情操及高深學問。

于故樞機之「三知論」即「知物、知人、知天」。「知物」即今天之自然科學;「知人」即人文學;「知天」即宗教學或神學。于公強調上述三知並非新論,而是我國固有學問,也稱之為「三知配合論」。為證明這是我國固有思想,于樞機指出古書上所謂「知人」、「知物], [知天」,又說「一物不知,儒者之恥」,或說「欲知人不可以不知天」。于樞機稱之為「中國古來傳統的知識論」。他說三知論避免輕重顛倒,或本末倒置的偏倚學術,而是平衡和諧的思想發展。


「知物」「知人」是以觀察、實證、推理思考而得,不能苟且。今天的科學進步、哲理發達皆由實證和思考而來。于公更指出我國楊振寧、李遠哲兩位諾貝爾獎金得主竟能以學術至上的大無畏精神向劃時代的「相對論」大師愛因斯坦挑戰、並獲得肯定,正在證明科學的客觀性。同樣我國固有的哲理在諸子百家中流露無遺。這是我國人對「知物」、「知人」的認識,亦即對「格物致知」,「天人合一」的高深知識的肯定。 今天敝人更深為讚嘆的是于故樞機對「知天」的發揚。在于公腦海中,「知物」「知人」不足為人類造福。人必須先「知天」,而後才能正確、穩健地「知物」「知人」。他在向國家領導層的兩次演說中特別強調這項真理。


首先,于樞機指出自然科學的愛因斯坦及人文科學的康得都有偏差,因而造成了日後的無神唯物主義,遺害無窮。因此于樞機以大量篇幅,博引旁證,務求指出「知天」的重要性及其絕對性。首先他指出不「知天」、即「不信神」的矛盾思想。于樞機辯駁說:人可以而且經常相信「不可見」「不可摸」「不可聞」「不可明」的事物與真理,但都信之無誤。他舉例說:今人不見三皇五帝,孔孟聖賢,甚至商紂、秦始皇等暴君,但都確信其有,反而對宇宙真主卻拒而不談,指為烏有,或僅能作懷疑對象。絕大部份人士不明電子原理,但在日常生活中不但信其有,而且照用無誤。


于公指出我固有文化不能離「天」而存。世代聖賢皆以「天」為準則,勉以敬之傚之。「天命之謂性(中庸),「天之明命」(大學),「獲罪於天,無所禱也
!」「道之大本出乎天」孔聖言「五十知天命」等。于樞機強調,我固有文化乃建基於「天道」觀念,而所謂之「天」絕不指藍天太空,而是指真有實有的位格神明,也即宗教界所指之「天主」、「造物主」、「神」、「上帝」、「賞善罰惡之真神」等。

于故樞機更加強語氣,要求每人以「知物」、「知人」客觀求證思考態度來作「知天」、「信神」的研究工作。所以于故樞機曾作出如下的感言:「對於中國古代儒學思想研究工作,居然有一種很大、很普遍的潮流,就是認為中國古來的那個天,並不是真主,並不是人格神,宋儒有「天者理也」的觀念,所以對於中國的天道,大家認為這是過去的陳調。過去的陳調不陳調不必管,過去有沒有天的觀念,有沒有神的觀念,這倒很重要。我們不一定要跟著過去的人去做,但過去的人,他的治學態度,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這種忠實的態度,我們不能不尊重。過去古書上說的這個天,是否今天所信仰的天主或上帝,明眼人應該有個客觀獨立的判斷,不應該因為世界上有個唯物主義,它不承認有神的存在,而我們也把祖宗的天道觀念給否認了。我們不一定要大家接受信仰,接受不接受信仰,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不過治學要忠實,如果造物主是真有的,我們就得承認。承認真理是我們的光榮,對於真理不敢承認,倒是一個恥辱」(典型常在,111-112 頁)。這樣,于保祿樞機的遺言與聖保祿宗徒的教誨真是今古金言,兩相輝映。聖保祿宗徒在致信給羅馬人時便開宗明義地說:「其實,自從天主創世以來,祂那看不見的美善,即祂永恆的大能和祂神體的本性,都可憑祂所造的萬物,辨認洞察出來,以致世人無可推諉。」(1:20)


SOTO主教,各位神長,各位兄弟姐妹們,我們所敬愛的于公樞機在廿世紀的末期來到人間,而在短暫的七十七年歲月中,回應著天主的召喚,再通過自己的精修苦行,為教會、為國家、為民族,也為人類作出了無法估計的貢獻,而他老人家的宗教情操和神修精神更為我們後輩樹立了高貴的芳表。願他在天之靈常為我們代禱。懇求上主早賜我中華民族親近、認識、接受基督的福音,成為天父大家庭中的成員。阿們!願全能的天主聖父、聖子、聖神降福我們。

方濟會士彭保祿神父二○○一‧四‧七於南加州橙縣阿拿罕大會堂)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Read More...